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层》电影图解


简介:没有节制和慈悲的食客,仿佛一层层跌落万劫不复的地狱…… ..各位看官大家好呀ヾ(❀╹◡╹)ノ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一个小短片——《下一层》,看海报你能联想到什么呢?该片获得第61届戛纳电影节 影评人周单元 CANAL 电视台奖导演是丹尼斯·维伦纽瓦,2010年,凭电影《焦土之城》,获第8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2013年,执导休·杰克曼、杰克·吉伦哈尔主演犯罪片《囚徒》。2015年,凭电影《边境杀手》,获第68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主创的名字依次出现影片第一幕就定格在了一双眼睛上男人微眯双眼,抿着嘴,注视着前方。导演将镜头集中在这男人的脸上,慢慢往后退。男人的面庞被一侧阴影给遮住,显得眼神更加意味深长。他看到的是一堆食物,血红的浆果配着烹饪金黄的肉类。杯盘碰撞的急促,背景乐里鼓声咚咚直响,侍者在桌边不停的忙碌着。十一个人围在桌边,这餐饭吃的倒像是在打仗。灰暗中,唯有那盏奢华的水晶头泛着粼粼白光。镜头移至桌旁,一堆空空的骨架显示出食客们的急促。每个人都在急不可耐的切割分食盘中菜肴。西装革履的学者也直接伸出手抓起食物就往嘴里塞一旁的男人静静看着,瞥见这些人的吃相淡淡勾起了笑容又是一盘新的菜肴,香肠和烤鸡,才一上来就立刻有人伸出叉子戳走这一盘是动物的肝脏,明明还鲜血淋漓,大家却不甚在意这次镜头给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妇人,她梳着高高的头发,挑着眉毛,在一片叮叮当当声中慢条斯理的吃着。在她斜对面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的壮硕男人,这身打扮看来像是宗教人士,他的身旁是插着氧气管的病人。镜头围着桌边记录,这次上镜的是一个身穿军服,一脸严肃坚毅的女人。他的对面,一个光头男人吊着眼盯着对方,嘴角上扬,似是不屑。背景音乐里不仅是杯盘碰撞,还有悠扬的乐队协奏。贵妇端起酒杯朝着前方一敬,这场盛宴似乎与她的日常无异。镜头再次转换,前景是狮头,一个涂脂搽粉的男人翘焯指头嘬着手边的饼干,正巧此时侍者过来倒红酒。又是一盘新菜,烹饪好的动物与众人的狼吞虎咽不同,一个瘦削的女人不安的用刀叉轻轻戳着食物也许是在犹豫要不要吃,她看向对面西装革履的胖子突然一阵不和气氛的吱嘎声传了出来,在这张桌子的下面,是布满灰尘的地板。女人穿着高跟鞋往后缩了缩,她这一动吱嘎声更明显了一旁的男人似是领悟了什么,只静静等待着镜头拉近,女人的高跟鞋面早已有了灰尘,看来她并不是刚刚到来一旁的乐队也相互看着对方生蚝的壳里盛着看起来像脑子的东西侍者们也停下了动作咔嚓一声,地板破了,一桌人就这么掉了下去,只留被震动了的水晶灯左右摇晃。一群人忙不迭的收拾准备男人走到一个广播机面前,说了一声‘next floor“(下一层)侍者们抬着餐车,乐队搬着乐器连忙往楼下跑水晶灯缓缓下移,就像是有人在操控一样光芒渐渐向下,这一层马上就要陷入黑暗食客们围坐的桌上腾起一阵阵灰尘烟雾,一旁是整齐列队的侍者和乐队走入落满灰尘的桌面上一片狼藉被分食的一干二净的动物骨架显得异常刺眼,好像昭示着众人的贪婪戴着鸽子蛋珠宝的贵妇轻轻动了动手指抹掉灰尘后她抬起眼看向天花板,眼神里似乎有着些微恐惧,又似乎透着一股宿命般的沉静水晶灯缓缓跟随着进入这一层,在他的光芒照亮下,我们可以看到上面已经破了好几层楼侍者们拿着掸子拂走众人身上的灰尘,刚刚涂脂抹粉的男人吹了吹灰立刻又开始往嘴里塞食物女军官看着这个男人,裂开了笑容,一脸不甘示弱,仿佛这是一场比赛贵妇伸出手,一旁的胖男人紧紧握住她,二人会心一笑镜头移到这一排光头男人这边,中间的人带着一丝忧虑。在他的左边,鹰钩鼻男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仿佛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没有人起来四散逃命,也没有人站起来大声抱怨,每个人都只是默默等待着侍者处理好仪态。病人只有眼睛可以四处看看,兴许是身体条件限制,兴许是本就无动于衷。刚刚瘦削的女人抿紧了嘴唇,呆滞的望着这群莫名让人胆寒的食客我草我要被那个鹰钩鼻男的眼神盯出鸡皮疙瘩来了。。。乐队已就位,侍者们从另一边推着餐车上菜悠扬的乐声配着精致的大餐,好不气派我们来看看他们吃的都是什么,每一桌上都有动物标本做装饰,甚至是用鹿做餐盘来个近景,趴着的鹿被削去了一般身体,一把银刀还插在上面。托盘里的食物依然如此丰盛坚果,浆果和烹制的肉类,一概都是深棕绛紫的颜色侍者夹着香肠往食客盘里放,瘦削的女人这次抬起手阻止了他侍者瞥了一旁的男人一眼,男人纹丝不动的盯着,侍者立刻就把香肠塞进了盘中镜头来到一个空房间,只见这天花板在下落灰尘咔嚓——呯——哗啦啦——,一桌食客又掉下了一层再次转移战地的一行人又是慌慌张张,这一切就好像排演好了一样,食客们下落,侍者乐队跟随每一餐饭都要仔细排演,然而这一次,没等侍者乐队就位,食客们就又掉下去了大家赶紧又跑到下一层,才走近就被男人给阻止了,吱嘎声再次响起,男人和侍者乐队们一步也不敢上前。等待……,白茫茫的灰雾渐渐升起,水晶灯的亮光延伸不到其他地方,倒像是把这群人给扣在了这个圈子里食物早已备好红酒也是新的男人抬眼往上看天花板颤栗着抖落灰尘又是“呯”的一声,原来刚刚还在楼上的食客们掉了下来,男人早已带着众人到楼下等待落满灰尘,却依然凶狠的眼神大胡子男人现在宛如一尊雕像对 这个凶狠的眼神依然来自鹰钩鼻男他咧开嘴,依然是那样皮笑肉不笑的死死盯着你大胡子男人似是无奈,又似是不懂鹰钩鼻男就这么狠狠叉起一块肉嚼了起来生无可恋的病人瘦削的女人侧头麻木的看着这些大快朵颐的男人这次没有人过来收拾,但无论是学者还是贵妇都无所谓了大家的盘中只有残羹冷炙,但是没有人停下了镜头在女人背后停住,她一直没有动作可是周围的人都在不停的吃着,她颤抖着手拾起一块不知是何物的东西也往嘴里塞,眼泪跟着就下来了边吃边笑,边笑边哭女人开始了第一口后,一改常态,立刻低下头囫囵往嘴里塞吃的不知她的眼泪是为这群人流的,还是为自己流的她瞥见一旁贵妇的盘子里还有食物,立刻伸出手一把抢过。贵妇也愣住了她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疯癫的女子,伸出手拿回自己的吃的男人依然不为所动,他细细看着上方吸取了上次教训,这次大家都隔着一层来等待然而餐桌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直接穿透了地板再往下一层去了侍者们颤颤巍巍的看着想看,又似乎怕自己也跟着掉下去大家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每个人都不再动作男人就像是一个审判者一样,一切的一切似乎尽在掌握,食客们跟着餐桌一层接一层的往下掉一楼又一楼纷纷被这股不知来自何处的力量给撞破了人们也不知道还有几层,已经有人昏倒在了桌上这一层的装潢看起来要比之前的新很多,不是那种古典的木装修,倒像是现代的水泥仓房然而食客们也不会停留,他们还是穿过去了,水晶灯下落的飞快这是一个无底的深渊,黑暗也终将吞噬光明乐队的演奏家也心有余悸大家既是惶恐,又是顿悟镜头一点点滑过这些惊恐的人们最后来到了这张一开始便镇静无比的男人脸上告诉我,你明白了这是个什么故事吗一开始端上来的丰盛大餐和摆着野兽头颅的菜肴之时,观众多半以为是一部保护动物的短片然而并不是,食客们身着各式衣裳代表不同的身份,高矮胖瘦,年老或年轻,甚至还有无法动弹的病人他们就像是社会众生相,又好象是我们每个人这一生的阶段一样那个不愿意吃东西的女人最后疯疯癫癫的妥协了,那个咄咄逼人的鹰钩鼻男最后也没有退让一步,还有那些为着自己能分到一杯羹纷纷拾起刀叉不管有多少灰尘的食客们,都好像是这个大千世界里的你我他人性是最错综复杂,捉摸不透,而导演用吃饭的方式展现了充满欲望的一面。层层掉落的水晶灯和深不见底的黑洞,都在暗示着贪婪堕落之后的万劫不复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