《青之文学[01-02]》电影图解


简介:人心是如此阴暗晦涩的东西---生而为人,对不起。 青之文学[1-2]:人间失格[上](观看之前,敬请阅读小编写的影片介绍了解背景) 人间失格[上],原作:太宰治;作画:小畑健。最先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小男孩儿和五位女性的合影,男孩儿微笑着。主演:堺雅人(男主cast)。堺雅人是日本知名演员,被称作是"喜怒哀乐都能用微笑表达的男人",大家更熟悉的应该是他与上户彩和香川照之共同出演的,在2013年创下日剧收视奇迹的《半泽直树》伴随着有些诡异的bgm,纯白色的画面中出现了一个人形怪物镜头逐渐拉远,男主独白:我的一生充满了耻辱人形怪物逐渐沉入地上的黑洞中,男主独白继续↑画面一转,昭和四年,夏。夜晚的天空呈现出一片暗红色,空中有轨电车的线纵横交错片名:人间失格。电车停站后面下来的那个女人一脸焦急第一话:镰仓殉情。女人飞快的在街道上奔跑着跑进一家酒馆,跟老板道歉说她迟到了,老板说你是又去探望丈夫了吗,女人说是老板说已经开店了,女人赶紧说对不起,我这就去换衣服女人离开,老板娘说反正都要判死刑了(指的是女人的丈夫)。显然是对女人因为去看他丈夫而耽误工作很不满女人脱下自己的衣服。男主旁白↑换上一条鲜红色的裙子。男主旁白↑(后文我们就把女人叫做恒子,恒子声优:朴璐美)恒子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略显苍白的脸给自己的嘴唇涂上鲜艳的口红。男主旁白↑画面转到一条小巷,远处车后面的几个人是便衣。男主旁白↑这个戴礼帽的人是这些便衣的领队,正看着对面楼上亮灯的房间。男主旁白↑画面转到了亮灯的屋子里,一个人正在慷慨激昂的演讲在人群中左右观察的这个人就是男主,台上演讲的人继续↑这时男主站起来了,语带悲痛的说他妹妹也为了生计迫不得已去卖身抬头质问上天,我妹妹那么小,老天你怎么忍心让她受这份苦台上的人紧接着说,所以我们要革命!↑参加我们运动的请签名→大家为了购买装备,还要募捐男主在签名册上第一个签下了自己名字——大庭叶藏镜头转到叶藏在厕所,对着刚推门进来的人说↑进来的人竟然就是刚才组织大家签名募捐的人,他对叶藏说↑,原来是两人演了一出戏骗钱(此人名叫堀木,声优:高木涉)听到堀木夸奖自己的演技,自嘲的笑着说↑堀木说,这样作戏很适合你啊叶藏垂下了眼睛,低声说着是吗叶藏走去洗手池那边,堀木接着说:说是为穷人谋福利,却从更穷的人身上榨取钱财,若知道这样的你其实是个大富豪,大家会作何感想呢叶藏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听着堀木的话,回忆起了今天早些时候的事...镜头中的这个人说:少爷,↑叶藏说,我参加的这运动是为了社会进步像是管家的这个人继续问↑叶藏对管家的询问沉默不语,管家接着说,令尊说若您继续为他身为议员的面子抹黑,今后就要断绝您的生活费了管家接着说↑管家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叶藏,接着说↑叶藏拿起钱,对管家说如果断绝生活费,我便只有死路一条了,请把这话转告给我父亲吧回到现实。(看到这里,我们能看出叶藏出身不错,父亲是议员,但是觉得叶藏学画画,参加非法运动丢了他的脸,因此只是叫管家定期提供生活费)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打斗声和喧哗声一群便衣冲上楼把参加非法活动的人逮了个正着堀木也发现了,说我们赶紧跑路吧跳窗逃跑,还好不是很高门外特高已经要检查厕所了,叶藏着急的往下推堀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在特高眼前跳下了楼两人从小巷跑走了,楼上特高的领队看着叶藏的背影说,我们跟上那个人,放长线钓大鱼走到大街上,堀木对叶藏说↑堀木念叨着,跑的太快,都不知道募捐的钱被谁顺手拿了,随即伸手向叶藏的衣服里,边找边说↑摸到了叶藏拿到的钱,很自然的抽出了一叠(看样子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拿了钱扭头就走,说老规矩,有钱出钱,回见...留下落寞的叶藏独自一人站在街头特高的人还在街边盯着叶藏画面一黑,男主独白↑叶藏走进一条灯光昏暗的小巷里脑海中浮现出父亲的身影,父亲让他去读东京的高等学校叶藏想到这里,自言自语的说↑(叶藏当时不敢反抗父亲,但是内心却喜欢画画,只有偷偷的学,之后应该是被父亲发现不好好念书却去学画画,参加非法活动,因此被父亲嫌弃)特高一路在后面跟着突然叶藏跑了起来小巷岔路很多,特高追出来时,已经见不到人了特高嘴里骂着,一脚踢向了旁边酒馆的牌子镜头转到酒馆里,恒子被一个老男人调戏叶藏走进了酒馆。男人继续调戏恒子:我好寂寞呀~你陪陪我吧~男人越来越放肆,这时恒子抬头看到了叶藏站在门口挣脱男人的怀抱说↑恒子走到叶藏身前,拉着他走进了酒馆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恒子开始擦桌子,叶藏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恒子先说话了,就让我在这避一避吧,那个男人很烦恒子随后叫了瓶酒这时,特高也走进了酒馆叶藏看到之后很惊讶叶藏心想,糟了,还是没办法逃脱正想着,被恒子一手拉到了桌子底下特高走到了恒子这里,恒子搭话↑,看来两人认识特高问恒子你的客人呢,恒子回答↑。叶藏正藏在恒子裙子里,双腿之间...特高看着恒子的脸又看向恒子宽大的裙子眼睛一闪像是发现了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叶藏躲在下面,好像有人的视线在背后一直盯着自己特高还是到厕所去看了一眼,还真是看到了一个醉酒的男人特高随后就离开了酒馆,恒子说↑恒子对叶藏说↑,但却不见叶藏出来恒子直接拎起了自己的裙摆说↑事情过后,两人走在桥上,叶藏说↑恒子说没什么,那人是我们这里的常客,总是耀武扬威的,我讨厌他恒子接着说↑恒子对叶藏说,这样的你看起来真可爱...恒子挽起了叶藏的手臂接着对叶藏说被发现就糟了吧,装作是情侣吧叶藏看向身边的恒子,温柔的说:好两人都没想到会再和特高擦肩而过,特高回头让他站住恒子回头看到特高惊恐的表情恒子这时扑倒特高身上阻止他,还让叶藏快逃特高不断的打骂着恒子,叶藏有些愣住的看着反应过来后赶紧扭头就跑叶藏不停的跑,眼泪流出了眼睛叶藏又陷入了回忆,那是他小时候,面带微笑。叶藏独白↑(中间的黑影是从正上方看叶藏在跑的影子)有人在给他照相,还夸他笑得好这就是动画开头那张照片。叶藏独白↑画面变成一些面容模糊的女人,伴随着轻浮的笑声年少的叶藏躺着,露出了一片胸口,上方女人的身影摇晃不定叶藏跑进了一个隧道,还在踉跄的跑,独白继续↑画面转到恒子这边,恒子满脸伤痕,凄惨的靠在墙边抬眼却发现叶藏回来找她了恒子说你来找我我好高兴,叶藏将手伸向恒子深深的吻住了她两人来到恒子的家。(窗子上挂的这个风铃是个常出现的小道具)事情发展的顺理成章,恒子对叶藏说↑叶藏回答↑,恒子说那你会成为画家吧叶藏说↑(桌上的这个相框是恒子和她的丈夫)事后,叶藏趴在恒子怀中说↑恒子说我也是,我不会再去见我丈夫了叶藏说是照片里那个人吗,恒子说是,他现在在服刑(应该是字幕组笔误)恒子披上衣服坐在窗边,感慨的说↑对叶藏说你去搞革命吧,你不是参加了运动吗叶藏在抽事后烟,说我对什么运动根本没兴趣,因为画没什么起色,而反社会的态度像是艺术家的派头吧恒子听了说你说谎,装什么坏人呀,我明白你很单纯的恒子接着说你觉得这世道有问题吧,自己的生活方式也不对劲叶藏内心:↑叶藏内心:↑叶藏旁白:↑叶藏回答:哪有什么生活方式,父母跟我断绝了关系,没了资金来源,然后我立马走投无路了叶藏又回忆起小时候,父亲问他们兄弟想要什么礼物叶藏的哥哥们都说了自己想要的,轮到叶藏,父亲问还是要书吗父亲拿着本子把每个人想要的记下来,跟叶藏说浅草的商店街有卖舞狮子用的狮子装,大小正适合小孩子披在身上玩,你不想要吗没等叶藏回答,哥哥就说叶藏还是喜欢书吧叶藏看着父亲连记都没记,就把本子合上走了,吓得睁大了眼睛叶藏躲在被子里,一直说自己把父亲惹恼了叶藏从小生活在家教很严格的家庭,他从小学会的做事原则就是让别人满意,所以他渐渐压抑自己的内心和自己的喜好去迎合别人,而得到父亲的认同更是他的一种追求,因此那时候他惹得父亲不开心在他看来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终于叶藏还是忍受不住这种恐惧爬出了被子画面一转,叶藏对着摆在自己面前的狮子装,听着屋外父亲对母亲说,我来到浅草商店街打开记事本一看,这上面竟然写着“狮子舞”,这可不是我的字迹父亲接着说:是叶藏的恶作剧,他可真是个怪孩子父亲接着说:事后才想要得不得了吧,我在玩具铺的店头忍不住哈哈大笑呢...叶藏偷偷的改了父亲的记事本,只是为了让父亲一笑,在此后的人生中,父亲就像这个略显狰狞的狮子头一样,带给他无形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回到现实,叶藏起身穿好了衣服叶藏说:真是耻辱啊...活着...恒子说:我也是...窗外已是清晨,恒子说:活着...好累...恒子说:反正我也没法回店里了,我们一起去死,好吗...两人去药店买了安眠药坐上了开往镰仓的车两人相拥坐在车上,背后就是大海我想这时,两人心里都是平静的...两人走过漫天风沙来到了海边,吞下大量的药----恒子脱下和服的袋带,整齐的叠好放在地上说↑药开始起作用了,恒子说↑恒子说↑恒子的头发在风中飘荡,恒子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叶藏说,若是能转世重生,希望能活得像个人样...叶藏已经伸手准备推她,恒子最后说↑叶藏答应着,伸手把恒子推下了海恒子最后望向叶藏的身影叶藏看着恒子坠入海里消失的无影无踪叶藏看着自己的双手,突然间恐惧袭来脚下的海水变成了血红色叶藏仿佛看到了幻觉自己被一片血红的海水包围第二天一早,渔夫发现了搁浅在岩石上的叶藏,人们七嘴八舌的说,倒在岩盘上的男人像是殉情的,崖上好像还有女人的腰带和草鞋呢,说不定女的也还活着呢叶藏在意识混沌不清的时候脑海中又出现了光怪陆离的幻觉,小时候被年纪能当自己妈妈的女人们猥亵,父亲如山的背影,去药店买安眠药,堀木的讽刺,狰狞的狮子头,坠入大海之前看着自己的恒子,最后恒子家窗口的风铃碎成一片一片...叶藏在病床上清醒过来病房外面有人在说,真的是殉情吗,他不是呢喃着说是他杀了那女人吗...病房外声音继续传来,说是找到了女人,另一个问,女的还活着吗叶藏仿佛在水底看到了恒子飘荡在水中的身影心里在想,我为什么没有死...为什么要让我自己活下来...(第一话结束)叶藏独白:从孩提时代起,我就一直在讨好周围的人第二话从叶藏被抬进医院开始四周不停的闪光灯使叶藏睁开了眼睛叶藏仿佛看到了小时候别人给他们拍全家福时的闪光灯照片上叶藏笑得格外灿烂,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但这笑容背后仿佛隐藏着他无尽的苦闷。叶藏独白↑画面转到了叶藏在学校,体育课上同学们依次挂单杠少年的叶藏看着单杠,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叶藏旁白↑少年叶藏似乎下定了决心,准备上杠。叶藏旁白↑果不其然,叶藏摔倒了,滑稽的样子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叶藏旁白:依靠逗笑这一根细线,我勉强保住了与人类的一丝联系这时,叶藏的一个同学却在他身边说,你是装的!叶藏感到无比的惊讶,自己一直以来在人前装小丑的演技竟然被人看穿了...(你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很怕...叶藏也是以这种方式掩饰自己对周围的恐惧)场景转到教室,叶藏夸张的被自己绊倒好不容易站住之后,裤子却掉了下来,这样的表演毫无意外的又逗笑了周围的人可是这个同学的眼神却让叶藏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乱放学后,叶藏独自走在走廊里,心想:小丑的演技被看穿了,那家伙很危险。(叶藏害怕那人把自己一直都是装的说给大家知道)外面下雨了,叶藏看到那人在门口那人跟两个同学借伞,却被同学拒绝了,叶藏都看在眼里叶藏满脸笑容的走过去问那个同学↑叶藏接着说:我家很近,跟我来吧叶藏拉着那个同学,两人在雨中奔跑第二话:妖怪。叶藏拉着那个同学跑到了自己家同学捂着自己的耳朵说↑叶藏说是雨水渗进去了吧,我帮你清理干净同学躺在叶藏的腿上,叶藏在给他清理耳朵同学对叶藏说↑这个同学还真是有点儿邪,他说叶藏一定会让女人着迷的,事实证明叶藏此后的人生都离不开女人,他生命中的女人来了又去,甚至还甘愿陪他一起去死叶藏赶紧说出自己的目的:我们是朋友了,所以别跟人家说我坏话哦同学看着叶藏的脸说道:妖怪,你的真面目是个妖怪叶藏感觉跟荒唐,说人家常说我可爱、帅气或是有趣,可从来没人说我是妖怪哦话音刚落,叶藏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睁大眼睛镜子中的自己竟然真的是个妖怪...叶藏无法相信的抓着自己的脸镜子中的那个妖怪也做着和他一样的动作,妖怪发出了诡异的声音↑(其实是叶藏在问那个同学),同学说对叶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妖怪的声音继续响起↑妖怪的声音继续说↑(其实一直是叶藏在自言自语,不知道是不是他长久的压抑产生了心理问题或是精神问题,如果有专业的朋友可以分析分析)叶藏开始狂笑抑制不住的笑笑到歇斯底里病房里,叶藏醒了过来护士问他↑叶藏的思绪还在幻想中,直接接口说:妖怪马上反应过来,说自己叫大庭叶藏叶藏可能这时才完全回想起来整件事,露出后怕的表情堀木和管家来看叶藏,堀木揶揄叶藏说:真有你的,女人死了堀木:只有你得救了。叶藏听到后一脸难以相信脑海中又想起当时管家对他说:令尊吩咐我照顾你今后的生活,你这副样子会影响议员的工作从开始的不愿见面到后来的断绝父子关系,叶藏一路回想起来自己都忍不住作呕叶藏想起小时的自己站在父亲面前。管家画外音↑(这段就是字幕是管家在说这件事的解决办法,而叶藏此时一直在回忆)父亲的头像那狰狞的狮子头一样,让叶藏深深的恐惧。管家画外音↑叶藏这才从回忆中猛然惊醒,不明白管家是什么意思管家带着鄙夷的目光对叶藏说,那女人姓甚名谁?事后我得去找她的遗属了。(管家是要私下摆平这件事,不然叶藏会被控告谋杀,叶藏的父亲不会让这件事给大庭家族和他的议员身份抹黑)叶藏留下了泪水,不知道是为了被自己连累而死的恒子,还是为了没能一起赴死的自己...镜头转到一家报社,站着的是个女记者,在跟主编汇报自己的稿件,她想写日本军部在中国的暗杀行动的报道女记者振振有词:日本政府为摆脱萧条,侵略大陆的意图是明摆着的,去年张作霖被炸死的事件正是日军的暴行女记者说我们应该让读者清楚的知道这些事情的真相...主编却不同意,说↑直接忽略掉刚才的话题,拿起一份剪报说↑主编递给女记者说↑主编接着说↑镜头近处的这个人也接话说↑主编说↑(原来媒体不论在什么时代都是一样,为了吸引眼球无所不用其极)女记者说,那是在镰仓医院,你让我现在就去吗主编说没错,这人说不定就喜欢半老徐娘,像你这种有几分姿色的大姐去采访,说不定会说点什么独家新闻女记者拒绝了女记者转身离开,主编很气愤的说↑主编朝着女记者的背影喊道↑女人回到家,她的女儿在画画,她问女儿在画什么女儿给她看画的爸爸...女人冲过去抱住茂子(女孩儿的名字),说爸爸已经不在了,不过他会在天堂一直保佑小茂的画面转到叶藏的病房,警察局来人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警员问叶藏,你在店里见了那女人,就立刻钻进她裙底了是吧警员:说说你当时有什么感觉,叶藏说↑叶藏:就是觉得很香...床头上,那个小妖怪如影随形的跟着叶藏叶藏继续说,那是以前从没闻过的肉感的香味(叶藏这时心里也许被妖怪所驱使)叶藏接着说,我觉得死而无憾,所以就殉情了紧接着一阵咳嗽,堀木赶紧递上手帕叶藏咳了满口的鲜血堀木见状赶紧捂鼻子说↑周围的人立刻如临大敌,匆忙告辞说要离开堀木问不需要问话了吗,警员说↑原来这又是一场两人演的好戏叶藏赶紧去洗掉自己为了演戏而沾到手上的鲜血而堀木却接着说↑堀木领过来一个记者,对叶藏说:来,特别专访。(记者就是刚才在那个报社里坐在近处戴帽子的男人,女记者不愿意来,主编就派了这个人,显然他更有办法,还找到了堀木)记者刚准备拍照,堀木赶紧拦住说不行不行,你们要先付上镜费上镜费当然都进了堀木的腰包主编拿到照片,觉得非常满意,说↑主编接着说↑几个人还在议论,一个人说不过他还真是个帅哥啊,女人定是一见钟情的,另一个人就问这个女记者(志津子,声优:久川绫)↑志津子过来看照片说他还是个孩子嘛,主编接着问关于采访的事男人说:他一直说“我不可能杀那位女士”,只是说殉情失败主编不满足这样就算了,接着说↑又接着问↑男人回答↑主编不死心的说↑场景转换,管家对叶藏说↑管家继续说↑堀木落井下石,对叶藏说↑堀木接着说,他一定拿了你老爸给的钱,只要把那些钱转给我…叶藏这次终于拒绝了堀木堀木不放弃任何机会,拦住管家说慢着,没忘了吧,至今为止可都是我一直在照顾他堀木如愿以偿拿到了钱堀木最后对叶藏说,组织那边我帮你退会,这是最后的好意,感谢我吧车子开走了,管家对叶藏说↑管家继续说↑管家说↑管家把叶藏带到一间房子的二楼对叶藏说,这里是你的房间,可不能出去哦叶藏低声说↑管家离开了,叶藏看着窗外,就这样开始了被软禁的生活叶藏内心:真想去死...但重复同样的事,也未免太傻了叶藏躺倒在地上看着天花板渐渐的,天花板变成了油画样的海水的颜色那正是他和恒子自杀的山崖妖怪正往下推着恒子妖怪咬牙切齿的表情叶藏从幻觉中惊坐起来点亮电灯看到已经有人送了饭进来发现有人透过门缝观察自己瞬间又变成了幻觉幻觉中门后面有无数只窥探的眼睛叶藏被吓得连连后退叶藏看到门就这样凭空的打开了爬进来一个硕大的妖怪妖怪空洞的眼睛直视着叶藏叶藏被吓得动弹不得一回神,门口和饭还是那个样子叶藏无法忍受的抱头大叫门外,确实有人看着这一切...画面一黑,叶藏又陷入了回忆,回忆中那个怪异的同学对他说↑这张就是妖怪的画叶藏笑着说↑同学一再肯定这是妖怪,叶藏说,你说这画的是妖怪?我可从没想到过梵高是妖怪叶藏说↑于是年少的叶藏真的架起画架,画起了妖怪那个在以后叶藏的生命中犹如跗骨之蛆般跟随他的妖怪,在叶藏自己的笔下跃然纸上叶藏看着自己的画,忽然惊讶画中的妖怪笑着开始扭动渐渐从纸上挣脱了出来----叶藏看着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妖怪完全走了出来向叶藏扑了过去现实中,叶藏正被回忆中的画面折磨的痛苦不堪叶藏自言自语:对了,可以画妖怪,画真正的我于是一张张各种姿势的妖怪出现在了叶藏笔下叶藏开始疯狂的作画,那个妖怪正在他面前做他的模特叶藏一边画,嘴里一边念念有词↑突然,叶藏听到了声音,他回头看去,赫然发现他正趴在自杀的那个山崖上,后面站着恒子,前面站着妖怪,下面的血海无边无际叶藏听到了恒子说起了她临死前对他说的那句话,若是能转世重生...希望能活得像个人样...叶藏痛苦的抱住头趴到地上,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折磨现实中,所有的妖怪的画被叶藏全都撕成了碎片叶藏仿佛看到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叶藏自言自语↑终于,叶藏忍受不住软禁的折磨,跳窗逃走了叶藏暗暗对自己下定决心叶藏跳到地上,发现妖怪还是如影随形的跟着他叶藏飞快的跑走,像是要逃离妖怪带给他的恐惧,却不知这妖怪其实源于他的内心场景转换,一个人在画着卡通风格的画竟然是堀木在画画,志津子来拜访他说↑堀木抬头对她说↑堀木忽然看到了后面的人,语气马上变了,问道↑志津子这时才回头,发现了叶藏两人被请进屋子,志津子面前摆着一杯热茶叶藏面前空空如也堀木讽刺的说↑堀木对志津子说,他其实和女的殉情了,结果却自己一个人回来了堀木继续说,我是个善良的艺术家,对这种落后于时代的作家同行也无法见死不救...志津子这才想到↑堀木接话,一点不错,原来您知道啊堀木还在说↑堀木继续说↑整个过程,叶藏没有出一点声音,听到这里,他起身离开了志津子看着叶藏离去,问堀木↑志津子说↑,堀木却说,他就爱用这招,别被他骗了叶藏坐在大街旁,心里在想,堀木说得对,我总是说什么想活得像个人样可是单凭一己之力却什么也做不了,这就是我...这时,志津子出现在叶藏面前,问他↑志津子眼神一直望着别处,不知是害怕叶藏拒绝,还是自己也想不清为何会来邀请这样一个人来自己家志津子说,我家过的也不是人的生活,只要你不介意的话...来吧叶藏转头看向旁边,妖怪正躲在广告牌里看着他妖怪走了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叶藏叶藏看着妖怪,站了起来转过头跟在了志津子的身后,也许这时叶藏心里想的是,从现在开始,要过得像个人样...妖怪看着叶藏的背影,露出了诡异的,灿烂的笑容...(第二话完;to be continued...)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