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棵泡桐》电影图解


简介:女教师引诱学生,早恋偷尝禁果,男教室嗅女学生体味,校园黑社会,缺失的母爱,畸形的父权教育....... 《十三棵泡桐》影片根据何大草创作的小说《刀子和刀子》改编本片被归为独立电影,也就是与商业电影对立的纯艺术电影影片开始,一大群人涌向一个地方忽然,有一个假小子一样的女孩入境警察也在这里大家到底在围观什么呢?不远处,一个胖乎乎的男孩那刀威胁着众人他冲着众人怒吼着什么,小男孩在他的刀下,瑟瑟发抖而人群里,假小子正在喊着什么,却被人一把捂住假小子用力挣脱然后踉踉跄跄走上前片名出现:十三棵泡桐《十三棵泡桐》,是吕乐的第三部导演作品。这部影片在只有初剪版时就受到了包括东京、柏林在内的多个国际重要电影节中国选片人的关注,东京电影节更是在影片送交电影局审查前就许诺该片可以获得角逐本届“金麒麟”最佳影片的机会。然而,最终影片与“金麒麟”擦肩而过。评审团将代表“银奖”资格的评委会特别奖颁给了《十三棵泡桐》。据日本媒体报道,在六人评审团针对最佳影片的投票中,《十三棵泡桐》只比《OSS117之开罗谍影》少一票。影片改编自何大草“残酷青春系列”小说之《刀子与刀子》。其实,残酷青春,却也谈不上残酷。女主角何风登场此时的她,浓妆艳抹仿佛一个成熟女人她陷入了回忆那一天过去到底有多久了呢?从小时候看的关于费拉斯的连环画起,她就爱上了刀子那是一位为了信念可以将刀插入自己身体的阿拉伯勇士。13岁生日时,何风得到了第一把刀子,是爸爸的老战友李叔叔送的。后来,妈妈就跟这个李叔叔走了。17岁的生日,何风又收到了第二把,这一回来自她的男友,陶陶。何风亲着陶陶的脸颊,朱朱不喜欢她跟男生太过亲密为什么呢?何风的解释,“小女人呗!”勇士费拉斯,经常会在带着沙漠风情的悠扬曲声中、骑着高头骆驼走过何风的身边她都会看到这个英俊、优雅的阿拉伯人,他一言不发,高傲的神情掩饰不住一丝迷人的微笑,说不清是对她怜悯、鼓励还是别的什么,不过这个连环画中偶像人物的每一次出现本身,对于何风而言就是心灵的平静。这是一个梦幻,却是那么清晰。无聊的现实世界压迫着何风,她很想跟随费拉斯一起,到他的那个世界去。可是不行,费拉斯走来时与她之间是那样的近,但她却分明地感觉到,他离她,很远!在一座温暖的城市里,有一排泡桐树在一排泡桐树下,有一座中学。她的名字叫“泡桐树中学”,简称“泡中“城里的很多男孩儿和女孩儿们就在这里,泡大了自己的青春。朱朱是班长,也是何风的好朋友朱珠是个小美女,收到的情书以日计,但她对此却茫然无措气得何风教训道“一个女人只会被男人追得心花怒放,哪个像你何风的嘴巴就是这样厉害,也像把刀子。挨了训的朱珠也不管,仍然跟着何风黄衣男孩叫阿利,一个富家子弟经常被人群殴,这时候,阿利就去找陶陶这个冷峻中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大帅哥是泡桐树中学高二·一班的“班霸”。他的职责之一,就是罩着像阿利这样的小兄弟。伊娃路过,看了看走了何风问阿利说,那群人想进酒吧,但他爸不让,何风替他抱不平阿利说算了,然后跟着陶陶走了何风看着两人的背影晚上,陶陶骑车带何风回家阿利家里很有钱,但他老爸却不送他去重点中学反而选择了泡中,理由是:去重点是糟践,来泡中则是摔打。青春张狂的年代陶陶想。。。。但何风不愿意然后陶陶就骑车走了何风一个人回家忽然,何风看见了一个人那是她母亲的新丈夫她的继父来了继父是父亲的老战友,现在和母亲过日子,他来送礼物给何风,因为何风过生日但何风只是冷冷的问他,老李,我妈能跟你过多久老李开车走了何风垂了垂眼眸何风走进家门何风的爸爸原来是个军人,一向雷厉风行,对工作这样,对家人也这样。父亲穿上衣服准备去上班,他现在是一个保安员,何风看着那盒蛋糕,冷冷的回道,”我生日早就过了,你老战友把那老婆也带走了。“父亲冲上来对着何风暴打一顿何风撞到了桌角流血了恍惚之中勇士费拉斯又从她面前走过何风打着电话,给陶陶的手里把玩着两把刀子但陶陶没接电话朱珠来找何风一起上学朱珠关心何风但何风不跟她说陶陶问昨天打电话,后来打回去怎么没接何风不搭理他朱珠跟何风说,跟了这样的男人迟早要倒霉的来到学校广播里播放着中国入世的消息都已经上课了大家还是该干嘛干嘛直到新老师走了进来班主任兼英语教师宋小豆,人长得挺漂亮,却端着一副清高的架子,说起话来阴阳怪气。宋小豆在刚来时回答陶陶“为什么来泡中”的疑问,只用了简单一个词:喜欢。陶陶对这个新来的老师很感兴趣伊娃笑了一声老师给了个眼神伊娃笑着,举起了假肢老师有些窘迫陶陶若有所思高二·一班有两样东西是全校出名的:陶陶的拳头,和伊娃的笔头。伊娃是个小才女,身残志坚,从来不在乎人家拿她藏在长裙下的假肢说事儿,只是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那假肢是哪条腿的。伊娃著有《小女子大印象》一书,就是她的一个笔记本,里面写尽世间百态,笔锋之犀利,实难令人相信出自一位花季少女。但何风不喜欢她,她喜欢直来直去的刀,讨厌搬弄是非的笔,更讨厌装腔作势的伊娃。陶陶去调戏伊娃伊娃微微笑着何风一下子就冲出了教室陶陶连忙出去追在楼梯的角落里陶陶找到了何风两人发生了争吵,主任走过来教育两人两人回答的了教室就快上课了“送你一颗小豆子”,这是某人在新班主任来的第一天写在黑板上的“欢迎辞”。冷艳女教师宋小豆不动声色,她知道这个“你”是谁,也知道怎么应付。是陶陶她还带来两个转校生。木讷的金贵,山里孩子,受哥哥的老板资助来上学,因为哥哥给老板干活时从高楼上摔了下来。宋小豆让他作自我介绍,他什么也说不出来。旁边一位五大三粗,皮肤黝黑,怎么瞅怎么不像学生的却是大方得很,自称祖居北京,从拉萨转学而来。何风不屑这家伙的贫嘴,倒记住了他的名字:包京生。而这个你,是谁呢?何风回头看了看陶陶而后者瞧着新班主任,似乎突然变乖了。宋小豆开口上课了新来的包京生第一天就请大家去吃烧烤,一副梁山好汉的豪爽样子阿利跟家里打着电话而包京生还在球场上故意踢倒了陶陶伊娃默默地看着何风恼怒这个“祖上北京人”的粗鲁无礼,她更气恼且不解的是面对包京生的公开挑战,陶陶竟然罕见地隐忍不发。大家去吃烧烤了陶陶也从办公室出来了包京生肆无忌惮地调戏何风,俨然一下子就成了班里的新老大。但结束,包京生却让阿利掏钱阿利懵了朱珠来打圆场何风看不过去了起身和包京生对峙高二·一班原有的秩序格局被横冲直撞的包京生彻底打乱了说来也怪只有在何风发起火来的时候,包京生才能多少老实一些。阿利最终还是算了账陶陶一个人若有所思何风陪朱珠等公交车然后朱珠坐上了公交车陶陶载着何风回家了何风不解陶陶告诉何风:“我不和他一般见识。”何风有些失望陶陶准备要报复了陶陶在厕所里藏了一捆点好的炮仗然后派人把包京生骗了过来何风有些起疑包京生去了他逃过了爆炸何风还在误会着倒霉的语文老师任琪贤却正好赶上。热心的包京生奋勇救师反被当成了嫌疑犯被扭送保卫处。但何风,隐隐觉得事情好像不那么容易包京生是冤枉的众人默默的看着学校对此“恶性案件”高度重视,还在整个高二·一班展开大调查,追捕同党。陶陶笑但是何风并不开心陶陶得到了班主任宋小豆的庇护,安然过关。何风走了这下何风是真生陶陶的气了。她不明白,自己原来心爱的那个挥拳头的男子汉,什么时候变得会使阴谋诡计了,什么时候变得敢做不敢当了,又是什么时候要甘心依靠老师的“照顾”了。包京生来到班级同学们都不吱声了包京生扛下了所有责任。继续逗何风学校的广播里,蒋校长再次出现了针对这起事件包京生受到了处分何风很失望,她甚至觉得陶陶在这件事上做得还不如——包京生。何风爱的是像刀一样的男人,可这把“刀”似乎有些钝了。音乐课上大家一起唱歌似乎是民歌之类的很好听陶陶冲着何风扔过来一个纸飞机但何风压根没理陶陶有些不快音乐老师让大家在唱一段这个时候包京生却偷偷摸摸来到了何风的后面陶陶看到了包京生心里不快正巧金贵唱跑了调陶陶用力踹了一下金贵的凳子,别TM唱了!金贵有些窘迫,小声继续唱放学了陶陶送何风回家你为什么不看我的纸飞机?陶陶问何风说,不想看,陶陶伸手就要打何风,何风让他打但巴掌落到脸上,陶陶却只是轻轻摸了摸她的脸,然后捏了捏她的脸颊再然后,陶陶就骑车走了何风低落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转身回家陶陶骑车回家陶陶的父亲被警车带走了因为“经济问题”。这个聪明的帅哥反而因此更加清醒了,他开始懂得,这个时候,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又是不应该做的。他必须保护好自己学校里包京生依旧缠着何风何风不理他何风去找陶陶吃饭,包京生觉得陶陶是胆小鬼何风挨着陶陶吃饭包京生也来了于是陶陶立马起身离开何风呆呆的看着当陶陶被感情和家庭的双重挫折弄得灰心丧气之时终于忍不住去敲开了宋小豆的闺房门。她对他的到来毫不奇怪,甚至可以说早有准备。这个大男孩儿对于她来说还是太嫩了,却也嫩得可爱。她默默地把自己的毛巾递给他,让他擦脸,然后领他进了房间,关上门。那个下午,屋里,很热。阿利要带何风去玩,朱珠调侃着陶陶已经不属于何风了,或者说,是何风发现陶陶已经无法属于自己了,因为他不再像把刀子。何风的世界空了一大半,正够新塞进来一个胖胖的包京生。这个“祖上北京人”还是那样的粗,那样的贫嘴,那样的不着调——骑着小三轮请何风去“泡吧”何风答应了金贵跟着朱珠而阿利呢上车回家了结果却是包京生带何风到河边喝酒。何风有些愣住了包京生笑有酒哪里不都一样吗?但何风并不讨厌他了,她在这个可爱汉子身上找到了一些很本原、很纯真的东西,这些东西吸引着她,令她恍惚回到和陶陶刚开始的时候,那个时候真是开心。何风和包京生来到酒吧也就是阿利爸爸开得那间酒吧何风问包京生不在乎两人喝了点酒然后两人就离开了何风大步走着包京生连忙付钱阿利的爸爸走过来和蔼的劝解他们并告诉她们以后不要再来两人去吃饭临走时,何风警告包京生不要欺负阿利包京生笑了笑,我没欺负他包京生想让何风留下来但何风骂了他包京生拦下出租车送何风回家何风走了,手里是包京生给的车费何风没有坐多远就下车了何风下了车包京生带着何风去上学跳过大墙两人飞奔去教室我的心灵是自由的,所以即使我的腿瘸了我也会看的很远很远包京生和何风来到教室伊娃正在朗读自己的作文在何风被情感危机困扰之际,伊娃适时地靠近了陶陶。她利用语文课命题作文的机会,写了一篇文章,表达着对一个男孩的情意。当伊娃在全班诵读时,几乎没有人猜不出这是给陶陶的。而何风当然也听了出来大家叽叽喳喳的讨论语文老师叫大家闭嘴老师说,真正的好文章可以打动人心体育课上何风去抢伊娃的《大印象》伊娃说着话何风发火了大家阻拦着就连陶陶也来教训她倒是包京生保护了她。伊娃也在一旁不冷不热地说了几句好话。何风委屈地哭了。她根本斗不过伊娃,这是一个太有心计的女孩,她在故作柔弱和卖弄深沉之间,将自己身体上的弱势转化为了精神上的强势;她了解什么力量是值得依附的;她用一枝笔和一个本子似乎就征服了全班,好像契诃夫小说中的“别里科夫”。在伊娃面前,何风只是一个傻姑娘。朱珠知道何风心情不好朱珠要带她回家吃饭而陶陶自行车后座的女孩变成了伊娃何风委屈极了何风确实是傻;这个班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包括成天跟在朱珠后面的山里娃金贵。惟独她,还像一把刀子一样锋芒毕露,不管不顾。这让她吃了太多苦头,也失去了太多,包括心爱的男人。她只能忿忿地看着他离去,被牵扯在两个女人之间——对,是两个!终于有一天,受尽委屈的何风想到的唯一去处就是包京生那狭小的家。包京生很激动这是他亲戚家的房子都下岗了包京生给何风擦汗给何风泡方便面何风呆呆的打量着周遭的一切然后狼吞虎咽的吃着然后包京生喝光了汤包京生温柔的说何风擦了擦嘴巴包京生给她擦嘴他把她抱在怀里他把她扑倒在沙发上……....他们依偎在一起。何风说不清心里的感觉,但她有种欣慰:她不久前失去的,在包京生这里又重新得到了:风一样的自由。他们乘着小三轮驶过城里的大街小巷,他们在河边奔跑,嬉戏,他背着她,从不觉得累,她紧紧地趴在他厚实的背上,一点儿也不想下来。他们玩得太高兴了,以至于错过了学期考试。两人急冲冲赶到教室考试已经结束了老师不理会包京生拍拍何风的肩膀,潇洒地告诉她:没事儿,有我顶着!何风笑着点点头,她相信这个男人。而且她明白了,只有这个男人才能真正地跟她在一起,因为他们是同路人当其他人在强大的生活压力和世俗规则之下不得不委曲求全时惟有他们两个仍然是满不畏惧,满不在乎,就像两把刀子彼此间磕碰得叮当乱响,像是奏乐。他们俩都忘记了这回事然后依旧快乐着何风跟爸爸说自己要去复习然后他们天天在一起玩纯真浪漫何风送给他新衣服包京生开心极了泡中有一位蒋校长,也只有一位蒋校长,他是泡中的最高领导。不过学生当中好像没几个人见过他,他们仅仅在广播中听过他的各种指示、讲话、宣布决定,等等。从那一本正经的声音中,谁也想象不出他的模样。今天,在课间操之前,蒋校长又出现了,确切地说,是他的声音又在大喇叭中出现了。蒋校长发布了一道校长令包京生因为“打架滋事”,被开除出校;何风因为“无故旷考”,被留校查看。包京生呆住了何风也愣住了课间操继续做,上千名身着统一校服的学生们在操场上做着整齐划一的动作,很有些壮观的味道。一个纹丝不动的身影在其中分外显眼,那是不知如何是好的包京生。他,还有何风,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然而这个冷冰冰的机械的世界已经不会再给他们任何机会包京生继续请大家吃烧烤但最后只来了三个人还要算他自己陶陶在远处看着包京生回头看了看陶陶一言不发三人一起看着然后,陶陶走了,但何风又看了看包京生觉得无趣,就散了何风拉住他但包京生不想连累她包京生自己走了何风跟阿利继续吃金贵来告诉她们上课了阿利结账晚上何风一个人走着父亲在阴影里等着她考得怎么样?父亲问何风说,还可以父亲直接拳脚相向何风痛哭流涕不住的喊着妈妈爬起来早就流血了何风继续哭忽然他再次在朦胧中看见了费拉斯何风笑了天黑了其实爸爸是爱女儿的,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方式,这同样是种痛苦。终于有一天,身为保安员的爸爸立了功坚决阻止了另一位爸爸私拿厂里材料去卖钱好给女儿交学费由此父亲得到单位奖励。家长会要到了何风来替父亲开家长会,朱珠看见她的伤何风捧着一盆月季花来了朱珠微笑着这时候,包京生来了陶陶拦住了他包京生跟老师求情我家里人不能来,我自己行吗?包京生问,但班主任不同意包京生再次告饶泪眼婆娑但陶陶嘲讽着包京生来了脾气陶陶依然在阻拦宋小豆和陶陶合伙儿将包京生赶了出去他们是不会让他们的“计划”半途而废的。何风对这一切无能为力陶陶大吼一顿胖揍警卫来了包京生最终还是被带走了宋小豆想伸手摸摸陶陶的脸但最终手还是放下了两人均心情复杂家长会开始了马上就是高三了宋小豆很负责这个时候,何风的爸爸来了,老师问,闹事的人都走了,你怎么又来了,父亲说,我是来开家长会的何风站了起来老师让朱珠给他找座位父亲入座了家长会开完了大家正常上课是语文课包京生也走了,何风剩下的伙伴便只有孤独。她变得更加颓唐了语文课上,信口嘲笑任琪贤老师“装蒜”。任老师于是将她“请”进办公室来交流这个问题。办公室很大,却只有他们两个。何风发现任老师有些紧张他问她:你需要我怎么做,才算原谅你呢?何风想也没想,答道:随便,老师。何风就站在任老师的跟前,衣服和书包放在桌子上。任老师流汗了,好像刚做了一件很累的工作似的。他告诉何风:替我倒杯水吧。然后老师就叫她走了何风离开了任老师的办公室,她不难过,也不气愤,只是有些怅然刀子,其实是无法伤人的,反而会老被别人伤害更可怕的是,刀子的结局,往往是自伤。破败的办公楼兴奋的爸爸用奖金为何风买了一件礼物他激动的看着女儿何风有些愣住了然后默默的走进屋里父亲到了一杯白酒然后看着女儿走了出来一条白色的婚纱裙。何风对礼物虽然哭笑不得,但仍感动于父亲的心意。爸爸还亲自做了一桌饭,父女俩儿有机会坦诚交流了。爸爸开口了,说自己原来是个军人,一向雷厉风行,对工作这样,对家人也这样。爸爸委婉地向女儿承认了自己打人的错误。何风问爸爸:为什么不把妈妈找回来?爸爸苦笑道:你妈也是个苦命人,放过她吧。原来在何风眼中一直是懦弱、暴躁、无能的爸爸,一下子变得可爱起来。这个被命运抛到底层的男人,用善良维护了自己最后、也是最坚强的尊严。何风向爸爸敬酒,祝贺他立功受奖。一直被日子折磨着的残破之家,难得地浮现出一分温情和幸福的气息来。何风和朱珠正常上课忽然,有人叫她何风有些心疼包京生的父母告诉他:如果不读书,他们就不再供养他了。这一回,天不怕地不怕的“包爷”怕了他想读书想回来他哀求何风为自己去向蒋校长求情何风答应了包京生期待的看着她何风真的去了。去校长室,得爬好几重蜿蜒曲折的楼梯还得穿过一条幽深的走廊何风微弱的声音但何风最后还是没有见到蒋校长被他一声沉重的咳嗽吓得逃了出来。这个深藏不露的蒋校长,简直就是《1984》里“老大哥”式的人物——比“老大哥”还强的是,蒋校长连张画像也没有——或许在孩子们的心目中,“校长”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何风惊慌失措的跑着跑到校门外何风和老包被结结实实地上了一课,他们这才懂得,与强大的现实生活相比,他们是多么渺小和无助,他们的叛逆反抗是多么地徒劳。他们在内心仍然天真地拿自己当孩子,可以被容许犯错误,并且认为生活也会这样做。殊不知,在生活看来,即使是对待孩子,也需要——无情!门口是警卫或许包京生看到他们逃跑了学生们鱼贯而入何风,朱珠,阿利,金贵忽然,包京生勒住了何风朱珠去拉开他们俩朱珠大喊包京生只是想上学包京生走投无路了,没有人管他,没有人能帮他,没有饭吃。阿利准备走了生活这个“主人”在不顺从者面前是冷酷的,可惜老包选择了不顺从到底。他夺了何风的刀,劫持了阿利。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劫持阿利干什么,是朝阿利要钱还是朝阿利的老爸要钱,但他就是把阿利劫持了。朱珠和何风有些震惊警笛嘶鸣,许多人都往同一个地方急切地奔跑着,包括何风陶陶还有朱珠朱珠去找宋老师,宋小豆神色很不正常,略有尴尬,衣衫不整而风子就处于恍惚的状态,在看宋老师的门缝。看见了费拉斯人群拥挤着在一座大楼的门口,警察形成了包围圈,还有无数群众在看热闹。何风无意中瞥见了警车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那就是阿利的老爸。她见过他,她和老包去的那个酒吧就是他开的,那时他和蔼地把他们劝走了,并告诫他们不要来这种地方。而现在,他和蔼依旧包京生用刀胁迫着阿利走了出来,阳光正浓,照得他睁不开眼睛,只剩下了迷惘。何风拼命地大喊:“老包,还我刀子!”老包好像听见了,但也来不及了金贵不知从什么地方冲了上来,奋力推倒了他,救下阿利。整个人质劫持案圆满解决,警察和群众们长吁了一口气。何风在人群里,悲哀地看着眼前的情景,悲哀地看着……刀子终于伤人了,伤的却不是别人。刀子的结局,只能是自伤何风退学了,她扔掉了所有的书本,所有的玩具——就是两把刀子。它们从高高的天井垂直落下,发出了最后一声清响。陶陶和伊娃都考上了大学据说还正式成为“朋友”。酒吧喧嚣中一片灿烂阿利家出钱,让法律更加客观公正地处理了包京生,从此以后,再没有人见过老包了,就如同他从来没有来过一样。何风打扮得浓妆艳抹,像个真正的成熟女人,站在笑吟吟的阿利老爸身边他告诉她:我们有缘分。是吗?何风最终还是无法接受与阿利老爸的“缘分”,她离开了这座城市,前往新疆朱珠是警察的女儿在那里上警校,已经写过好几封信了结尾总是“来看看我吧,风子”。何风去了,坐在颠簸的长途客车中窗外,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还有一队一队真的骆驼有少数的绿色还有红彤彤的太阳但,没有阿拉伯勇士。全片完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