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化猫[11]》电影图解


简介:形、真、理究竟是什么?你眼里看到的妖怪,就一定是邪恶的么? 怪化猫之化猫-中篇化猫第二篇空无一人的车厢摇晃的把手严肃的药郎欲知其真的怪物有点意思男孩睁大眼睛看着某处就是那个女人吗?!!记者大叔很奇怪那个是车厢吊环,哪里来的女人?男孩惊恐地问大家难道大家都没看见吗?那为什么会吓一跳?其中一人说道男孩回答:她就站在那里啊但是其他人却仿佛并没有看见女人,只看见吊环突然动起来男孩继续说道大家听到男孩的形容,终于觉出恐怖直冒冷汗似乎男孩真的 看见了什么大婶了节子的名字,就是那个死去的女人所有人都不禁感到一阵寒意车顶的天平也在不安地躁动记者对大婶吼道节子并没有养猫,怎么会是她呢为什么好像只有自己可以看见?男孩感到难以置信于是,转而问药郎但是药郎也是看不到了,所以需要天平来探测妖怪的位置男孩吓得眼泪都出来了他看到什么了?他看到了节子召来的化猫大婶似乎在回想什么想起了之前听到的声音,脸都变色了,不知道有什么寓意药郎问道:那个声音,指的是什么声音饶不了你··就是之前在车上,所有人都没有听到而唯独大婶听到的那个声音黄衣女孩更加害怕,脸上陡然变色,背后那个黄色的吊环还在来回晃动这时候,车窗一扇扇关闭画面一黑出现了桥边的情景是男孩趴在车窗上往外看到的情景男孩的汗水滴下来,一下子滴到画面中画面再次一黑,有人开始抱怨起来男孩已经吓尿了还在抱怨节子将自己的死归咎到大家身上男孩尿了裤子,脸都变绿了,盯着上方吊环还在来回摆动画面闪回当天的情景这一段应该是男孩的回忆,从这里可以看出,他是事件的目击者看到那一幕之后,飞快地逃离了现场从回忆中惊醒过来的男孩也转身飞奔起来一下子抱在车内的柱子上药郎似乎已经渐渐明白了黄衣女还在高呼救命外面的人还是正常的生活女孩终于崩溃,开始砸门还在高呼救命大婶也害怕得蹲在地上突然,黄衣女透过车窗看到了什么司机赶紧奔回驾驶室而记者还在记录这一次的事件市川节子事件,谜团骤升忽然飘过药郎的声音记者马上把笔记本收进袖子药郎盯着记者,问道这时候,刑警开口了原来就是这么草草结案的么说完之后,刑警仿佛突然被扼住了脖子药郎凑过来这都是为了斩除化猫司机还在紧张地想要控制列车,心里想的确实这件事会影响到升迁突然,从窗外出现几只貌似眼睛的东西,跟着列车,保持着一样的速度记者大叔表示,他到现在仍然不相信节子会自杀刑警大声反驳,当初作证她有自杀的可能性的不就是你吗,这时候,男孩还在紧张地看着车窗外,却突然外面又出现了一辆列车记者大叔说道,节子确实工作不顺,虽然总是掌握不错的题材,但总是功亏一篑,男孩没有理会他们的争吵画面一转,眼珠竟然变成了紫色的男孩已被吓得瑟瑟发抖,浑身冒汗,真真正正的吓尿了看车上的倒影,男孩的眼睛已经彻底变样了,仿佛入迷一般记者一边说一边陷入回忆,这里是记者大叔与节子就职的每朝日报大叔是节子的上级节子拿出一份文件,交给大叔画面又跳转到现在,大叔还在同刑警讲诉节子的事情,男孩眼见车窗外的另一辆车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男孩透过车窗的倒影看见了自己仿佛坠入黑暗中仿佛又看到那天早上的情景,画面变得血红,男孩又开始转身飞奔起来回到现实,男孩已吓得瘫坐在地这一段,背景里一直回响的是记者跟刑警的对话,画面一直是男孩看着窗外的情景,以及他看到的画面,别的人却是看不到的药郎注意到了男孩的表现,淡淡沉吟道:目击者啊···这边,刑警还在说着,是节子自暴自弃,而做出了自杀的选择然后,仿佛为了使自己的结论更加可信,转而来到黄衣妹子这边,说,她也看到了烦恼不已的节子了然后,让黄衣妹子把当时说的证词,重新说一遍,给大家听听但是,黄衣妹子却吞吞吐吐的药郎说道:越是会叫的狗越不中用吗···然后,黄衣妹子结结巴巴说起来又小心翼翼问道:她有没有可能 其实不是自杀呢刑警坚定地回答,绝对不可能于是,黄衣妹子继续说起来给了她的嘴一个特写(暗示)但是药郎说,但是你还记得她的名字呢黄衣妹子立即不自觉地说出,市川节子···黄衣妹子谎言被戳破,立即捂住嘴巴然后又解释道然后,又莫名说了句,对不起但是,药郎一个犀利的眼神,问道:为什么要道歉?黄衣妹子回答到这一幕是切回当时黄衣妹子说这句话的情景,语气变得冷淡而莫不关系黄衣妹子又说了一遍对不起药郎又问,为什么要道歉,黄衣妹子说因为自己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这时候响起了司机的声音大声说道: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做!黄衣妹子又说:可是刑警先生是真的说过,有人看见节子小姐在桥的附近往下看的所以才因为判定为自杀但是其实他一开始说的是谁有目击者的,这里面每个人说的话都自相矛盾刑警发怒了说道:她的鞋子整齐地放在桥上(说明这就是自杀啊)但是刑警的话立即被打断了记者大叔提出了自己的猜想然后大婶马上说道自己也是遇到同样的情况(这时候,男孩一直盯着车上的拉环)大婶说刑警来自己家的时候也说的是有目击者的(这时候,拉环一直在不停地来回晃动)记者大叔对刑警说道 你这是诱导式的询问啊,小男孩此时已经吓尿了刑警还在为自己辩解就算再怎么查,也没有证据证明不是自杀.其实就是为自己的失职找借口然后又对众人说道:你们有什么异议吗。这期间,小男孩一直脸色铁青,惊恐地看着拉环然后,药郎听了众人的话,做出了结论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列车剧烈地震动几下,还在往前开着,不知道要开往哪里去,司机急得团团转然后列车却仿佛进入混沌中,停不下来然后,出现了一大群猫咪淹没了猫群发出尖锐而恐怖的叫声,将众人团团围着最后,终于消散了--然后,终于恢复平静大家都以为得救了驾驶室的门也终于打开了,司机走了出来然后,车子好像开到了站台的地方,外面人声鼎沸刑警叫嚷着,赶紧把门打开,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可是很忙的大婶,欣慰地想:终于可以回家了但是刑警跟记者终于打开了门,但是却发现外面仍旧是一片血色的混沌药郎提醒:还不能下车,但是刑警却执意要下去就在这时,外面出现了一直恐怖的猫脸,周围响起了尖锐的猫的嘶叫大眼睛大嘴巴伸出爪子,抓住了刑警的脸一下子把刑警拖走了,药郎跑上前去,却没有抓住刑警被丢进混沌中然后,车厢内响起了黄衣妹子的尖叫惊恐地指着某处从她手指的方向,竟然是车站椅子上,市长的尸体市长目测已经死亡周围人的脸全部变成了猫脸这时,刑警也被丢了下来这个车厢内的人都吓尿药郎对着大家说道--------车厢内的人终于开始向药郎求救但是,明明是求救,说话还是这么不客气----药郎说道,能不能得救,还是要看你们自己大婶说道:又不是我抽中的车票,为什么我要遇到这种事情,说着,将手中的车票捏成一团药郎问道,那么,这个车票,是谁抽中的呢但是,大婶却犹豫了··没有回答于是药郎说道(画面一张张出现这6个人的脸,这是事件相关的6个人,市长已经死了)------于是,男孩终于开口了那天早上的情景----这时候,男孩一直在揉眼睛----一直揉眼睛终于,抓出一条血痕----黄衣妹子发现了男孩的变化小男孩不停地挠眼睛终于一声嘶叫然后,不见了,黄衣妹子大声说道:他不是已经说出真相了吗,为什么还会消失司机吼道,大家再不把隐瞒的事情说出来,让卖药的将妖怪斩除的话,我可不想死啊然后,记者大叔也终于开口了。这是,大婶的耳朵感到了异样药郎听了记者的话,说道记者又说道,还未掌握确实的证据,所以之前我才没有说出来司机疑惑地问道,这跟市长有什么关系呢记者坐下来,娓娓说道,这个地铁的建造------画面跳到回忆的情景节子交给记者大叔一份文件说道,这个可是独家新闻,可不能被其他报社抢先了但是记者大叔却说,让节子不要着急,再去找一个确凿的证据,才能刊登独家新闻的当事人来头也很大,务必小心然后,记者大叔还在说话,胳膊却变色了,开始痒了起来大叔一直在不停地用手抓突然抓出了几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看起来像是骷髅头但是马上又消失不见了车顶天平上的铃铛响起来抓住市长的狐狸尾巴,为节子报仇,说明节子所掌握的独家,就是市长贪污的证据药郎说道大婶也说话了黄衣妹子表示简直不敢相信司机说道,这都是很常见的事情,指的是贪污什么的此时,记者大叔开始浑身发痒,皮肤变换了好几种颜色倒在地上陷入混沌中消失了药郎说道,还差三个人,还需要三个证词大家又开始吵开了,你一言我一语,互相推卸责任大家指责黄衣妹子说了假的证词药郎对大婶问道,究竟是哪里来的车票然后黄衣妹子又说是司机的错,是她轧死了节子司机辩解自己以为那只是一只猫黄衣妹子还在指责他难道猫的生命就不值钱的吗?总而言之到现在,剩下的几个人都在互相指责,推卸责任司机提起了黄衣妹子做伪证的事情当天的情景是这样的黄衣妹子解释道黄衣妹子解释道,自己做伪证其实是为了登报出名,因为自己想当明星大婶吐槽突然响起了一阵猫叫画面变得十分诡异,伴随着阵阵哀嚎出现了骑车过来的小男孩男孩转过头,对他们笑了一下,眼睛已经完全变了小男孩出现在车窗外原来,刚才的画面是车站的站台,小男孩就在这里药郎打开被大婶揉成一团的车票,为她从何处得来大婶不自然地说道,自己是代替别人上车的,那个人,没有办法来了画面调到大婶的回忆,前面她说自己的丈夫已经死了,这个就是外遇了大家又在议论--这画面上的是大婶回忆的内容正在偷情,却听到了外面的什么声音--竖起耳朵听仿佛是两个人的争吵争吵还在继续仿佛发生了什么----黄衣妹子大叫起来(应该是大婶觉得这只是一般的发生口角,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警察来盘问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说)黄衣妹子还在责怪她两人又开始吵起来大婶说道:你会因为做伪证被判刑的!黄衣妹子终于慌张了,这时候,似乎嘴巴也痒了起来,不住地挠嘴巴大婶还在吓唬她,黄衣妹子不住地挠嘴巴是的,在场没有一个人是绝对清白的画面闪回那天清晨当时大婶其实清清楚楚听到了桥边的争执大婶说道,警察在我婆婆在家的时候,我怎么能说呢(那样就暴露了偷情的事)------偷情当然没那么舒服啊,都说是偷了然后大婶对黄衣妹子说道:哈哈黄衣妹子大叫地打断她的话,这时候她的嘴唇都已经抓出血痕了司机说了几句,女人吵架还真是麻烦,然后两个女人又马上把矛头指向司机大婶的耳朵已经被抓烂了三个人还在不断争吵,大婶知情不报,黄衣妹子做伪证,司机开车的时候不注意,互相抱怨司机的脸变绿的,打断了争吵车内的天平晃动起来,周围响起了尖锐的猫叫,飘下了许多暗色的花三人突然都不见了几个闪回之后,大家全都出现在了车站这里,市长的旁边药郎还在车上原来,还有吗车上响起了缓慢的脚步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走过来药郎拿出退魔剑站在车厢门口门慢慢打开了原来是记者大叔该做个了断了大叔突然抬头,眼睛已经变色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中篇完。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