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饭店[第01季 第03集]》电影图解


简介:疑团越来越大,看似环环相扣的线索却怎么也理不出头绪,主角间微妙的情愫也不可抑制地迅速滋生发芽。 《浮华饭店》第三集欢迎大家观看浮华饭店第三集《金刀》~强烈建议前两集没看过的童鞋去瞄一眼~~我会很努力给大家图解的!绝对不弃坑!不过我动作比较慢哦~如果觉得解得还可以请赏个赞⁄(⁄ ⁄•⁄ω⁄•⁄ ⁄)⁄这集一开始胡里奥又独自一人坐在楼梯上读着妹妹克里斯蒂娜写的信妹妹信中描述了与迭戈第一次相遇的情景克里斯蒂娜不小心将宴会要用的蜡烛翻在了地上,正好被迭戈看到,迭戈告诉她如果被别人看到她可能被开除(有这么严重= =!?)但是因为是他,所以他决定原谅克里斯蒂娜不再追究克里斯蒂娜很感激迭戈,她说当时迭戈对她说话的声音很和蔼,但是,她现在宁愿当时他对她发火,也许这样,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这时,偷懒的胡里奥被男侍总管本杰明抓到了,吩咐他去给客人送早餐胡里奥回到厨房准备去送早餐,一旁的安德烈斯问他刚躲到哪里去偷懒了胡里奥没有回答他,他说自己要负责去给迭戈送咖啡胡里奥说着到一边的橱柜里拿出一把刀用报纸包起来安德烈斯警觉的问他拿刀做什么,胡里奥没有理会他,掉头就送餐去了安德烈斯察觉到不对,他急忙来到饭厅,找到正在用餐的艾丽西亚,把刚才的事情告诉她,寻求她的帮助迭戈办公室中,胡里奥敲门进来送餐迭戈正在打电话,让胡里奥把早餐放下就行了胡里奥放下早餐,从折起的报纸中摸出藏在里面的刀,迭戈继续在打电话并没有注意到这时,迭戈的下属走进了办公室迭戈放下电话向进来的下属抱怨,早该解决的事情到现在越来越复杂了下属急忙道歉这时艾丽西亚急冲冲的闯进迭戈的办公室,她看了一眼胡里奥,很不自然地对迭戈说是不是能陪她去花园里散散步呀胡里奥见状知道这次下不了手了,慢慢地又把刀放回报纸中迭戈说现在自己很忙,等忙完了就去陪艾丽西亚,转眼一看胡里奥这个服务生还在这里,不耐烦的遣他可以走了胡里奥回头,不满地看着打扰他计划的艾丽西亚艾丽西亚表示那她不打扰迭戈工作了,便也匆匆离开办公室大厅中,艾丽西亚追上气冲冲的胡里奥,找了个借口让他去自己房间收拾早餐胡里奥遵命来到艾丽西亚的房间艾丽西亚锁上门,质问他刚才在迭戈办公室是想做什么胡里奥敷衍说没做什么,艾丽西亚抽出了报纸中的刀再次质问他,胡里奥沉默胡里奥告诉艾丽西亚,迭戈之前告诉她的有人敲诈钢琴家是骗人的,迭戈在撒谎艾丽西亚说那也不能说明迭戈就是杀害克里斯蒂娜的凶手胡里奥说艾丽西亚就是很难接受迭戈就是凶手这件事,因为迭戈是艾丽西亚爱的人艾丽西亚立马接过话说,迭戈是她的未婚夫(就是不是爱的人哦呵呵呵呵呵)艾丽西亚说她很了解迭戈,他不是能做出杀人事情的人,而且,她说让胡里奥替她想一想,谁愿意跟一个杀人犯共度余生胡里奥很抱歉,他说自己只想知道真相两个人相对无言的沉默了一会艾丽西亚分析道,既然迭戈愿意给敲诈者钱,那一定是敲诈者知道真相,所以胡里奥可以去找那个敲诈者艾丽西亚说她虽然没看到敲诈者的脸,但是她看见他穿着饭店里的一件斗篷,而且在逃跑的时候被扯破了她分工道,胡里奥去找斗篷,她去跟迭戈谈谈(我觉得这个剧能看下去的理由除了颜值,还有就是男女主角的智商都在线上~)胡里奥拉住艾丽西亚,让她一定要小心安全。这含情脉脉脉脉脉脉脉脉脉脉~~⁄(⁄ ⁄•⁄ω⁄•⁄ ⁄)⁄这时门口有人敲门。(尼玛谁啊破坏气氛啊啊啊啊)说是母亲特蕾莎夫人叫艾丽西亚过去两个人只能依依不舍的分别了艾丽西亚走后,胡里奥明显意识到了自己的情感,他甚至颤颤地伸手想要触碰艾丽西亚的衣物但是思索过后,他还是放弃了,也许是考虑到地位的差距这份情感实在太离谱,也许是考虑到自己现在还有要做的事情这份情感来的不是时候胡里奥来到洗衣间调查斗篷,想找出那件被扯破的敲诈者穿过的斗篷他找到了这时男侍总管本杰明正好走了进来,胡里奥问他是否知道这件斗篷的主人他借口说看到这件斗篷破了,为了饭店的形象,想告诉斗篷的主人赶紧补一补本杰明告诉他,斗篷跟制服不一样,制服是每人一件有名字的,但是斗篷是大家公用的胡里奥很失望,这条线索算是断了艾丽西亚见到特蕾莎夫人,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原来是姐夫阿尔弗雷多的母亲,侯爵夫人来饭店看望儿子了侯爵夫人同特蕾莎夫人寒暄了几句夸奖艾丽西亚真是好看啊好看侯爵夫人的侍女维多利亚询问夫人是否带自家的床单去客房色鬼哈维主动提出给维多利亚带路侯爵夫人解释自己习惯和家族图案睡在一起了(老娘是贵族啊是有身份的人啊是有家族荣耀的人啊怎么能睡你们这些平民的东西呢哈~哈~哈~)特蕾莎夫人笑脸应对啊哈~哈~哈~这时阿尔弗雷多开口告诉母亲,妻子索菲亚已经怀有身孕的事情索菲亚加了一句,这个孩子将会是爵位未来的继承者侯爵夫人听后嘴里说着哦这是个大惊喜,但是脸上似乎并不是很高兴她说着哦如果是个男孩那真是太好了,但是如果是个女孩啊哈哈,等了九个月却是一场空哈~哈~哈~(这婆媳关系是有多差。。明面上就能这么说)索菲亚假装没听懂熨衣间中,贝伦在熨着衣服,突然女侍总管安吉拉抓起她的手问她手上的戒指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拿了客人的东西贝伦骄傲的抽回手,告诉安吉拉戒指是她的儿子,安德烈斯送给她的,安吉拉很惊讶她回过神告诉贝伦,就算这样侍女也不能戴首饰,请她摘下来贝伦反问她婚戒也不行么,安吉拉告诉她还没结婚就乖乖摘下来贝伦虽然不满但也只能乖乖照做,边摘边嘴里哼哼安吉拉再一次警告贝伦,别祸害自己的儿子离开他她告诉贝伦,去告诉安德烈斯孩子不是他的,赶紧离开他贝伦则威胁她,如果安吉拉再逼她,她就让她们母子反目并且她告诉安吉拉,现在如果让安德烈斯在她跟母亲之中选一个,那一定是选她的安吉拉听后没有说话,很不满的走了员工休息室中,安吉拉正在训话,她说侯爵夫人一定是对上次侍女们的服务不满意,才会这次带了这么多侯爵府自己的侍女,那作为惩罚,他们就跟侯爵府的侍女挤在一起住吧贝伦对安德烈斯说,她觉得怀孕期间她不应该和别人共用一个房间安德烈斯则注意到贝伦手上的戒指不见了,贝伦说是他妈不让戴的安德烈斯正要去跟母亲理论,安吉拉就回头说她听到贝伦的话了,并且说如果贝伦不满意合住,可以去马厩睡啊安德烈斯说贝伦怀孕了,安吉拉接话说圣母玛利亚就是在马厩下生下耶稣的哈~哈~哈~婆婆太猛了至于戒指,安吉拉说等他们结婚了再说(就是只要你们不结婚一天,老娘还是有机会阻止你们的,这个小贱人还是不能骑到老娘头上的哈哈哈)安德烈斯是个无奈的废柴乖儿子→_→洗衣房里哈维跟维多利亚正在嗨皮维多利亚对侯爵夫人很不满啊哈哈哈就在他们人生中最紧张的五分钟正要开始的时刻,有个声音不紧不慢的念着哈维的名字小老头探长淡定出场淡定的出场词,虽然我的事没您正在做的事欢腾,但是还是我的事重要请问哈维心中奔腾着的草泥马的数量小老头严肃认真的说道,自己是将哈维视作谋杀案的嫌犯进行询问的一转眼又不正经了,让哈维不用穿的很整洁,能遮住就行了维多利亚很震惊,跟自己一起嗨皮的对象居然是个杀人案的嫌犯特蕾莎夫人房里,小老头同特蕾莎夫人寒暄着自己最近总待在这里是不是要搞个房间住住但是显然特蕾莎夫人不欢迎他这样的客人言归正传,探长认为哈维是嫌疑人之一,哈维则强调自己什么也没做探长接着说,有人看到哈维之前和被杀的妓女在一起母亲肯定要帮着儿子说话啊,妓女么又不光跟我儿子咯探长接着说凶器是饭店里的一把金刀,且已经被找到了同样被找到的,还有侍女克里斯蒂娜的血衣特蕾莎夫人说克里斯蒂娜已经离开饭店了,她的事与饭店无关探长说有证人证明哈维那天晚上跟那名妓女混在一起母亲则表示为了几个小钱信口雌黄的小人说的话怎么能算数探长见特蕾莎夫人还不死心,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文件,证明哈维在马德里上学的时候就留有前科哈维那时为了一个女的跟人打架还坐了牢探长说要带走哈维,哈维急忙说当晚他还有另一个证人,他同那个人在一起果然,那个人又是我们的男主,胡里奥(有没有觉得从哈维那页跳到这页有一种清新舒服的感觉⁄(⁄ ⁄•⁄ω⁄•⁄ ⁄)⁄)探长告诉胡里奥他的这些巧合足以被称为是疑点了探长问妓女被杀害的那晚,胡里奥说他在酒馆里,当时和谁在一起胡里奥看到了探长身后,哈维正在冲他使眼色胡里奥说他在酒馆里遇见了哈维但是后来哈维被赶出了酒馆,跟他一起回到了饭店并且从他当时被打的情况来看,很难再去伤人了探长笑了笑,问那个妓女后来去哪儿了胡里奥说他不知道啊,也许就待在酒馆里了呗哈维远远地看着胡里奥提出要回去工作了,探长拦住了他他问胡里奥,哈维有没有跟他提过克里斯蒂娜,关于她的失踪他知道点什么吗胡里奥有一瞬间神色严肃起来,马上又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他回答说不认识这个人探长显然抓到了他神色的异常,但是他没再说什么,让胡里奥回去了胡里奥边走还跟一旁远远看着的哈维对视了一下厨房里,侍女们正在八卦哈维被怀疑是杀人凶手的事情安吉拉夫人听到了果断一顿训话,大家都不吭声了花园里,艾丽西亚和迭戈正在散步(就是早上艾丽西亚借口闯进迭戈办公室的事情)艾丽西亚质问迭戈为什么要骗她说有人敲诈钢琴家迭戈反问艾丽西亚,她也保证过不再插手了,为什么出尔反尔他知道艾丽西亚跟着手下去了敲诈者指定的地方他们的谈话很不愉快,艾丽西亚请求迭戈能告诉她真相迭戈说自己想要保护艾丽西亚才不告诉她,如果她一定要知道,那他告诉她,这封信是寄给哈维的艾丽西亚又一次感到不可思议,她说哈维不会伤害别人迭戈说哈维惹上了麻烦,有人想把妓女的死嫁祸给他就在艾丽西亚将信将疑的时候,迭戈提出希望艾丽西亚帮助他,她当时在现场,能帮助他找出敲诈者的线索迭戈提出一起去敲诈者指定的地方,要艾丽西亚告诉他知道的一切,艾丽西亚迟疑的看着他这一幕被远处的安德烈斯看到了他赶忙回来找到胡里奥,胡里奥正跟几个烟友在一起烟雾缭绕他告诉胡里奥刚才看到的事情,说艾丽西亚被迭戈和手下带去树林里了胡里奥听后赶忙冲了出去,树林里一阵小跑啊跑啊跑啊跑艾丽西亚同迭戈和手下一起在树林深处前进着胡里奥追啊追啊追艾丽西亚他们来到了指定的地点,艾丽西亚回忆那个敲诈者穿着饭店里的斗篷胡里奥躲在树后看着他们艾丽西亚他们来到了小山旁,就是艾丽西亚跟丢的地方迭戈跟手下都纷纷爬上小山去查看就在这时艾丽西亚注意到地上有个闪光物,像是一件首饰她趁迭戈他们不注意,迅速捡起来藏了起来这一幕被树后的胡里奥看到了迭戈跟手下看到小山上的一根树枝上挂着被扯下的斗篷的布条侯爵夫人房间里,索菲亚和阿尔弗雷多陪着侯爵夫人侯爵夫人伸手想要摸一摸索菲亚怀孕四个月的肚子,却意外的被索菲亚很敏感的推开了侯爵夫人很吃惊,她问索菲亚怎么了,索菲亚察觉到自己反应过激了,解释道之前摔了一跤所以现在很敏感侯爵夫人有些不安,说怀孕期间这样很危险呐接着侯爵夫人接着又说,作为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能从身体里感受到生命呀这话似乎刺痛了索菲亚,她提出不打扰侯爵夫人同丈夫母子说话了,自己先告辞了索菲亚走了之后,侯爵夫人质问自己的儿子,索菲亚是不是怀孕有问题,否则反应怎么会是这样的傻呵呵的阿尔弗雷多还在回忆当时索菲亚摔得很重,差点孩子也保不住了侯爵夫人显然不像她的傻儿子那么好糊弄,她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她问阿尔弗雷多,给索菲亚看病的医生是谁,她要亲自问一问他傻大冒说要陪妻子去了,向母亲告辞索菲亚房中,索菲亚十分紧张的对母亲说,侯爵夫人肯定是注意到什么了,要瞒不下去了,特蕾莎夫人安慰她这不可能,并要求她镇定一些她告诉一脸紧张疲惫的索菲亚,她应该让侯爵夫人看到她是个幸福的女人索菲亚原来一直都知道聪明的婆婆侯爵夫人一直都不喜欢自己,如果她知道她没有保住孩子,一定会要解除婚约。母亲打断她的话:所以不能让她知道!母亲命令道。这时阿尔弗雷多赶来看自己的妻子,索菲亚同母亲的对话也就结束了大厅中,侯爵夫人果然在到处找给索菲亚治疗的圣玛利亚医生她向医生询问索菲亚孩子的情况医生没有直说,但是很隐晦的告诉她,世上所有的手术都有风险,何况是撞到肚子了侯爵夫人很奇怪,索菲亚明明告诉她是撞到了髋部医生提出他想先离开了,侯爵夫人打断他希望他说出实情,这关于侯爵家的未来医生看向侯爵夫人身后,特蕾莎夫人正在站楼梯上看着这边医生小声告诉侯爵夫人,自己因为一本入住登记被抓到了把柄,所以不能多说医生离开后,侯爵夫人指示侍女去找到那本入住登记艾丽西亚跟迭戈回到饭店大厅,迭戈说要去见特蕾莎夫人就先告辞了迭戈走后,胡里奥赶紧走过去告诉艾丽西亚到走廊来见他迭戈去向特蕾莎夫人报告敲诈者的事情,并且告诉她现在这件事情艾丽西亚也知道了特蕾莎夫人对迭戈这次的工作表现很不满,甚至还牵涉到了自己的女儿,她让迭戈去搜所有服务生的房间,一定要找出这个敲诈者哈维房间里,侍女正在打扫床铺她发觉被子里好像有什么硬物,翻出一看居然是一把断了头的金刀她将它交给了安吉拉,并告诉她这个可能是杀害妓女的凶器啊,安吉拉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告诉她当做没发生这件事不许乱说安吉拉将这把在哈维房中找到的刀交给了特蕾莎夫人,向她保证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情当然这是有条件的安吉拉走后,特蕾莎夫人叫来哈维,给他看了金刀,问他这是什么,哈维表示他并不知道啊特蕾莎夫人告诉他这是在他床铺发现的,杀死他小女朋友的凶器哈维吓得扔掉了刀,大声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他想着把刀毁掉,扔进大海或者埋掉,总之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母亲却比他机智的多,她告诉哈维如果没找到凶器,警察就会继续调查下去,想嫁祸他的人这次没有得逞还会有下次既然警察想要一个凶手,那他们就制造一个给警察,具体人选就由哈维去选好了哈维负责把刀放到某个服务生房间里,特蕾莎夫人负责让警察去搜那间房间不出意外的,哈维果然选择了胡里奥的房间厨房里,刚才找到金刀的侍女因为被安吉拉训斥而哭泣,大暖男安德烈斯在一旁安慰胡里奥路过问发生了什么事,安德烈斯告诉他这个妹子在哈维的房里找到了凶器,告诉安吉拉之后被训斥了,她怕被扫地出门所以来找安德烈斯胡里奥告诉安德烈斯,这个妹子什么都不能说走廊里艾丽西亚正在和客人说话,胡里奥走过去给她使了一个眼色胡里奥同艾丽西亚来到走廊的一个角落,艾丽西亚告诉他刚才迭戈告诉她那个敲诈者要敲诈的对象其实是自己的哥哥当然艾丽西亚也感觉这可能是另一个谎言胡里奥告诉艾丽西亚金刀的事情,艾丽西亚很震惊,自己的哥哥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胡里奥问艾丽西亚刚才她在树林里悄悄捡起了个东西是什么,艾丽西亚拿出来给他看,是一个袖扣胡里奥一眼就认出来这个袖扣是自己父亲的,妹妹克里斯蒂娜离开家的时候,爸爸将这个袖扣给了她。艾丽西亚很惊讶胡里奥说当时他们并不富裕,所以这个袖扣算是一件贵重品,妹妹一般不会卖掉它的,艾丽西亚心疼的看着胡里奥胡里奥表示自己要继续调查这个敲诈者跟妹妹的关系艾丽西亚则要去调查更多关于哥哥的事情胡里奥关怀的提醒艾丽西亚要小心安全,两个年轻人之间微妙的情愫在慢慢产生贝伦的房间外有人敲门,原来是胡里奥,贝伦大声让他出去,被安吉拉看到就麻烦了胡里奥拿出袖扣,假装问贝伦知不知道这个袖扣是谁的,贝伦一看是珍珠做的,立马说是自己之前送给安德烈斯的礼物可是被胡里奥轻易的拆穿了胡里奥提出跟贝伦做个交易,只要贝伦告诉他袖扣的主人,他就帮贝伦找到另一个贝伦告诉胡里奥这是她之前的室友克里斯蒂娜的东西,她知道是她父亲给她的她曾经看到克里斯蒂娜从抽屉里拿出这对袖扣她说要拿去送给一个朋友当礼物,但是她没有告诉贝伦是谁而且这对袖扣后来被安吉拉看到没收了胡里奥继续问克里斯蒂娜是不是有男朋友,也许这对袖扣是用来送给男朋友的可惜贝伦不知道,而且她说她不认为这段感情持续了很久她从架子上拿出一瓶药粉,说是用来遮盖身上的淤青的,她曾经看到几个月后克里斯蒂娜拿过,也许她的男朋友打了她贝伦继续说,克里斯蒂娜当时很害怕,因为如果侍女跟服务生的苟且之事被发现了,他们就会被扫地出门。胡里奥离开贝伦的房间后在走廊上遇到了本杰明,本杰明告诫他,他们服务生和艾丽西亚这样的小姐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让他保持应有的距离然而胡里奥却有些不以为然侯爵夫人的侍女在接待台跟接待员帕斯卡说话,眼神瞟着桌子上的登记入住本侍女离开后,艾丽西亚来询问帕斯卡她哥哥的下落,帕斯卡表示可以给艾丽西亚指路艾丽西亚和帕斯卡离开后,侯爵夫人的侍女趁没人赶紧跑过来翻看登记入住本她撕下了有圣玛利亚医生记录的那页,塞进自己包里,匆匆离开了然而帕斯卡回来后也发现了登记入住本的异样侯爵夫人将入住记录交给圣玛利亚医生,告诉他现在没有把柄了,希望他能告诉她真相就在这个时候,帕斯卡来找医生,说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要医生跟他走一趟,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原来是特蕾莎夫人藏了一手,她告诉医生他们的登记入住记录每周都会交一份给警方备案,所以医生要是以为撕掉一页就万事大吉了就太天真了她告诉医生,如果他逼她,她就能让警方拿出这些信息来调查他医生只能选择继续守口如瓶,他摸出侯爵夫人刚交给他的记录,还给特蕾莎夫人特蕾莎夫人已经联系了医生的夫人,今天他就被下了逐客令要离开饭店饭店楼下,医生的行李正在被一件一件的搬上车侯爵夫人在楼上看着,越发觉得特蕾莎夫人一定在隐瞒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海边的山崖上,艾丽西亚找到了自己哥哥哈维他们像小的时候一样躺在草坪上开着玩笑,一切看上去好像还是那么平和艾丽西亚问了哈维关于金刀的事情她表示自己相信哥哥,但是她希望知道哥哥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会让别人把罪责往他身上推哈维很不耐烦的说自己已经被警察审问够了,希望艾丽西亚不要再问他了艾丽西亚告诉他他是自己的哥哥,她必须要关心他可是哈维不领情,起身离开了,谈话不欢而散迭戈的手下向他汇报,还没有找到敲诈者,侯爵夫人的人到处都有,想避开耳目调查着实困难,迭戈说敲诈者随时可能带走钱,调查一定要尽快进行于是手下继续调查服务生的房间,他进到了一间房间翻翻翻翻发出的声响正好被门外经过的胡里奥听到了胡里奥打开房间门想看看里面怎么了手下躲在门口,摸出口袋里的刀胡里奥正要进门去,被叫住了原来是帕斯卡,胡里奥告诉帕斯卡他听到房内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帕斯卡让胡里奥不要掺和,当做没有听到(帕斯卡真的好奇怪。。)胡里奥离开后,帕斯卡赶紧进了自己的房间,将房门锁起来然后他蹲下身从橱柜底下抽出一只箱子箱子里有一些钱。所以帕斯卡就是那名敲诈者么?他带着箱子走出房间,在走廊上快速的走着,路上遇到了侯爵夫人的侍女维多利亚,维多利亚问他这个箱子是什么呀,帕斯卡很紧张的推开她,喝斥她不要碰箱子,然后继续快速走开了。维多利亚觉得很奇怪帕斯卡带着箱子来到大厅,正好被迭戈叫住,迭戈问他是要出去吗迭戈让他先放下箱子,去登记客人,帕斯卡只能照做厨房里,暖男安德烈斯正在跟贝伦谈论婚礼的事宜,但是心不在焉的贝伦觉得谈结婚太早了她敷衍着安德烈斯,说要去整理房间就先离开了胡里奥找到安德烈斯,希望他帮自己去问他母亲安吉拉一个问题,他拿出了那个袖扣交给安德烈斯大堂里,维多利亚趁着帕斯卡在接待客人暂时走开了,晃悠悠地转到接待台边,看看四周没人,飞速的拿出帕斯卡放在接待台下的箱子她把箱子拿到自己房间,打开它,震惊的发现里面有这么多钱她将箱子带去给侯爵夫人,夫人觉得这个箱子跟她儿子儿媳应该没什么关系但是,她顿了顿,也许有个能帮她大忙的人会对此感兴趣侯爵夫人让侍女去约迭戈,说要同迭戈一起喝杯咖啡帕斯卡回到接待台,发现箱子不见了,头上有个声音问他是不是一天都不顺呀怎么难过原来是小老头儿探长,他得到了特蕾莎夫人的允许,要搜查所有服务生的房间小老头儿带着几个警探来到走廊里,一间一间房间搜查起来路过的每个服务生他也要摸一摸查一查→_→这是为了确保他们没有从房间拿出东西带在身上小老头儿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胡里奥和安德烈斯的房间他打开房门,里面乱哄哄的,他东摸摸西摸摸不出意外的,找到了那把断了头的金刀,就是哈维之前放在这里嫁祸别人的索菲亚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自己的婆婆侯爵夫人正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自己的衣物,侯爵夫人举着她漂亮的衣服说,索菲亚怀了孕,这些漂亮的衣服很快就不能穿了呢~(感觉就是来看看索菲亚有没有孕妇装的→_→)果然,她接着说,看到索菲亚有备好婴儿的衣服,却没有适合她自己的衣服呢难道是疏忽了么索菲亚解释说,婴儿衣服是别人送的,其他的她本来打算去马德里买的,但是由于出了意外所以耽搁了侯爵夫人接着说哦圣玛利亚医生走的真早呢,本来还想同他聊一聊她接着强调,自己是侯爵夫人,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任务就是为侯爵的子嗣操心这话显然让索菲亚很不安侯爵夫人走后,她几经崩溃安吉拉正好在门外听到索菲亚的叫声,进门一看索菲亚已经昏倒在地上,安吉拉问她是不是孩子出什么事了有经验的安吉拉一模索菲亚的肚子,似乎知道了什么安吉拉一个人在熨衣间思考着刚才的事情,安德烈斯进来问她知不知道袖扣是谁的安吉拉一看就认出来袖扣是帕斯卡的并且她知道是克里斯蒂娜送给帕斯卡的,她没收了袖口之后又还给了克里斯蒂娜,随后她看到克里斯蒂娜给了帕斯卡安吉拉接着说,帕斯卡看走眼了,克里斯蒂亚可不是个好女人,不过这样她放心了,克里斯蒂娜可以离她的宝贝儿子远一点了然后她接着吐槽,儿子现在的女人更差了哈哈哈哈哈哈安德烈斯刚来到厨房,胡里奥准备问他袖扣的事情,一帮警探就过来抓住了安德烈斯小老头儿探长说要以杀害妓女的名义逮捕安德烈斯,胡里奥开口要为安德烈斯证明,说他们是室友,当晚他们在一起,却被小老头儿打断了,因为胡里奥曾经做过证,当晚他跟哈维一起在酒馆安吉拉见自己的儿子被抓住了,赶紧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小老头儿告诉安吉拉,他们在安德烈斯的房间里找到了那把凶器金刀,所以他们有证据认为安德烈斯同那起案子有关安德烈斯疯狂的喊着自己是无辜的安德烈斯被带走后,胡里奥想要安慰安吉拉,安吉拉抬手让他离开,让自己静一静艾丽西亚房间里,艾丽西亚正在侍女的帮助下穿衣服胡里奥敲门来送饮料,艾丽西亚知道一定是出什么事了他才来找自己,她支走了侍女,让胡里奥进来胡里奥放下饮料,告诉躲在门后穿衣服的艾丽西亚刚才发生的事,警方在安德烈斯的房间里找到了金刀,艾丽西亚立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很惊讶胡里奥请艾丽西亚去找哈维谈谈,只要哈维说出实情就可以救安德烈斯,但是艾丽西亚告诉他,即使哈维愿意,特蕾莎夫人也不会让他说的艾丽西亚很痛苦胡里奥想起那个打扫哈维房间的侍女可以作证,决定自己去找那个侍女谈谈,艾丽西亚说自己愿意和胡里奥一起去艾丽西亚边说话边艰难的拉着背后的拉链,胡里奥见状走过去帮助她拉上拉链,两个人之间微妙的感觉继续滋生胡里奥走后,艾丽西亚头贴着门,感受着内心再也压抑不住的情感门外的胡里奥也是一样安吉拉跑去质问特蕾莎夫人,自己将金刀交给特蕾莎夫人不是为了让她嫁祸给自己儿子的特蕾莎夫人则不在乎的说这只是个不幸的错误安吉拉见状便威胁特蕾莎夫人,如果她就这样让自己的儿子坐牢的话,她就会说出索菲亚夫人怀孕的真相特蕾莎夫人听后变得很紧张,她嘴上说不知道安吉拉在说什么,但是神情明显出卖了她安吉拉说特蕾莎夫人心里清楚她说的是什么事,也同样清楚安德烈斯是清白的安吉拉接着说,没有人会相信自己一个为了救儿子的母亲说的话,但是一定会相信特蕾莎夫人这样的人说的话,所以怎么做就看特蕾莎夫人的选择了请她告诉警察真相特蕾莎夫人思考着安吉拉要特蕾莎夫人在女儿索菲亚和儿子哈维中做出选择,舍谁留谁安吉拉走后,特蕾莎夫人慢慢的走向窗边,一个没站稳倒在了墙上,看来她也受了不小的打击特蕾莎夫人把儿子哈维带到树林里,问他为什么要将刀放在安德烈斯那里哈维说本来是想陷害安德烈斯的室友胡里奥的,但是他们一间房间他放错了特蕾莎夫人呵斥哈维,他根本不知道犯了多大的错误因为哈维的错误,自己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特蕾莎夫人告诉哈维,自己约了警察来这里,为了保全哈维的面子,同时也不给饭店蒙羞事情解决之前,她会对外说哈维外出旅行去了果然小老头儿探长带着几名警探出现了,特蕾莎夫人向他们坦白了一切哈维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她抛弃了自己母亲告诉哈维,是时候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了警探带走了哈维哈维一直到很远的地方还在喊着,母亲背叛了他,特蕾莎夫人坚强淡定的脸上浮现出悲伤的神情这边,安吉拉等来了回来的儿子,母子俩相拥而泣迭戈办公室中,侯爵夫人来找迭戈谈话一阵寒暄后,侯爵夫人说从儿子的信中她知道儿子在这里并不是很受欢迎,当迭戈被任命为饭店经理的时候,他非常失望迭戈说话也不客气,他直说阿尔弗雷多一点都不适合经理这个职位 哈~哈~哈~侯爵夫人接过话说,阿尔弗雷多是未来的伯爵,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可怕的对手侯爵夫人接着问整个饭店家族都有意疏远自己的儿子么情商这么高的迭戈怎么会这么回答呢侯爵夫人笑道迭戈的微笑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成年人的世界好复杂我不懂啊啊啊)侯爵夫人提出在自己不在的期间要迭戈当自己的耳目,密切监视自己儿子跟儿媳的一举一动侯爵夫人说自己知道索菲亚向她隐瞒了一些东西,而且这是她把儿子带离这里的关键,她想要知道这些作为交换条件,侯爵夫人拿出了帕斯卡的那枚箱子侯爵夫人认为这个箱子和里面的钱同迭戈想知道的一些事情有关系迭戈说这里面的钱是从饭店偷走的,问他们是从谁那里拿到的,侍女说是帕斯卡放在接待台下面的迭戈同侯爵夫人会心一笑,表明了这场交易正式成立索菲亚房间里,阿尔弗雷多体贴地陪在妻子身边索菲亚告诉他自己需要他陪在身边阿尔弗雷多也回应她,无论自己的母亲多么想拆散他们,他还是会陪在妻子身边索菲亚很不安的问侯爵夫人就是为了破坏他们的婚姻才来的吗阿尔弗雷多安抚着妻子,再次强调自己绝不会离开妻子他继续说只要他们的孩子一出生,他妈也就没办法了,听到孩子,索菲亚的表情又变得不自然,她借口说自己累了艾丽西亚来到厨房寻找打扫哈维房间的侍女她看见安德烈斯回来了,恭喜他被释放然后同胡里奥相视而笑这一幕被安德烈斯看到了,他告诉胡里奥,要跟艾丽西亚小姐保持应有的距离,否则会惹上麻烦的胡里奥却说自己和艾丽西亚只是朋友艾丽西亚正在隔墙听着他们的对话安德烈斯告诉胡里奥之前要他查的袖扣,那是帕斯卡的,帕斯卡和克里斯蒂娜是一对儿胡里奥来到大堂找到帕斯卡,拿出袖扣,问这是不是他的帕斯卡承认这是他的,还拿出另一个袖扣证明这是他的胡里奥直接问帕斯卡,是不是克里斯蒂娜的男朋友,帕斯卡听到克里斯蒂娜的名字震惊了胡里奥接着说自己已经知道帕斯卡就是那个敲诈者他不会告诉别人,但是帕斯卡要告诉他实情帕斯卡惊恐的看着胡里奥这时迭戈过来找帕斯卡,还带着之前那个箱子,他命令胡里奥去给餐桌上菜让帕斯卡来自己办公室这一幕被艾丽西亚看到迭戈办公室里,迭戈质问帕斯卡箱子是怎么回事帕斯卡说是刚才和他说话的那个服务生,胡里奥,拖他暂时放在那里的,刚才胡里奥就是想拿回箱子离开这儿出了办公室,帕斯卡指着胡里奥所在的方向迭戈朝胡里奥走过去,胡里奥见状不对,赶紧拔腿跑啊,迭戈接着追追追艾丽西亚注意到迭戈走后的帕斯卡似乎举止异样她走进迭戈的办公室,借口让帕斯卡帮自己在入住名单上找一个客人帕斯卡说自己有急事,意思让艾丽西亚不要耽误他的时间,语气中已经没有了对小姐的尊敬艾丽西亚有些吓到了帕斯卡走过去,用刀抵住艾丽西亚的脖子,让她闪开不要妨碍自己离开这里艾丽西亚请求帕斯卡不要乱来帕斯卡逼着艾丽西亚走在自己前面帮自己提着箱子出去另一边,胡里奥和迭戈继续玩着追逐的澳门真人线上赌博帕斯卡拽着艾丽西亚走出饭店,看上去很不自然另一边胡里奥终于在树林里甩掉了迭戈,却看见远处艾丽西亚被帕斯卡挟持他赶紧绕过去要救艾丽西亚帕斯卡受到惊吓,举刀对着艾丽西亚,威胁胡里奥不要再靠近了胡里奥请求他不要乱来,他只是想知道克里斯蒂娜的事情他告诉帕斯卡,自己就是克里斯蒂娜的哥哥帕斯卡迟疑了胡里奥接着问帕斯卡敲诈迭戈是与克里斯蒂娜有关吗帕斯卡质疑胡里奥说的话艾丽西亚开口说之前克里斯蒂娜送给帕斯卡的袖扣,那个就是胡里奥父亲的东西胡里奥接着说,自己知道妹妹把袖扣放在了枕头下面,并且写信告诉了自己。帕斯卡似乎相信了。胡里奥问帕斯卡对自己的妹妹做过什么吗帕斯卡说自己爱克里斯蒂娜,自己永远不会伤害她那是迭戈杀害了克里斯蒂娜吗,胡里奥问帕斯卡回答,不,迭戈没有杀害克里斯蒂娜....他还没有说完,砰的一声,枪声响起只见不远处迭戈举着手枪,可见刚才就是他开的枪。~~~~~~~~~这集就到这里结束啦~~~~~~感谢观看~~~~~~下集我会尽快PO出来的,如果您觉得还不错,麻烦点个赞我会更有动力的~~~谢谢么么哒(づ ̄ 3 ̄)づ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