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的森林》电影图解


简介:《沉睡的森林》是 阿部宽 第四次饰演 加贺恭一郎 这个角色,现在小编看到他就想起这个角色。 《沉睡的森林》【这部剧是电视剧《新参者》系列的第2部SP,改编自东野圭吾所著同名小说,以东京人形町为舞台背景,讲述了调到日本桥警署工作的加贺,追查日本芭蕾舞剧团杀人事件的故事。《新参者》电视剧全集小编已经图解了,感兴趣的伙伴儿们去搜搜哦~ 】画面一来就是芭蕾舞。白天鹅跳得很精彩。台上展现着优雅的芭蕾舞。但台下这个人看得睡着了。旁边的女士叫了加贺一声。没反应,做着美梦呢吧。舞台上已经换了一幕,开场,吹…… 这是什么乐器?吵着了加贺的美梦。迷迷糊糊睁开眼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黑天鹅出场了。这个人不准备睡觉了。惊艳亮相。加贺看呆了。一个下腰。身旁女士对加贺无语了,又叫了加贺一声。刚才是没醒,现在是不想理。黑天鹅的欲擒故纵。芭蕾舞少不了的转圈。转了挺久,加贺惊讶演员居然还没有晕,鼓起掌来。最后的收尾。加贺觉得很精彩,鼓起掌来。标准的露出八瓣牙微笑。加贺对刚才自己身旁的女士说。不客气的回复。加贺问那个黑衣服的演员演的什么。黑天鹅奥吉莉亚。加贺觉得有不可思议的魄力,说白了就是吸引他了。女士说。原来是加贺的相亲对象,还是上司介绍的。好尴尬,但现在只能道个歉。老大不小的加贺还是光棍。但是加贺才无所谓呢。表演后台,一个男人有点生气的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的女孩看起来很难过。有人来找刚才跳黑天鹅的芭蕾舞演员。对未绪的评价很高。叶瑠子是未绪的好朋友 室友,现在又有人叫叶瑠子过去。“人是会说谎的,谎言是魔法的咒语。”有人叫住叶瑠子,觉得她没必要这样。叶瑠子觉得自己现在不能站上舞台,也得做点什么才好,叶瑠子也是芭蕾舞演员,但因为什么事现在不能表演。“只有在说谎的时候,才能在梦想的世界中澳门真人线上赌博。”刚才的男人在责怪那个芭蕾舞者,有人在暗地听见了。毫不客气的说。“正因为如此,人才会说谎。”“明知道魔法一旦消失,就会变回原本的自己,却还是不停的说谎。”另一个芭蕾舞者的手臂上有一道疤。那个跳白天鹅的芭蕾舞演员。“谎言是真相的倒影。”在这个高柳芭蕾舞团里。从影子模糊看出有两人在拉扯。一只手抓住了一样东西。狠狠地打在了一个男人头上。倒在地上的男人看着前面。“就算随后魔法会接触,到了梦醒时刻。”男人死了。未绪在家里。手机响了。梶田是之前责怪一个芭蕾舞者的那个人,是芭蕾舞团的编导。有人杀人了。未绪接到电话比较淡定,在生活中的未绪并没有舞台上那么惊艳。同时加贺接到了搜查一课的电话。《沉睡的森林》高柳芭蕾舞团。外面已经聚了很多人。嫌疑犯已经找到了,是叶瑠子。重点是现在能不能确定是正当防卫。加贺来到现场。太田觉得这次案件不用搜查一课出动。但加贺接到的命令是在确定是正当防卫之前先看看情况。未绪到了。案发现场。第一目击者就是梶田。当时梶田走进事务所,就看见叶瑠子倒在地上。旁边躺着一个死掉的陌生男人。太田问。这个老太是高柳芭蕾舞团的老大。太田问今天应该到这里开会的人是不是都齐了。就差跳白天鹅亚希子了。【亚希子也不是老太的亲生女儿,而是领养的】说曹操,曹操到。亚希子是这个舞团的第一舞者。亚希子问。但还不能确定。太田拿出那个男人的照片问有没有人认识他。但是没人认识。现在找不到证明这个人身份的东西,确认不了他的身份。亚希子又问。有打斗的痕迹却没有拿走财物的迹象。加贺问除了钱最重要的是什么。对芭蕾舞团来说,就是舞者。加贺说起自己上次看得睡着的节目。加贺说自己被黑天鹅深深吸引了,他指了指亚希子,以为是首席舞者的表演才把自己吸引了。尴尬了,亚希子是白天鹅。黑天鹅是未绪跳的。加贺也觉得舞台上和舞台下的未绪很不同。太田提醒加贺。亚希子很关心案情进展。但现在还不行。叶瑠子在接受调查。叶瑠子说的是自己进了事务所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后站着那个男人。两人拉扯起来。慌乱中,叶瑠子拿起东西打向了那个男人。这是叶瑠子当时穿的鞋。男人死了。叶瑠子当时因为过度惊吓昏迷了。叶瑠子也不认识这个人。叶瑠子承认了太田说的全部内容,就目前来看确实是正当防卫。加贺说死者的死因是后脑勺遭到了打击。叫太田站起来一下。加贺一把抓住懵逼的太田。叶瑠子没有那个男人高,但是却打中的是男人的后脑勺。叶瑠子解释不出为什么。放下太田,问叶瑠子。叶瑠子说是的,加贺问那就是有钥匙咯。但是叶瑠子不是行政人员,而是芭蕾舞演员为什么会有钥匙。叶瑠子说自己总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就成了值日生一样。加贺觉得是叶瑠子很努力练习,但叶瑠子说是自己自作自受。半年前拿了驾照就和未绪一起出去兜风。结果不小心出了意外。叶瑠子受伤了,所以有一段时间没有练习,对于芭蕾舞者来说,练习是不能间断的,一断就要花大把的时间去补回来。所以叶瑠子已经很久没上过舞台表演了。叶瑠子抓紧自己的腿。加贺问那未绪怎么样。未绪引起了脑震荡,但是身体没有受伤,所以暂时来看没有叶瑠子受的的影响大。加贺又讲起自己看睡着的表演,觉得叶瑠子应该没有出演。叶瑠子说本来是要演白天鹅的。加贺说女猪脚给了首席。太田不想搭理加贺。但是今年本来有机会,叶瑠子也被提拔了,但因为受伤了也就无法演出了,白白浪费了这个机会。不过叶瑠子觉得亚希子能演真的很好。叶瑠子没有嫉妒,只是羡慕。画面一转,未绪一个人来到树林。闭上眼。听着风声鸟叫声。重新向前走。未绪来到芭蕾舞团。碰见了加贺。加贺说下一场的也是亚希子的猪脚。叶瑠子说亚希子是天生的首席,想知道未绪的看法。未绪说觉得亚希子是特别的存在。中学的时候未绪就开始崇拜亚希子了。这年纪得差了好几岁吧。但是加贺还是觉得黑天鹅比白天鹅更好。未绪听了很高兴。练习室里,整齐划一的动作。这个老师叫中野妙子。之前被梶田责怪过的舞者。--加贺在观察练习。亚希子出来休息。加贺想知道下一场表演的《睡美人》内容是什么。被施了魔法的奥罗拉公主要沉睡一百年,然后被王子的吻唤醒,解除了魔法,然后和王子结婚,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加贺问王子是谁演。就是这个跳得老高的人。有人看了加贺一眼。加贺问看自己的是谁,亚希子回答说是柳生。他这次要和未绪搭档。加贺觉得这个工作很奇妙。但是亚希子说他们都在说谎。“谎言是魔法的咒语,一个普通人要进入角色,就必须给自己施魔法。”“所以整个芭蕾舞团就一起编织了名为无舞台剧的弥天大谎。”那现在呢。正在编织中。加贺说表演结束了,魔法也就消失了。亚希子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问起叶瑠子的事。可是还在调查中。亚希子希望快点让叶瑠子回来,对舞者而言,不能跳舞就等于要了命。但是在监狱里呆着的亚希子在练习跳舞,对澳门真人线上赌博展现着深深的热爱。加贺就站在外面偷看。死亡时间大概是傍晚。凶器也找到了。指纹也对得上。--伤只有一处。加贺走过来说。所以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正当防卫了。但是加贺想不通的是真的会有人会因为盗窃去芭蕾舞团吗?太田说。但是叶瑠子不认识那个人。反正不是谋杀,所以很可能就是正当防卫,如果找不出新证据,很可能就这么草草结案。太田说也就是说加贺你可以走了。回去歇着吧。乖乖告辞。但加贺没这么容易离开。太田和同事赶到时,加贺已经在等他们了。太田又想叫加贺离开。加贺说自己有所怀疑。而且太田也是这么想的。太田表示说不过这个年轻人。未绪和叶瑠子是室友。三人在屋里翻翻找找。未绪说叶瑠子真的不认识那个男人,自己和叶瑠子住在一起都没见过。但是警察的工作必须要考虑到所有的可能性。加贺发现了青鸟的扮演者柳生讲介和叶瑠子的合照。太田问。未绪说这个不能说。找到柳生,柳生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太田问。柳生说自己在家里,但是没人能证明。太田问。柳生承认两人在交往。每天一起排练大家多多少少都看得出来一点。太田猜是不是有点什么隐情。柳生说。加贺问是不是像偶像那样禁止谈恋爱。柳生没有回答,找借口走了。未绪只有练舞的时候才看得到笑容。和柳生在排练。梶田一直在指指点点。加贺也觉得未绪跳舞和平时差别很大。平时给人感觉更温顺一些,跳舞的时候更有魅力。妙子接话说。妙子也不敢相信未绪跳得出黑天鹅。妙子也说不出哪里不一样,猜未绪是不是谈恋爱了。太田对加贺查案的态度很怀疑。太田去趟卫生间,叫加贺先回去。加贺才不走呢,过来看看海报。又去看看贴的宣传单什么的。拿起了一张看看。碰见了亚希子。加贺问。亚希子猜到了是说叶瑠子的事,但是既然当事人都没公开,其他人也不能确认呀。加贺问。并不是不准,只是梶田认为恋爱和婚姻对舞者而言是不利的。梶田认为,舞者最精华的时期不应该浪费在谈恋爱这种事上。【加贺注意到了亚希子手上的那道疤】因为一个舞者能够跳舞的时间是有限的。加贺问。亚希子犹豫了。未绪这时候开门进来了。亚希子说。加贺想知道未绪的看法。未绪的世界只有芭蕾舞。亚希子说外行会觉得谈恋爱可以使舞台表现更丰富,但并不一定。未绪是来叫亚希子过去的。太田表示自己真的一点也不想见到加贺。加贺问。太田到底是不是故意翻白眼的。两人拿着照片问一家咖啡店店员。店员确定来过。因为呆了很久,所以店员记得很熟。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那边。就是进芭蕾舞团的路。大概是五点左右才离开。和死亡时间一致,店员没有撒谎。问完了,加贺想喝杯咖啡。说好的喝咖啡,加贺买了杯冰淇淋苏打。太田问现在不算工作时间吧。加贺要专心喝冰淇淋苏打。太田想说说对加贺的不满。年纪比加贺大太多,但是职位比加贺低。他们和一课的警察一起工作并不习惯。教育加贺,要在审讯的时候要想问什么就问什么,所谓警察,就是要毫不客气的闯进别人的内心,但是必须要先规规矩矩地扣开心门。太田已经坚守辖区40年,到月底就要退休了。抢过加贺的冰淇淋苏打,给加贺说。加贺很淡定。冰淇淋苏打还给加贺,太田觉得自己说了这么多白说了。太田接到电话。有人来认领尸体了。“他的名字叫风间利之,一个人住在荒川区的公寓里。”去年的时候宫本和风间才认识。风间是个画家,为了梦想在纽约奋斗,毕业后去纽约呆了一年。也就是说风间是在两年前去的纽约。宫本说而且风间本来打算再去纽约的,还买的是昨天的票。但自己在机场等不来风间,电话也打不通。就去他住的公寓找他,看见行李好好的放着,但是人不见了。加贺和太田来到风间公寓。行李收拾得整整齐齐,看样子是真的打算去纽约了。加贺找到了关于芭蕾舞的东西。里面夹了一张门票。问宫本。宫本没印象。高柳芭蕾舞团的《天鹅湖》,但是是去年的日期。加贺问。宫本从没听说过风间喜欢芭蕾。意思就是风间刚从纽约回来,就去看了芭蕾。而且还有斋藤叶瑠子。问宫本。摇摇头还是没听过。知道身份了就不用尸体的照片了。芭蕾舞团的人也没听过这个名字。梶田觉得风间就是抢劫的时候被发现了,不会和芭蕾舞演员有什么关系。亚希子一直很关心案件进展。加贺问。因为都觉得只是单纯的抢劫。但是风间看过公演,对芭蕾舞团是有一定了解的。亚希子觉得看过表演的客人也很多,加贺不也看了吗。而且看的是去年的。加贺问去年是亚希子演的白天鹅,靖子演的黑天鹅吧。亚希子确认。太田又提醒加贺。加贺问。是梶田确定的。要排练了,只能暂时问到这儿了。跳得好高好高的样子。加贺在门口看排练。妙子说。加贺说自己并不是喜欢,之前还看睡着了。但是加贺喜欢看的是他们排练的样子,专心致志地面对一件事。加贺问靖子今年会出演什么角色。因为靖子最近总是出错,梶田就把她从主要角色换下来了,换成了奥罗拉的朋友。主角变配角。妙子说靖子还和亚希子竞争过,犯错都是因为节食过度。因为团里有一个梶田标准,梶田理想中的舞者体形,能跳舞的最佳体形。在梶田眼里,舞者就是人偶。加贺问。但亚希子是特别的,是堪称完美的人偶,什么角色都可以诠释得很完美。训练完,加贺找到靖子。加贺说起梶田标准,靖子说就是想亚希子那样的,是最理想的舞者。加贺问靖子怎么看。靖子也觉得亚希子一直都是主角。【这句话暗藏深意】加贺问靖子认不认识风间。靖子不认识。靖子找借口先走了。未绪找到加贺,一直担心叶瑠子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如果没有确切证据可以证明是正当防卫,那就还得需要在警察署呆一阵子,直到拘留期满。未绪很平和的说出这句话。加贺只觉得未绪对朋友很好。未绪觉得有点失礼,解释说自己不懂这些人情世故,但加贺觉得不懂人情世故也很好,热衷于一件事,就像未绪脑袋里全是芭蕾一样。但是芭蕾好像不是未绪自己找到的。小时候未绪没有朋友。总是被人欺负,都觉得不想活了。但是叶瑠子对未绪很好,还叫未绪一起跳舞。无论每天有多痛苦,多无聊,只要一跳舞就可以进入梦想的世界了。叶瑠子对未绪而言就像是施了魔法。所以叶瑠子对未绪而言不单单只是朋友的存在。加贺拿出自己上次看到的宣传单,芭蕾舞团每两年就有一次去纽约进修的机会。未绪说每次只能去两个人。加贺问。未绪还没有去过。亚希子在掷飞镖。中了圆心。好开心。加贺来找亚希子。掷飞镖是一个首席芭蕾舞者唯一的兴趣。亚希子坐在吧台边喝酒。亚希子说喝点威士忌,肚子不饿了就能睡得好了。加贺问亚希子是不是在节食,他觉得这是在为了芭蕾牺牲自己。但亚希子不这么想。加贺问。但亚希子只觉得自己是个空心的人偶,也许是这样,才会被别人觉得跳得很完美吧。加贺说。是剑道的说法,不管输赢,实现完美的一击。亚希子说过要进入角色就要给自己施魔法,所以就要让自己放空去跳舞。但亚希子说在加贺眼里,黑天鹅可比白天鹅更好。加贺觉得是自己的问题。芭蕾是属于客人的,由客人自由欣赏。加贺问起亚希子手腕上的伤。亚希子边说边把疤遮起来。解释说是做饭时不小心伤到的。这道疤也在告诫她,她的生命里只有芭蕾。加贺问。四年前去过。加贺说风间曾经去过纽约。加贺先走了。隐隐觉得亚希子隐藏了一些事。流沙画。一个女人的眼睛,仔细看着流沙画,看着像谁自己猜。“高柳芭蕾舞团的纽约进修是从4年前开始的,4年前是高柳亚希子和森井靖子。”两年前是梶田和柳生,和风间同一时间在纽约的就是他们。猜测,在纽约三人有过接触,然后发生了什么矛盾。柳生和叶瑠子是恋人关系,风间去找柳生,不小心被柳生杀了。叶瑠子包庇柳生,甘愿成为替罪羊。但是柳生的不在场证明呢。还没有确认。太田说这也只是推测而已。加贺说有必要对纽约的芭蕾舞团进行审讯。现在已经请纽约市警方协助搜查了。顺便笑笑加贺。加贺说自己睡着了。太田终于笑了笑。加贺想找宫本问问,看看能不能找到柳生和风间的交叉点。太田自荐。那你们俩就一起去吧,太田一脸不情愿。看到柳生和梶田的照片,宫本问。太田回答还不清楚。太田问起风间在纽约的生活。宫本说只知道是位学长带风间去的。但是宫本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宫本觉得自己很不了解风间,但现在也没办法了。加贺说两人是有过共同生活过一年的记忆的,所以仔细想想肯定会想起些什么的。宫本想了想去翻出了一幅画。最开始宫本和风间见面的时候,宫本当过他的画模。但是风间画了一会儿就画不下去了。“离开日本,把自己逼到一个绝境,我也应该能画出更好的画吧。”加贺重复一下是说了“也”?风间肯定是受了谁的影响才会这样。在找风间的学长现在还呆在纽约的,找到了一位叫青木一弘的,这是青木的姐姐。两人想知道青木的联系方式。但是,就在三天前出了意外,父亲已经赶去纽约了。太田觉得真够倒霉的。去纽约带回自己儿子的遗体,真不知道得多难过。加贺问。对着电脑的宅男一枚。加贺说自己有时候也会一整天对着电脑。太田说那加贺就是查案宅。太田说自己不懂他们。公演当天。公主已被施了魔法沉睡过去。一吻。灯一亮。这还只是排练而已。梶田纠正着动作。加贺和太田在后面也在后面看着。太田问看能不能找到谁理一下他们。加贺指了指妙子。太田去试了试。被赶走了。太田灰溜溜的回去找加贺。加贺早就坐下鼓掌了。现在休息一下。梶田来到后台。拿走了放在椅子上的自己的外套。梶田还是一直纠正着各种动作。未绪出场。一出场就被梶田吵了。梶田坐下了。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未绪跳得很认真。但像之前一样,跳得再认真再好都会受到梶田的批评。未绪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叫了梶田一声。看样子梶田已经支撑不住了。妙子也转过头来叫梶田还是没反应。演员全部停止排练。加贺跑过来看看情况。梶田身上有一个小瓶子掉了下来。警察的直觉,戴上手套拿起来。这个瓶子就是凶器。瓶子应该就是藏在这件夹克衫里的。梶田坐下的时候,毒液从背部注入体内。这就是有人故意谋杀了。但这个东西是谁在什么时候放下的呢。太田告诉他们这个坏消息。突如其来的事故。但这不会是意外。高柳老太请求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晚上的公演。太田问能不能先取消。亚希子问。不是强制性,只是最好能取消。人群骚动。亚希子转头对大家说。对他们而言,不管多重要的人死了都不能取消演出。太田还想阻止。但是如果不赔偿损失就别再说话了。加贺说要进行现场调查所以希望推迟开演时间。这个还是可以的。一切都顺利进行,观众们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去的地方是才出了事的杀人现场。梶田死亡的地方被隔开了。加贺和太田在最后一排站着。这么一闹,之前的那个案子就不会是单纯的正当防卫了。太田觉得整个芭蕾舞团的人都是一伙儿的,都在隐瞒着什么。如果梶田看见这次的公演,也不知道能不能合他的心意了。亚希子跳舞时很开心。未绪也很开心。观众们都看不出这些人身边刚刚才发生了杀人案。鉴定结果表示毒药是尼古丁,死因是急性尼古丁中毒。“凶器是极细的注射针,被切成3mm左右的小段,然后用硅树脂固定在这个小酱油瓶里。”关于针放进被害人上衣的时间。可以推算是在第一幕结束和第三幕开始之间。【右边这个警察就是给加贺介绍相亲对象的哦~ 】上衣搭在过道沙发上,谁都可能碰到,没有谁有不在场证明。被害人没什么仇人,只有妙子对梶田的编导有些疑问。加贺想起妙子曾说过的话,在她眼里,梶田似乎没什么人情。家里播着新闻。短短几天,叶瑠子还没回来,梶田又被杀了。未绪拉开窗帘看窗外。大家一切都照常进行。太田觉得真够了不起的,心里似乎一点都没受到影响。未绪在门口看着没进去。太田看不懂了。加贺解释。这和案子很像呀。加贺看到了未绪。未绪突然倒下了。太田的表情告诉我们他觉得加贺在撩妹。天气阴沉沉的像是快下雨。医院里,亚希子和靖子等着未绪。未绪说只是贫血而已。既然没什么大事,妙子说那就去吃饭吧。亚希子有事先走了。未绪和亚希子坐在一边。加贺觉得她们都吃得好少。都是为了得到梶田的认可。加贺问这样也不会有人起来反抗吗。但演员大多都很崇拜梶田,所以都会去顺着他。妙子也承认梶田编的舞看起来还是很舒服。靖子一直在吃三明治,未绪担心的看着她。靖子有点委屈的说。这是多久没吃饱了呢。靖子决定以后不再节食了。妙子也觉得这样不错,梶田已经不在了,也就不再管那套标准了吧。未绪有点难受的样子。看着天,这是因为下雨了吗。未绪要先走了。靖子也准备一起离开了。看着未绪吃的饭。加贺叹了口气,觉得为了芭蕾舞她们的牺牲确实不少。未绪和靖子好好的走在路上。然后未绪又晕倒了。加贺一直看着未绪离开,马上就冲了出去。雨已经越下越大了。加贺开车送未绪回家,未绪一直比划着芭蕾舞的动作。加贺说。未绪说芭蕾舞要和音乐融为一体,必须在澳门真人线上赌博中感受到音乐。未绪觉得说芭蕾加贺会觉得无聊。加贺说自己还被说成是查案宅呢。未绪觉得两人还挺像的。未绪觉得有点不舒服了。停车下来歇会儿。聊起芭蕾。【日本电影还有地震速报…… 】因为说未绪比亚希子跳得还好的只有加贺。加贺说未绪的芭蕾有一种迎面而来的感觉。总之,未绪的黑天鹅很吸引加贺。加贺问未绪跳黑天鹅的魄力是怎么来的。未绪觉得可能就是因为角色吧,黑天鹅是诱惑男人的角色,所以加贺也被吸引了。为了跳好黑天鹅,未绪还跑到靖子家去聊了一整晚。加贺接到电话。太田说已经搞清楚凶器了。凶器和流沙画有关。听到流沙画,未绪一惊。--作为附属品就会有一个注射器,凶器就是这个针头。通过小洞,用注射器可以调整里边空气的量。用来改变里面沙子的流动程度。这时,未绪一个人强撑着走在街上,不知道去哪儿。加贺听手机里的留言,父亲给他留的言,又准备叫他去相亲。还有之前的交通事故越来越麻烦,父亲要出门去好好商量这件事。加贺给父亲留言,说自己没有事情需要找父亲,还叫父亲别管自己太多。最重要的是加贺不相亲。太田想找加贺出去喝一杯。太田觉得芭蕾就是蹦一蹦跳一跳的而已,不能理解他们的热衷程度怎么那么深。太田问加贺和父亲相处得怎样,还是像自己和儿子一样。太田讲起自己家里的事,因为不常和儿子交流,就越来越疏远了,到现在就无话可说了。自己快退休了,儿子连工作都还没有。加贺说父亲觉得警察就该结婚,所以自己一直被叫去相亲。太田说自己的上司也这么说过。太田觉得他们也是和芭蕾舞演员一样的。加贺还说这样的警察自己刚好就知道一个。说的就是自己的父亲。两人又来到芭蕾舞团,妙子很着急的在找谁。是靖子,她已经两天没来练习了,以前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加贺想起靖子吃东西的时候,都没在节食了,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梶田吗。两人来到靖子家里。靖子看上去在睡觉。手上拿着针管。自己给自己打了针,靖子已经死了。家里摆着流沙画。还贴着有靖子以前去纽约拍的照片。太田拿起桌上摆的注射器,猜靖子就是杀梶田的凶手。加贺在猜动机。团里有个梶田标准,靖子很努力的去达到那个标准,但最后梶田还是把她的位置换下去了。亚希子总是比靖子更好。加贺对着靖子感慨了一句。但靖子已经死了。太田好可爱的趴在墙上听了听。靖子的死因和梶田的一样。注射器就就是流沙画自带的,上面也只有靖子的指纹。根据现场情况,基本可以判断靖子是自杀。但这两起案件之间有没有关系呢。太田想打断一下。可是没人搭理他。加贺站起来。帮太田说了他想说的。太田趴在墙上的时候发现墙壁很薄,轻易就可以听见隔壁声响。向左边的邻居了解情况后。听到了男人很凶的叫喊声。不是在屋里,而是在屋外。但没有看见长相,只是一直叫 靖子。可是靖子貌似没有男朋友。邻居听到的关键点有两点,除了 靖子 ,还有一个是 纽约。右边邻居还没在家,之后会再去询问。根据这个关键词,去过纽约的有这三个人。和这两个人。五个人之间已经有三个人都死了。加贺问纽约警方怎么说的。调查完也没得到什么特别的信息。唯一有价值的就是风间的邻居反映有一个亚裔男人警察来访。加贺想去纽约。路费你出啊。觉得不想花钱,简单完事就好了。太田帮加贺说话了。“我坚守辖区四十年,从来没有进过搜查一课,但我问警察的根本就是不停地奔走、调查、观察、闻讯,我感到骄傲。”如果这不是在纽约,就在附近发生的案件,难道还会只是对对照片吗。但是这是去纽约也纽约也纽约也。太田说这不会是浪费,会引起质变的。太田的反应吓着加贺了。加贺不停地奔走,什么东西都要自己亲眼看,还会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看在一个坚守了40年的老辖区警察讲了这么多的份儿上,可否答应。满足一个即将退休的老警察的最后一个愿望。当然加贺英语杠杠的。加贺的眼神对傲娇的太田这次帮自己说话表示谢谢了。加贺成功搭上飞往纽约的航班。来到纽约。----纽约的警察给加贺带路。第一个去的地方是画画的。拿出照片问。但没有得到有价值的信息。又前往练芭蕾舞的地方。得到有用的信息了。梶田和柳生之间有人在三年前来过纽约。指向梶田,三年前和警察一起来过这个芭蕾舞团。因为有事要问一下当时的同学。也就是她们两个了。靖子家右边的邻居回来了。他回忆起当时看见了一个男人在门口给靖子道歉。而不是和左边邻居说的大喊大叫一样。拿出照片。就是风间,风间曾找过靖子,但是靖子之前却说自己不认识他。在这个邻居出差的前一晚,也就是靖子自杀的前一天,屋里传来了靖子和人对话的声音。加贺接到太田的电话。这么晚进靖子的家里肯定是熟人。怀疑那个女人知道靖子杀了梶田。这是说风间。这还不知道是谁。加贺也分享信息,梶田来了两次纽约。第一次是在亚希子和靖子回国的时候,梶田去接过她们,但现在加贺也还不太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联系到了一个当时办案的胖警察。但胖警察记不太清了。只还隐约记得是一名日本男人被刺伤了。“那名男性伤得很重,被送进医院,管理员说他当时和一名亚裔女性在一起。”在屋里发现了芭蕾舞团的门票。才知道有日本澳门真人线上赌博演员留学。也就是她们。找到她们后并没有问什么事。因为受伤的男子恢复意识后,说自己是被一名亚洲妓女刺伤的,不是她们中的一人。那个时候梶田从日本过来和他一起去了芭蕾舞团解释。加贺问那刺伤的男子叫什么。胖警察嫌弃日本人的名字。只记得是个画家。加贺问那是不是叫青木一弘。就是青木。加贺来到一条绘画涂鸦街。走进一家看起来有点破旧不过很有艺术家feel的地方。有个黑人大姐带加贺上楼,说青木在最后也没等来女朋友。加贺问。因为青木没有电话,所以都是黑人大姐帮他传话。有句话是说:“我一定会带你女朋友去的,等着我。”但最后青木的女朋友还是没有出现。青木就已经死了。加贺问。森井靖子?!加贺想起了靖子来纽约拍的照片。靖子也已经死了。加贺看向窗外,这里正好可以看到靖子照片里的那座桥。回到日本,加贺找到已经回国的青木的父亲。拿出靖子的照片,但是表示都不认识靖子。太田想查查青木的遗物有没有和靖子有关的东西。青木父亲说没有,加贺又问那和芭蕾有关的有没有。这里好可爱的比了比芭蕾舞的造型,好像想到了什么。青木把画都烧了。只留下了一张没舍得烧。一个女人跳芭蕾舞旋转的样子。风间说过,他希望自己也可以画出更好的画。风间应该就是在纽约见过青木这幅画,所以才会说“也”吧。加贺想一想,靖子的身姿和这幅画里的人似乎可以融合在一起。来到芭蕾舞教室,只有亚希子一个人在练习。加贺问在纽约的时候,靖子有米有和一个画家叫青木一弘的在一起过。亚希子承认。太田问是不是在他们就要回国前,青木被一名亚洲人刺伤,所以受到警察询问。也就让梶田知道了靖子恋爱。梶田对舞者的恋爱要求很苛刻,所以就把她们带回国,直接闹得分手。亚希子也说就是这样。加贺问刺伤青木是不是真的是不认识的亚洲人。因为那个人最后也没有找到,所以很怀疑会不会是青木包庇靖子,刺伤青木的其实是靖子。亚希子不想过多谈论这个话题。加贺告诉亚希子青木已经去世了,而且到死都在等电话,等靖子的电话。亚希子直接说自己不理解靖子,告辞走了。“青木与靖子4年前在纽约相恋,但恋爱无果,3年前靖子回国。”“2年前风间在纽约见到了青木,被青木以靖子为模特的画打动。”“然后去年风间回国后就来看了这个舞台剧。”“然后今年,在风间去纽约的前几天,去见了森井靖子,并冲她大喊。”但是风间潜入芭蕾舞团到底是为了什么。还不太清楚,但太田觉得应该与青木有关。加贺猜或许还是为了让靖子与青木见面。可为什么会被叶瑠子杀了。加贺说就还差一块拼图了。太田觉得芭蕾舞团应该是在保护什么。而高柳芭蕾舞团最想保护的人当然是亚希子。发布命令。有警察一直监控着亚希子。加贺打电话问。亚希子没什么情况,只是未绪又晕倒了。加贺看了看窗外,又下雨了。加贺去未绪家里找她。给未绪带了大小一样的草莓。【书中有一段描述这里,加贺是在纠结了很久特地去给未绪买的这种草莓,未绪接过草莓还说其实可以不用买这种,随便买买就好】加贺想走,未绪留下了他。未绪收拾了一下桌子,加贺听见了音乐。加贺看到了未绪去医院开的药。未绪希望加贺可以说说话。加贺不知道说什么,其实夸夸未绪就可以了嘛。结果加贺说起了自己的光荣事迹。“有一名总在大会上遇到的对手,我之前百战百胜,从没输过一分。”“在最后一场比赛中,感到对方强大的气场,或许可以说杀气。”“我在和他比赛时,第一次输了一分,之后我连夺两份反败为胜,但是胜得很艰苦,还受伤了。虽然受伤了,还是我赢了。”未绪问是不是最后成了好朋友。但是没有,对手因为疾病已经去世了。那名对手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他想在最后再与加贺比一次。“他知道凭实力不会赢,但就算赢不了,最后也要拼命一搏,作为自己活过的痕迹。”加贺从未绪的黑天鹅那里,感受到了同样的杀气。未绪严肃的对加贺说一定要来看《睡美人》。加贺没多想,只是说自己很期待。离开未绪的家,外面又开始下雨。听着雨声,加贺想到了什么,理了理思绪。啪嗒啪嗒啪嗒啪嗒。雨下得越大。加贺心里想的事情就越清晰。未绪上次也是在下雨的时候晕倒了。在车上,未绪比划着,她说跳芭蕾一定要和音乐融为一体才行。叶瑠子和未绪开车出过车祸。叶瑠子也说过亚希子是梶田眼里最理想的舞者。亚希子说自己手上的伤是给自己的教训。未绪曾跑到靖子家里聊了一晚上。靖子家里有流沙画,她是杀梶田的凶手。亚希子说过她们跳舞的时间是有限的。这幅画画的真的是靖子吗?加贺似乎已经想明白了一切。这也是最开始标题出现的地方。加贺给父亲打去电话。接到加贺的电话只能是有急事了。乌云密布的天空。今天是《睡美人》的公演。加贺如约而至。手里拿着一样东西,他不再单单只是来看场演出,这场演出他也一定不会打盹儿。亚希子上场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疤。加贺来了。加贺亚希子一直是最完美的舞者,靖子也这么说过。亚希子说过青木和靖子在纽约的事,但是那件事的主角不是靖子。而是首席的芭蕾舞演员,亚希子。加贺打开画。看亚希子的反应,这幅画里的人不会是靖子,而是她。青木画的自己的恋人。亚希子不承认自己见过这幅画。加贺说自己之前还误解了以为这是靖子,现在才知道这是亚希子。亚希子问。加贺说画里的人是向左转的。擅长左转的舞者很少见,但那天亚希子练习旋转的时候,正好就是在左转。加贺问。这幅画的原型,青木的恋人,就是亚希子。加贺义正言辞,亚希子犹豫了一会儿,知道无力回天,终于承认了,那些都是自己。加贺问那刺伤的青木的是不是也是亚希子。亚希子回忆说,自己当时快要回国的时候,青木非常接受不了。在回日本的前一天,青木一直不让亚希子离开。对于青木而言,亚希子是自己的灵感来源。但亚希子还是坚持要回国。青木拿了把刀抓住亚希子威胁她。亚希子一番反抗,刀掉在了地上。但亚希子胳膊上被划了。亚希子拿过刀对着青木,此时的青木她已经不认识了。青木夺刀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刀刺向了青木。亚希子吓坏了逃了出去。没办法,亚希子只能向梶田求救。为了保护首席舞者,梶田只有向警察撒谎,说青木的恋人是靖子,不是亚希子。而青木醒来之后,也撒谎说刺伤他的不是日本人。当时梶田去医院找过青木。梶田叫青木为了亚希子的未来撒个谎。一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恋人,一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首席舞者,这两个男人都撒谎了。亚希子走后,青木只有把寄托放在画里。而风间在纽约时看到了这幅画。问青木是谁,青木没有说是亚希子,而缓缓的说是靖子。之后风间回国,又打算再去纽约的时候,联系青木时发现他命不久矣,就向他约定一定会把青木的恋人带去。但风间去找的是靖子,毕竟是青木亲口告诉自己的是靖子。一番牛头不对马嘴后,靖子终于明白过来风间要找的人是亚希子。所以风间开始的大吼大叫后之后的道歉都被邻居听见了。靖子问。这时靖子才知道了梶田为了保护首席舞者,把亚希子犯下的错全部都丢到了自己身上。那天的真相是,亚希子一进屋,风间就来找他了。风间告诉亚希子青木命不久矣,他要把亚希子带去纽约。但是亚希子不承认自己认识青木。青木与亚希子拉扯起来。风间说即使亚希子选择了芭蕾,青木还是爱着亚希子。亚希子说自己的生命就没有出现过青木这个人,她不会再愿意回忆起那段时光,她觉得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自己现在是首席舞者,现在的一切都很好。风间把亚希子抓住,这个时候风间已经有点丧失理智了。加贺说那个伤痕不是教训,而是亚希子对芭蕾的热爱的证据。如果亚希子和风间去了纽约,那自己的芭蕾人生一切都会被否定,所以亚希子当时才会那么激烈地反抗。未绪来找亚希子,快上场了。见状,未绪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求加贺再等两个小时,只要表演结束了就好。亚希子也求加贺给最后的这个机会。她保证自己会一直都呆在舞台上,首席舞者是不会躲藏的。加贺答应了。走的时候,未绪希望加贺一定要认真看自己演的《睡美人》。这个微笑是未绪以前只会在舞台上展露出来的。表演中的亚希子和上次一样还是看不出一点异常。加贺和太田又在最后一排守着,太田觉得两个小时好难熬。但加贺已经同意了没办法了。太田又嫌弃加贺了。但两人已经合作默契了。太田觉得不管什么时候,亚希子总是很有气势。这是最后的演出,也必须是最完美的才行。太田问和谁的约定。--未绪是解开谜团的最后一块拼图。一出场,未绪就笑了,这种笑容是在平常生活中见不到的。杀害梶田的凶器是流沙画的注射器,未绪在靖子家呆过一晚,不会没看见过流沙画。所以那天晚上未绪一个人在路上走,是去的靖子家里。靖子向未绪交代了都是自己的错。为了让梶田认可自己,靖子牺牲了所有。但最后梶田为了保护亚希子,居然把一切事都推给了靖子。真正的舞台上一次都没有成为主角的靖子,在生活中,却被自己尊敬的老师诬陷成了丑闻的主角。即使靖子有能力与亚希子争首席,但在梶田心里,首席只有亚希子。靖子明白这一点的时候,那种绝望无助,未绪作为舞者感同身受。靖子心心念念的人生,付出所有的芭蕾舞,全部都被否定了。但未绪却叫靖子不要自首。未绪希望靖子可以跳完最后的《睡美人》,这场演出对她而言也有特别的意义,可惜靖子还是没有坚持到那一刻。这场演出,对未绪而言,是特别的,因为是最后的演出了。因为车祸的后遗症问题,未绪的听力正在减退,一下雨就耳鸣,时间一长就听不见声音了。所以未绪只能用身体去记住音乐。加贺去找过未绪的医生,医生告诉他未绪的这种耳部疾病会有强烈的眩晕感。加贺问。医生也不清楚是不是有一天会突然听不见,但不排除这个可能,而且可能性很高。但是未绪的世界里只有芭蕾,听不见音乐以后怎么能跳芭蕾。案发当天,未绪听见了亚希子的叫喊声。首席舞者如果受伤,整场表演都会被叫停。未绪拿起了奖杯。未绪必须要保护亚希子,只有亚希子没事,演出继续,自己最后的表演才能如期进行。风间最后看到的脚是未绪的,不是叶瑠子的。三人冷静下来,亚希子觉得都是自己才把未绪卷了进来,但未绪说这都是为了自己,《睡美人》是她最后的演出。如果亚希子出事了,自己最后的演出就没了,未绪死都不要那样。叶瑠子见未绪这样,提出那就把全部都当成她做的好了。这个男人亚希子并不认识,是叶瑠子在正当防卫的时候把他杀了的。现在只有变成是叶瑠子杀的,未绪就可以完成最后的演出了。叶瑠子说是因为自己夺走了未绪最重要的东西,如果没有那次自己兴起带着未绪去兜风,就不会出意外,未绪就不会听力受损了。毁了未绪的听力,也就夺走了未绪的芭蕾人生。所以,这次的谎必须得撒。亚希子同意了,拿走风间的手机,也就没了能证明风间身份的东西。亚希子向她们保证。从现在开始施魔法,直到最后的演出结束。在演出之前,不管发生什么,三人都要一条道走到黑了。这次亚希子要跳出最完美的奥罗拉公主。而未绪要展现出最完美的弗洛丽娅公主。为了芭蕾,为了未绪,三人许下了这个约定。未绪跳的最后一次芭蕾舞。整个舞台都属于未绪。加贺和太田都为未绪鼓掌。一旁的亚希子也为未绪的表演喜极而泣。叶瑠子也为未绪感到高兴,未绪对芭蕾的最后一个愿望,为了这个愿望,三人已经瞒了太久的秘密。最后的定位。加贺发自内心为未绪喝彩。未绪已经哭了。表演结束,全员出场谢幕。但是,加贺找不到人了。未绪不在场上。加贺疯了一样去找未绪,这一刻找的不是杀人凶手,他找的是一个自己特别的朋友。看到了正在上电梯的未绪。赶过去慢了一步。电梯一直往上。加贺跑到天台,外面正在下雨。未绪站在外面淋雨。加贺大叫一声。未绪往后一望,加贺很高兴未绪还听得见,还没有受到大雨的影响。未绪笑笑,自己的秘密都被加贺发现了。加贺开玩笑说,两人都是同类人。未绪问看出今天跳的舞有杀气没。加贺没有看到杀气,看到的都是未绪优秀的一面。那是未绪为芭蕾奉献的整个人生。但未绪现在不只是一个芭蕾舞者了,杀死风间的事实已经改变不了了。表演完最后一支舞,魔法也都消失了。淋了一会儿雨,未绪就已经开始晕倒了。加贺抱住她,安慰未绪。未绪的舞姿加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即使未绪不能再跳舞,但未绪留下的芭蕾舞表演是很多人的记忆中都是不会忘的。但是,未绪好像听不见了。未绪着急了,虽然自己早知道这一刻会来,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一刻真的来了还是会感到一阵无助。加贺已经猜到了未绪已经失聪了。未绪越来越着急。痛苦的在雨中大叫。这个时候,加贺能做的只有紧紧抱住她。案件已经破了。亚希子在警局接受完调查,碰见了加贺。在加贺眼里,未绪才是他的首席舞者。谢谢加贺给了她们机会把谎言撑到最后一刻。加贺又给父亲打电话。加贺谢谢父亲告诉他的关于交通事故后遗症的那些消息。父亲这次帮了大忙。加贺觉得父亲一直在管闲事,但现在看来对自己而言也不是毫无意义的。父亲没多说什么。这应该是这对父子之间默契而又舒服的相处方式了。这对刑警父子之间的交流只有案子。挂掉电话,父亲抽起了烟。【这里与书中有差异,书中是先打的电话,后看的芭蕾,书中加贺打电话时还对父亲说了一句,大意是虽然未绪是嫌疑人,但是他还是想保护未绪,因为也只有他可以保护未绪。加贺对未绪动心了】合作时欢喜冤家的两人。太田讲起自己的宅男儿子。昨天晚上太田和儿子出去喝酒了,而且儿子好像得了奖,儿子也并不是像太田想的那样一天只知道打澳门真人线上赌博,父子间都缺少交流。但出去喝了酒还是没什么话好说。太田觉得父子就是这一回事罢了。加贺的刑警父亲以前总是让太田白忙活。但是也多亏了他,太田才可以干到退休。加贺又接到了搜查一课的电话。太田见加贺有事,就先走了。加贺也很珍惜这次和太田的合作。深深的一鞠躬,作为一个晚辈对一个长辈。傲娇的太田挥挥手走了。踏上新案件的征途。- End - 【觉得东野圭吾的好多本小说里面或多或少都扯得上父爱,小编好喜欢东野圭吾哒,觉得他的书觉得很不错,尤其喜欢加贺系列。这部电影和原作还是有很多差异的地方,比如杀死梶田的凶器都不一样,书中的描写更细腻,角色的感情更丰富一些。但电影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啦,另外希望喜欢小编的图解哦~ 】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