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03]》电影图解


简介:少有的国产良心抗战片。这里有家长里短、小儿女情态,也有炫酷打斗、烧脑推理。看主角十八般武艺,却只为守护自己心爱的人。 《红色》第3集第三回 麦琪路上总无情 同福里中岁月长上回说到,田丹被未婚夫丢在机场,接着被日本人监管起来。影佐带长谷前往田鲁宁家,徐天为了向老师的托付也来到田鲁宁家,发现田太太被杀,放枪报警,法租界麦兰巡捕房巡警铁林到达现场,并与影佐和长谷发生冲突。房内,田先生问徐天,昨天和这个日本人说 了什么。徐天答,我让他去该去的地方,对他说自己 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上海人。房外,铁林自报家门之后,质问对方姓名, 得到答案,木内影佐,表示“我记住了”。欲走,被长谷用枪指着不放。铁林把枪推开,又被长谷指回来。铁林一巴掌扇开他,道,不敢开枪瞎举什么 !进到屋内,看到地下有些许血迹,边走边问 ,谁报的警?话音未落,就看到屋内被绑着的田先生和躺 在地上的田太太,惊呆。徐天赶紧站出来说,是我。田先生有气无力地答,就是这些日本人无故 闯进来杀了我太太,快把他们抓起来。小警察一脸严肃转过头来问这俩货,谁杀的 ?影佐无所谓地笑指着一旁表情更加无所谓 的长谷道,他。小巡警怒从心起,抄起旁边的瓷瓶兜头砸下 。长谷被砸倒在地铁林用力踹之再踹脱了帽子接着踹徐天没有想到铁林如此血性长谷被揍,反而大笑着爬起来。铁林说道,你们在外边杀人放火我管不了,但现在犯在我手里,我是一定要管的说完对门口的同僚道,看热闹呐,铐起来。众人愣怔。影佐道,我没有杀人。铁林道,我管你杀没杀,按同案论处。影佐上前一步,被铁林拦住,你还想干什么 ?影佐道,我就再问几句话。接着问田先生,昨天下午的事是不是你策划的?徐天楞,看向田先生。田先生看看徐天,转瞬间打定主意,道,是我,我昨天 打了几个电话就把你支得跟狗一样到处乱跑 。徐天见田先生这样讲,明白他是在保护自己。影佐道,很好,那你到底是什么人?田先生道,我不过是个普通的上海人。徐天不忍看田先生这样为自己牺牲。得到答案的影佐笑道,好好好好极了,转头对长谷用日语说,就是他。影佐后退一步,长谷上前,对着田先生就是 一枪。田先生中弹。徐天惊。铁林惊。徐天迅速奔进房内试图给田先生止血。影佐乐开怀。长谷狰狞,指着铁林道,你说的杀人放火,人杀了,火也该点起来了。蹲下拎起他们带来的放在门口的酒瓶子扔出去拿出打火机点火即将抛出去。铁林见况赶忙一拳打过去,试图阻止长谷把火扔出去但还是没能阻止,大火起。铁林不敢相信他们如此猖狂哪知影佐更 加猖狂地走到铁林面前说,怎样?不敢打死 我们就不要生气。说着,把手里的枪递给铁林,道,我跟你回 巡捕房,一脸不屑。房内,田先生用最后的力气问道,徐先生认 识我女儿?拜托了!话毕,牺牲。徐天忍痛,道,田先生,我不认识你女儿 ,但我欠你一条命。大火熊熊,烧了一个女孩子在这世界上仅剩 的港湾。而这个女孩现在对此事毫不知情 ,失魂落魄的,只想赶紧回家得到父母的安慰到家,发现自己家窗户里浓烟一片。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赶紧冲过去,有好心邻居在旁,道,丹丹你可回来了,你 家出大事了。想要过去,被警察拦下邻居道,这是他家女儿,你让她进去吧。田丹跑过去揭裹尸单看到父母两人的 脸,震惊。恸哭。另一边,铁林押着影佐与长谷两人到达巡捕 房。正往里走,一年轻小巡警(大头)对着铁林的父亲道,铁叔,他啊,就是脾气太大。铁林看一眼老爹,径直走过去。【画面左侧坐着穿长袍的是铁林的父亲,铁叔】大头问,哎哎,怎么回事?领着日本人的答,在麦琪路杀了两个人,接 着用一种“铁林连日本人都敢惹”的口气道 ,是日本人。站定的功夫,长谷搬过旁边的椅子对影佐道 ,sama,坐。铁林转头看到影佐欲坐,走过去把椅子踹倒 。长谷见影佐跌倒一下子撞开铁林接着搬起椅子砸向铁林,铁林躲开将长谷撂翻在地拖起来接着打接着过肩摔【这段打斗很精彩,无奈小编手动截图,精彩之处大约只能呈现一二,先行道歉。剧组对铁林是真爱,随着剧情的发展,将有更多他的打斗戏出现,非常帅气。】最后将其打倒在地众人赶紧将两人分开,把日本人关起来影佐在禁关处内对铁林道,给料总打电话,我叫木内影佐。铁林看着贱笑地两人,对周围定着不动的人 吼,打,给料总打电话!外边,大头对铁叔道,老铁头,还是您打吧,我们都是小巡捕。铁叔对着自己儿子道,小铁呀,儿子,刚我 还在讲,怕你闯祸!铁林争道,谁是你儿子!我是巡捕,回家找 你儿子去!铁叔道,你你你没大没小!铁林不理,铁叔只好带着大头去打电话了。铁叔打完电话跟着铁林到他办公桌前,着急 道,侬哪能捉这么两个烫手货回来!铁林觉得冤,理所当然正气浩然道,当着我面杀人我都不能抓回 来了?铁叔道,你去外滩看看啊,满街膏药旗,哪 里惹得起他们!【现在外滩一水儿的竖着我们自己的国旗!】铁林道,这是法租界不是外滩,犯在我手下 就得被抓。铁叔急,法租界是法国人的法度侬不晓得?铁林道,这是说法国人同意日本人在这儿杀 人放火吗?铁叔更急,走到铁林面前道,华捕只能管小 事,管管小偷小摸就够了,事情越大华捕越 不能管,这种事情连料总都不敢管!铁林一拍桌子,道,不管谁,谁犯事我就管 !铁叔道,你这臭脾气到底是像谁!铁林指着铁叔道,像你爸爸,不像我爸爸。铁叔更急,骂道,你这个杠头!说话间,料总走进来。一路敬礼。到门口道,把门打开。两人乐滋滋走出来。料总对身后说,把人带走。听见动静的铁林冲出来道,等等!然后对料总道,这是杀人犯啊。料总笑,你有证据吗?初生牛犊道,我亲眼看见的算不算?料总笑,当然算,很好,你呢管抓人,上边 管治罪,这叫依法办事。边说边亲切的拍拍他的肩膀。说着目光转向铁叔,道,老铁呀。铁叔连忙答应。料总接着道,交给你了 ,我先走,改天有空再聊。铁叔赶紧应。料总接着向前走去。长谷经过铁林时,用日语骂他,白痴!铁林欲动手,被铁叔拦下。走到门外,料总指着门口的车对影佐道,请 。影佐道,我不用跟你去上边了?料总谄媚笑道,不用,接你的车都来了。长谷胜利地笑。料总一脸阴沉地看着车开走,铁林冲了出来看着车走远 。长谷在窗口对着铁林比划出打枪的姿势,接着 大笑。铁林不敢置信地看着料总。料总阴沉回望。料总也上车离开,一行人只能望着他们离开。不敢相信,为什么为什么杀人偿命这种天经地义都能动摇得动?为什么为什么身为巡捕的正义与法度都可以置之不顾?为什么为什么日本人在我们自己的地界上如此猖狂?铁林转身从同事那里抽出警棍,扔向两辆车 开走的方向。伤心与失望以及对被害人的愧疚都不足以来形容此刻的心情。这边西点店内。收音机里正在播放新闻,提及国军撤退,以 及一架从上海起飞前往上海的军用飞机中途 坠落。在店内失魂落魄的田丹听到这个消息又是一 惊,这下,连那个刘唐都不在了?这,可真 正是孤家寡人了。店主殷勤,问道,田小姐许久不来,还是老 样子,一块黑森林加一杯咖啡?田小姐问,多少钱?店主笑,老客户吃完再付钞票就好的。田小姐道,那个收音机,多少钱?能不能卖 给我?店主没想到,我买的时候35块,你要它呀, 犹豫一下道,那好吧。画面一转,店主让店员帮田丹拿着行李走出 来,田丹双手抱着那台收音机,铁林站在外边等着她。店主道,田小姐,我帮你叫辆黄包车吧。田丹没理他,狠劲一摔,将收音机砸在地上 。店主大惊,田小姐你……田丹转身道,我付过钞票的。但女人力气小,怎么摔都摔不烂,田丹去问 铁林,帮帮忙,帮我砸烂 它。铁林心里也窝着一股火用力砸烂。店主和 店员吓得赶忙逃回店里。一地狼藉田丹坐下,看着这狼藉仿佛就像自己也出了气铁林道,我叫铁林,以后有什么 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田丹伤心,抬眼望去,道,你们能帮什么忙?铁林无言以对。田丹站起,拎着箱子欲走。铁林问,你还有地方去 吗?田丹答,有。铁林道,那能把地址给我吗?虽然我没用, 但万一有事可以去哪儿找你?田丹伤心欲绝,长青药房。说完转身离开。影佐坐上车离开捕房之后,准备往同福里找 徐天叙旧。安静的同福里徐家房内。小翠帮徐家妈妈在镜子前试布料。徐家妈妈道,这料子老好的,但我穿太艳了 ,哪能穿出去?小翠说,哪有艳,徐家妈妈看起来也就四十 岁。徐家妈妈笑道,哎呦,多少钱?小翠笑,哎呀不要钱的,我送给徐家妈妈的 ,待会儿就拿给陆叔去做。徐家妈妈一愣【注意与前后两张连起来看徐家妈妈的表情,生动到位】立马了然这小女人心思两女人正聊天间,徐天推门走进来。徐家妈妈抬头道,天儿回来了,又立马加一 句,小翠在这儿呢。小翠笑,徐先生回来了。徐天漠然,道,给我倒杯水喝。徐家妈妈拍拍小翠做个鬼脸,忙走过去。视角转换,从小翠角度看过去母子两人的互 动。小翠将自己代入到徐家妈妈的角色中 ,想着若有一日徐天成为自家丈夫,等他下 班,为他倒茶斟水也是人间幸事。光这么想想啊,就觉得美滋滋乐颠颠。孰料,水太烫,徐天放下茶杯,伐开心,走上楼去。徐家妈妈看着这样大又这样傲娇的儿子,对 着小翠又做了个鬼脸。小翠看了一会儿徐天离开的方向,识趣道,那我先走了徐家妈妈,书铺没人看不放心的。徐家妈妈道,那好,你快去。徐家妈妈看着小翠离开,想着收人布料,自然要终人之托。对楼上喊道,天儿,到厨房来一下。徐天走到厨房里,徐家妈妈让他切一下肉。徐家妈妈边帮他穿围裙,便絮叨道,这五花 肉可是上等好肉,小翠排好久才等到的,你 昨天带回来的鱼我切了个鱼头给小翠。小翠 这个姑娘啊,你别看她平常叽叽喳喳的,其 实人很好的,blablablablablabla极尽说客之能事。徐天切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 中:田丹现在在哪里?我要为她做一切事情。这样,根本没注意听自家姆妈在讲什么。一心两用的下场,就是没留神切了手指。姆妈大惊,道,出血了,别看别看,说着把他拉出厨房找水给他冲,找药给他 上。徐天看着忙忙碌碌慌慌张张的姆妈,更多的 是想到报复心非常之重的影佐会不会来报复 自己,田丹的家就那么毁了,自己家呢?他 感到深深的恐惧。徐家妈妈完全不知道自家儿子在外边做啥, 边帮他包扎,边在努力撮合徐天和小翠,道,你呐,看见姑娘就脸红,也不肯主动讲话,小翠呢人很好的, 你们俩配个对不也挺好嘛。徐天一直沉默,最后道,你安静。接着站起来,说,我去找下小翠。徐家妈妈完全没料到自己的话这么管用,不 知这儿子是开窍了还是终于开窍了,惊多于 喜道,这就去找小翠了?画面一转,是小翠期待又期待的表情。小翠气息不稳道,徐先生,你再说一遍好吧 ?徐天平静道,昨天下午,我同你,一起去天 兴书院听评弹。小翠笑道,侬是不是做梦了?接着捂脸笑道,要不就是我做梦了,徐天无 奈。徐天道,姆妈问我昨天下午干什么去了,我 就是这样同她讲的。小翠这下子明白过来,啊,那有点明白了。徐天凑近道,哎,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我们 两个人知。能得到心仪男人的小秘密,小翠既娇羞又开 心,哎,晓得啦。徐天见事情说妥,转身就要走。却被小翠拉住询问,那你昨天下午原本做什 么去了?徐天万没想到小翠竟这样精明,一下愣住然后迅速做了一个“你懂得这是个秘密”的 表情能有幸帮自己心仪的男人保守秘密,小翠的 内心炸出了朵朵烟花。小翠接着趁机说道,徐先生,我撒谎不灵光的,你 务必要带我去听一次评弹呀。徐天道,哎,好,我买好票来找你。小翠狂喜。【小翠同学正确演示了“论如何得寸进 尺攻略男神”。】欣喜万分的小翠拿着刚才给徐家妈妈试的面料去找 小裁缝陆宝荣,陆叔。小裁缝拿着料子感叹,哎呀,这料子舍得拿出来用 了,我当初高价买你都不肯的。小裁缝道,给你做件旗袍,给徐家妈妈做个袖套好 不好?布料明显不够嘛。小翠道,那,就好好给徐家妈妈做一件。小裁缝道,这料子穿在你身上真是好看,但在徐家 妈妈身上,可就有点可惜了小翠背过身去,小裁缝接着道,有些事情啊是不太 可能的,不要最后竹篮打水空伤心啊。小翠不服,怎么就空伤心?你才空伤心。小裁缝道,我当然空伤心,反正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可以等,等一辈子都行的。又接着道,做料子不过一时开心,还是要找个门当 户对的才能开心一辈子。又接着道,我说句实在话,你和徐先生不适合的。小翠道,陆叔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的。小裁缝不开心道,什么陆叔陆叔,叫老陆也就算了 还陆叔。小翠伸手拿过料子,道,不开心不做拉倒。小裁缝凑过来道,就算你不同我好,但也要想想, 这么久了你们俩都没一起出去过,你好歹还和我一 起去大舞台看过变戏法呢。小翠终于受不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道,徐先生 要约我去天兴书院听评弹小裁缝大笑,做梦呢吧。小翠接着道,真的,其实,我们昨天就已经去过了 。小裁缝这下是真真大惊失色,真的?小翠道,当然,干嘛骗你,是怕你伤心才没说。这边打情骂俏小日子风生水起,影佐和长谷来到同 福里一路杀气。到门口,影佐对长谷道,上海里弄间没有秘密,你 去向他们打听下徐天昨天下·午做什么去了,有什么消息来通知我,长谷领 命。影佐拎着礼物自己推门走进房里。正好徐家妈妈端着饭菜出来,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 男人吓一跳,你怎么进来的。影佐笑,是母亲大人吧,我叫影佐,是徐天在日本 的朋友。一听是日本人,母亲大人的表情像吞了一只苍蝇,勉强笑,哦。说着抬头对楼上喊,天儿。徐天听见动静,反而坐了个稳当。徐家妈妈见徐天没下来,又要叫,影佐制止,道,我自己上去吧。说着把手里的礼物递过去笑道,不成敬意。徐家妈妈没接。影佐见状自己把礼物放在桌上,道,就算在日本登 门拜访也是要有礼貌的,何况我和徐天在日本相处 挺好徐家妈妈道,客气了。影佐微微致意,上楼去。没想到身体不适,踏空一级。姆妈再冒经典名句,哎呦,身子有点虚啊。姆妈看着影佐一级级上去,终于明白过来自家儿子 这两天出了什么问题,原来是和日本人出了问题,这可麻烦了。影佐走进来,道,我来了。徐天默默修理文竹,道,法租界果然连杀人犯都管 不了了。影佐道,我是带着礼物登门的。徐天叹口气道,坐吧。外边,长谷正在四处打听徐天昨天的动态。小翠看长谷问自家老爹话,走过来道,我爹哑巴啦 ,什么事?长谷问,你认识徐天?小翠道,认识啊。长谷问,那,你知道他昨天下午去干什么去了?最 好给我说实话。小翠不屑,你谁接着意味深长笑,有些事也不好 跟你讲的。说着转身进屋。长谷碰一鼻子灰,四下张望最后决定进小裁缝屋里。楼上,影佐道,刚在田鲁宁那里我离开房子的时候 ,你一定和他说了几句话徐天根本不看影佐,道,田先生,让我照顾他的女 儿。影佐又问,昨天下午你在哪里?徐天眼刀飞出。影佐笑,转移话题,其实,我到现在都不太理解你当初改去学 会计学。徐天道,我不想提从前,我忘了。影佐道,昨天下午我遇到一个对手,本来不会想到 和你有关,但你在田先生家里出现了,那就很有问 题了。徐天道,那你是来杀我的吗?影佐道,可能。不过真是你的话,看在过去的情谊 上,说不定也不会杀。气氛骤然紧张,姆妈突然敲门端着茶盘走了进来。徐天站起来去接。姆妈道,天儿,和客人好好讲话,家里已经有饭了 ,要不要留客人吃饭呐。徐天应着。影佐主动站起来,道,说几句话就走,不打扰了。姆妈看了眼儿子,带上门离开。小裁缝正被“小翠竟然和徐先生去约会了”这一事 实打击得找不着北。长谷问,徐天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小裁缝不在意地摇头。长谷以为小裁缝是故意不说实话,边脱下外套,边让人把门关起来。小裁缝这才反应过来,你关门干什么?不提防,长谷对着他的脸就来了一拳,小裁缝被打到地上长谷蹲下来问,我刚才问的话 ,你是没听到还是装没听到?小裁缝赶紧澄清,真,真没听到。长谷站起来看了眼台子,拿起剪子,小裁缝被吓住了。长谷对着小裁缝的 手指比划,问,昨天徐天去做什么了?小裁缝哆嗦道,是对面徐先生?再一转,长谷破门而入。姆妈很不开心。长谷直接问,影佐先生在哪儿?徐家妈妈伸手一指楼上。姆妈紧张地听着楼上的对话。【对话是日语,姆妈 一副听懂了的样子,不知道姆妈是不是也懂日语。 】影佐与长谷简单交谈,长谷再次接到指示离开。姆妈看着长谷离开松口气。楼上,影佐正慢悠悠喝茶。影佐道,都有心情听评弹了,还是同福里的女人?徐天道,我请求你一件事情,不要再来我家,不要 再来同福里。影佐鬼畜笑出没,怎么,做什么亏心事?徐天道,我对你,永远谈不上亏心。但你不要在我 面前杀我国人,我怕忍不住下手,但我又没有力量 和你抗衡,还有家人,怕死。影佐鬼畜笑道,还是晕血?红色盲?多看看血就知 道红是什么颜色了。在自己家被坏蛋这样嘲笑,徐天却只能隐忍不发。楼下姆妈终于等到影佐出来,两人礼貌道别。结果一出徐家大门,失血过多的影佐就晕倒在地, 被长谷赶紧带走。男主角说完就到女主角。女主到自家哥哥(不是亲哥哥,长青)那儿,长青药房。嫂子帮忙整理房间,也是个小房间,道,过去有个伙计住在这儿, 你先凑合下吧。说着进门看见枕头,埋怨自己老公道,这枕头我们 结婚那会儿才用了一次,你怎么拿出来了。【乍看第一眼像是满枕头的doge】长青道,那换哪个?嫂子看一眼门口的田丹,道,算了,都拿过来了。两人说话,田丹落魄地站在门口,所谓寄人篱下, 大抵凄凉如此。得一委身之地便可,哪里比得上自家妥帖照顾。两人收拾好走出来,田丹致谢失魂落魄进屋关门嫂子不开心,就这么简单谢谢算什么,哥哥表示人小姑娘这一天家破人亡还被未婚夫抛弃就不能难受点了,走走,下去吧。新的一天再说到铁林,正躺在床上,被自己家老爹用警棍戳 起来。不耐烦道,干嘛。铁叔道,你昨天扔的这根警棍,我给你捡回来了, 你要想上班就接过去上班去,不然我就扔垃圾箱里 去。铁林接过来挑衅地看着老爹,把警棍扔到一边。铁叔心焦,我怎么给你讲清楚,从古自今,官官相 护,我们小巡警要明白这个理,管管小偷小摸就行 了,不然老百姓更惨。你做巡捕也五六年了怎么连这个道理都拐不过弯来呢?铁林表示我不想听这种话。铁叔继续道,我这张老脸啊,这几年光给你补漏洞了,要不然你 就该是个捕头了。铁林不耐烦,老爹还在絮叨教儿子做人。铁林穿鞋走出去,老爹还在穷追不舍教儿子做人。【第三集 完】【第四集预告:影佐是否真的放过了徐天?徐天如 何与田丹相遇?被打击了的铁林何去何从?新角色 也将出现,是熟悉的演员,但是不一样的味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xf115兴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