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德克·巴萊[上]:太阳旗》电影图解


简介:媒体评价(凤凰网)《赛德克-巴莱》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史诗电影。它基于史实所展开的创作,没有刻意地升华与迎合,只有赤裸地展示和呈现。 《赛德克·巴莱》(上)太阳旗【百度百科】雾社事件,是于1930年在日据台湾发生的原住民抗暴事件,地点位于今南投县仁爱乡雾社。事件起因是由赛德克族马赫坡头目莫那·鲁道率领德克达亚群各部落(赛德克族因语系差异后从泰雅族独立正名为赛德克族,而现太鲁阁族于日治时期归依为赛德克亚族之一群,两族有共同的起源与文化,但后却因地域问题分道扬镳)因不满日本当局长期以来苛虐暴政而联合起事,于雾社公学校运动会上袭杀日本人,事发后立即遭总督府调集军警,以飞机、山炮、毒气等武器强力镇压,而在1896年至1930年间,台湾原住民死士先后发动150余次武装抗日行动,尤以1930年爆发的雾社事件最为惨烈。莫那父亲,鹿黑鲁道的声音:莫那!别急。。。好猎人要懂得等待时机黑色的一坨是一只山猪有一个原住民说,走开,让我来。然后追上山猪。后面还有两个人跟着拉弓射箭!弓箭射中山猪的腿了!神箭法。走进了一点,然后这个带头的在塞弹药!一边还要看着山猪画面一转,大雾中隐隐约约有几个人。那时候山猪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了。然后就向那三个人冲去!刚刚塞弹药的人挥挥手,后面两个人就开始射箭。山猪还是继续冲过来然后这位小哥就向山猪开了枪几乎在同时,他自己也被子弹打中。山猪也被子弹打中。这两个人看到这样也转身要逃了这是刚才迷雾中的那些人,现在向那两个人开枪。这个开枪的是鹿黑。开枪的小哥已经倒了,后面两个人还在逃跑,但是有一个人也被打中了然后鹿黑那一帮人就跑到河边可是面对的是急湍的河水,说不好会没命啊那两个死了的人就在对面这就是我们年轻的莫那。莫那跳下石头然后大叫让开挤开人群然后就跳进水里了。鹿黑不断叫着自己的儿子莫那只身向对岸游去。每个族人都很担心莫那。水下的镜头到岸了他们看起来很紧张,虽然他们的样子看起来比较二!一上岸莫那就奔向那两具尸体。。。还拔出了猎刀这个嘛,子弹好像打中他的右边肩胛骨的位置,估计还死不了。莫那一只手抓住他的头,一只手拿着猎刀手起刀落。收获一颗人头。对岸的人在欢呼~莫那手上拿着的是用袋子装着的人头,然后继续走到另一个尸体同样手起刀落,收获一个人头。咦,看到了什么?继续跑原来是山猪。莫那扛起山猪。鹿黑在叫莫那,因为刚刚没死的那个去搬到救兵了,莫那再停留,被狩猎的就是莫那了追莫那的人叫干卓万人。莫那向后一看。这边的人也赶紧回到林中寻找有利的地方,准备开战。鹿黑叫儿子快跑,不要山猪,性命要紧。追兵已经到了莫那也遭到了攻击,但是幸运地躲过了莫那那边的人也在帮莫那逃脱。打死了一个干卓万人莫那还在跑,干卓万人说快打死莫那这个枪手,瞄准莫那,开枪子弹打中山猪。山猪掉了进水中,莫那向身后一看然后就跳进了水里。水流湍急,必须要固定好自己,所以莫那拿出猎刀,插在石头上。莫那把头伸出水中然而枪手早已有准备其他干卓万人也在瞄准莫那,开枪和射箭鹿黑叫莫那躲下去于是莫那又到了水中过了一会,莫那再也没有探出水面难道已经被水冲走了?还是死了?到底去了哪里了?鹿黑也不确定,但还是不敢松懈莫那拔出猎刀在水中游枪手也不知道莫那去了哪里不敢松懈莫那突然出水干卓万人发现了立即转变方向啊就开始不停地开枪但是都没打中莫那枪手也准备开枪莫那老爸看到了枪手于是开枪子弹打在了石头上,成功引开了枪手的注意力莫那终于跑到对岸了,但还是被攻击这是莫那这边的人,不断开火鹿黑叫他们都快走干卓万人也在跑但是枪手还是没有走,瞄准了对岸但是对岸已经没有人了好吗= =然后传来了莫那的声音:听好了,我叫莫那鲁道!以后听到这个名字要小心了!【很狂妄坚毅的眼神,一点也没有怕过了一会儿,枪手才把枪放下。莫那那边的人,先剧透啦,马赫坡的。他们在过河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叫浊水溪。。。画面又转了,然后慢慢向下拉马赫坡一行人走在悬崖峭壁边走过了美丽的樱花林过了樱花林就到平地了【好好记住这里】,莫那和父亲一边塞弹药一边走了出来有一个高楼,用来放哨的吧鸣枪。莫那站着的地方和高楼还有一定的距离嗷呜!欢呼唔唔唔笑得好好看高楼的人立即下来了大人小孩都奔去门口那边,大家都在问:是谁要当英雄了吗?到底是谁啊?看到脸的是莫那的妈妈。别人告诉她莫那回来了,英雄是她家的莫那啊莫那的妈妈拿出了什么大家都在像莫那挥手迎接莫那笑得好看的莫那大家都很高兴莫那脸上有一块疤莫那的母亲说:莫那!你已经血祭了祖灵。我在你脸上刺上男人的记号,从今以后。。。原来母亲刚才拿的东西是刺图腾的东西。妈妈说:从今以后,遵守祖律的约束,守护部落守护猎场在彩虹桥上,祖灵将等候你英勇的灵魂。【赛德克族信仰彩虹】画面慢慢变红,然后片名就出来了:《赛德克巴莱——太阳旗》。《赛德克·巴莱》是《海角七号》导演魏德圣所执导的影片,该片筹划长达十二年、跨国动员两万人拍摄。电影在台湾上映分为《赛德克·巴莱(上):太阳旗》和《赛德克·巴莱(下):彩虹桥》两部分。黑屏君·1895年签订马关条约。西方的列强看到中国连小国日本都打不过了于是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之前也许也会忌惮一下中国,因为中国输给当时最厉害的英国情有可原,而且之后洋务运动也操练新军,建立了北洋水师等。但是北洋水师在甲午战争的战败了,输给了小国日本。所以就被瓜分了。中日两军这个大臣在下日军的船居高临下的日军向上望了一眼挥挥手说再见然而我们的大臣不鸟他们,自己坐在椅子上了。真是傲娇气息满满的~然后我们的大臣就走了·胖胖的司令说,台湾岛是帝国的新版图,未浴皇恩之地虽然岛上的人民好逞凶斗狠,据闻已经武装要抵抗我军的接收但尽是散兵游勇,无需畏惧!在基隆港登陆之后,由北至南全面扫荡必须使岛民不再有狎侮之心,诚心臣服在我太阳帝国下特别是蕃族割据的心脏地带,这里的高山,林产,矿产。。。无限的宝藏呀。。。这一边,莫那和父亲还有其它马赫坡的人狩猎莫那昨晚梦到了一只眼睛有白色斑纹的鹿父亲示意莫那先停下来然后这只小鸟就在唧唧唧地叫着,莫那他们就看着这只小鸟小鸟飞走了,然后莫那父亲说:祖灵鸟唱吉利的歌了!去追猎你梦中的鹿吧!来一场丰盛的婚礼吧!这时候日军已经在基隆登陆了,步步逼近这边就是说要武装抵抗的,的确是散兵游勇还怕的不小心提前开枪了= =旁边的大哥一脸不爽你装个毛无辜啊所有人都冲了出去了拔刀!其实报国之心还是有的只是真的战斗力是硬伤好不好基隆的那一边在打生打死,这一边莫那在追猎自己梦中的鹿大家追着鹿跑莫那瞄准鹿然后射箭那只鹿应声而倒声音对应过来,也死了一个人掉下了城楼日军轰开城门所有人都在惊慌逃跑日军进城用马拉着一个汉人其他日军对汉人施暴惊慌失措的百姓司令缓缓而来扫视了一下一个汉人从楼梯滚了下来看到了那支旗然后拔刀!砍断了那面旗鹿好像听到声音,稍稍转头莫那慢慢挪动着鹿还没发现莫那于是莫那移动到另一棵树,举起猎枪瞄准突然事业总出现了个人头看了看然后继续瞄准开枪贴着别人的耳朵过去了。这个小哥惊讶地看着莫那一副要杀人的样子霸气地说!还在盯着人家那只鹿已经中枪了= =莫那走向那只鹿开始宰鹿了,远处的小哥还是不敢过来喝了一口鹿血莫那像小哥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小哥终于走了过去拿了一个内脏出来吃莫那把那个内脏递给小哥,小哥也接了过来小哥也咬了一口莫那一边吃一边笑有人拿了一个烧着的木头出来原来是莫那老爸用来点烟父亲大人叫大家尽情地跳舞~这是莫那老婆最右边的是莫那,围着他老婆跳莫那老爸叫亲家起来跳舞然后就跟亲家说,这是我的儿子莫那鲁道!马赫坡最勇敢剽悍的勇士!将来一定是部落的大领袖!你把女儿嫁给他是非常明智的!!!【儿控气息满满,骄傲气息满满的父亲大人还是叫所有人跳舞!高楼上的人虽然在放哨也跳了起来莫那爸爸说,大家都替他们开心啊~大家都要开心啊~黑屏一些死囚在游街看来数目不少。街上的表情木然,我想起了鲁迅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居高临下的司令看着在沟了走着一头猪这些人都是当时要抵抗的人一个汉人从门口走了出来,生活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收拾好箩筐突然一个小孩子说老朋友。老板向门口那边望去。这个小哥也是原来是莫那带着马赫坡的人看来有点担忧?小孩继续叫,但是莫那完全完全没有理他。。。老板叫他们过来这边莫那叫了一下老板,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皮毛,又指了指旁边的盐,要以物易物莫那把自己的帽子脱下来让老板装盐= =小孩你真是锲而不舍。。。高冷的莫那完全吓到小孩了马赫坡的一个小哥望向门口那边先剧透,这是道泽人那个小哥叫了一声莫那示意他道泽人来了莫那看向门口自己念念有词老板也叫他们过来。屯巴拉应该是他们的住处或者猎场什么的莫那手握猎刀老板看到了之后神情紧张莫那也看了过来老板告诫莫那莫那的手放了下来。右边的是道泽人的头目莫那一直盯着他们道泽人也盯着莫那,完全不敢松懈啊马赫坡的也盯着道泽人盐已经装好了。眼神还是非常不善老板眼里也充满警告的意味故意的肢体碰撞什么的最有挑衅的意味了然后头目听到了莫那的笑声莫那嘲笑他们说,走那么远的路,就只带了这么一点点猎物来交易?左边的是头目,右边的孩子带着兽牙吊坠,也看着莫那头目也不打算挑起事端但是莫那说得更过分了小孩看着莫那头目站起来,说,莫那鲁道,你别嚣张,我没有在怕你!用一种“你居然敢顶撞我”的眼神看着头目这时候,带兽牙吊坠的小孩不怕死地说:“莫那鲁道!我是铁木瓦力斯,我长大后一定会猎下你的人头”头目用手挡着铁木。莫那应该是想走过去和铁木打一架,然而老板来了,莫那也停住了老板的眼神真的非常到位莫那再看看旁边眼神到位的护院啊。。。后面那头牛萌萌的还有一个护院莫那放狠话了,然后就走了莫那问旁边的小哥那个头目是不是铁木奇莱。小哥说那个应该是铁木瓦力斯吧。。笨笨的小哥。小哥说不知道,那个男的不大有名临走还不忘看一看道泽人一回到部落就说年轻人带上武器跟他们走这是莫那老婆。已经有了身孕拿了猎枪立即跑道泽人也在走回部落折得很不寻常的叶子,似乎是人为的铁木警惕起来了,向四周望去,觉得被埋伏了拉了一下头目的袖子头目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也朝另一边看看然后叫后面的人快跑回头想要拿但是头目叫快跑也只能暂时放弃了马赫坡的人开始开枪射箭什么的有一个倒下了,背着也要把同伴背回去啊子弹打中了一个道泽人的包兽牙吊坠被树枝勾走了铁木要回头拿但是头目叫他他也只能走了铁木突然停住转身然而莫那早已经瞄准了他开枪的时候,一个马赫坡的人突然跳到铁木的前面,然后就被子弹打伤了惊魂未定的铁木,下一秒立即逃跑了要杀人的眼神后面的人好心提醒他打伤自己人了神情痛苦的小哥莫那把兽牙吊坠从树枝上扯了下来之后,走到小哥面前,霸气地说。但还是把枪伸了过去,其他人立即去拉他上来莫那看看自己手中的兽牙吊坠把它扔了出去,死死盯着铁木逃跑的方向这边是日军的阵营这个小哥提议在山中铺设铁道,虽然十分困难,但是要开发山中的林产,一定要做好交通隔壁的人说到一半:虽说山区丰富的资源不开发可惜。。但是山上的生蕃提议做好交通的是大尉。一个士兵就带了个赛德克族的女人来了。女人只能把他们带到人止关,然后自己在眉溪老家过夜,不敢把日军带进其他部落的猎场有点扁嘴但还是礼貌地说然后大尉就带着他的兵,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刚才跟他聊天的军官提醒大尉要小心,山上的生蕃很凶的。。。日军晚上休息的地方叫醒另外一个士兵起来站岗站岗小哥想要吸烟谁知道掉地上了,蹲下去伸手去捡,但是看到了旁边的花瓣,便捡了起来放在手中仔细看又向上看了看黑屏君漫天的樱花。士兵醒来之后觉得很漂亮大尉也抬头看,昨夜夜黑,竟然不知道睡在这美丽的樱花林中士兵惊讶地问一个赛德克族的人闪过大尉闻声立即转头看了过去樱花飘落到大尉的笔记本,大尉把它捡起来看发出感叹但是在大尉感叹的时候别人已经准备好猎杀了枪声响起,大尉应声而倒一只蜜蜂飞到枝头的红樱花一只蜜蜂撞到了一个窗口?一个日本的司令用手把它抓了起来封锁雾社!禁止汉人与雾社蕃的一切交易!大尉的遗物突然感觉手有点异样,谁知道。。那只蜜蜂爬了出来!日军的声音。老板从屋里拿了个洋枪就跑了出来谁知道一跑出来就。。。。司令骑着马,把老爸逼到了门边然后,老板被赶走了日军在悬崖峭壁上行走镜头往上拉,如果你还看不出来什么,那就。。这样看吧!日军上面都是赛德克族的人【我真的分不清他们是哪个部落的别为难我】对面也是,还多了很多石头每个人都在瞄准这个头目看了看下面的日军立即就有一个死了带了披肩的那个是老大一片混乱不断换枪不断开火已经乱作一团,只能躲老大开枪这边有人倒下。我只是不明白为啥射程那么远。。。继续开火啦,但是有人掉了下去了,叫巫黑老大叫撤退完全撤退不了啊马赫坡的也赶到了中间的桥有几个人跑过的身影,估计是莫那他们。。。然后这位兄弟向对面挥了挥手我也不知道他说的异族人是莫那还是日本人然后拔出刀砍断绳索哗啦啦的石头才刚发现石头的日军全部石头都被推了下去老大竟然还没死砸死了不少人有的日军甚至掉下悬崖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头目已经带领自己部落的人冲下去杀人一刀解决一个总之就是被杀了好多人此处略过莫那老爸出来了,捅死了一个日军莫那也从下面爬了上来追着老大我们来个GIF看看!日本的司令在看一本书,那是《台湾记略》作者林谦光。《台湾纪略》一卷是台湾第一部地方志。司令去舀了一勺酒喝之后,问。【实际上,台湾原住民各部落在早年的关系如同国际关系,有一些部落保持友好关系,但有更多部落敌对(因为长期有互相出草及争抢猎场的习惯),即便是语言互通的不同部落,也不乏敌对者;日本人就是利用部落间的仇视,威胁利诱亲日原住民,或者取得亲日原住民的主动合作,讨伐反日原住民。】来自百度百科这些是干卓万人,带着许多酒,似乎在等人一个干卓万人说拿着刀的是他们的首领莫那带着马赫坡的人向干卓万人招手【记不记得一开头莫那和干卓万人已经结下了梁子?杀了他们两个人】这边也欢迎他们两股人相互打了招呼之后,莫那就把自己头上的帽子送给头目并为他戴上帽子。日本人不让汉人和他们交易所以莫那他们就和干卓万人交易了头目拿起披肩来看莫那用手挡开,并说了句笨蛋看起来好严肃但是不久,头目就招呼自己的人拿酒来莫那也笑了。。。两股人拥在一起分酒喝这应该是他们表示友好的喝酒方式喝完之后,莫那自豪地说:你看!这是我莫那鲁道在人止关杀的,可是异族人的头目哪!头目一听到莫那鲁道这个名字就立即抬起头来。头目念了一句还是自豪地说又继续喝了一杯夜晚了,莫那在一边吸烟斗一边看星星一个干卓万人叫醒头目一坐起来就问莫那在哪里,还抱怨一直都灌不醉莫那已经有好几个干卓万人聚了过来了,看天色是快要天亮的样子?拔刀杀人了莫那终于合起了眼睛身边都是醉倒的马赫坡社的人干卓万人已经开始悄悄地砍人了。。。再不起来真的要灭顶了头目来到莫那跟前,拿起猎刀准备砍下去谁知道莫那还是醒了,被偷袭当然惊慌他们俩打斗场面的GIF莫那叫醒自己部落的人,叫他们快逃然后马赫坡的人就不断的在逃跑,喝醉的人战斗力根本就是零。。。然后后面的干卓万人也在追。头目举起猎枪射死几个人?逃跑和追赶的。然后背景音乐开始响起来了,带着一丝凄凉。尸体漂在溪水上不停地逃干卓万人和日军一起喝酒,亲昵的很莫那的父亲说:守桥的祖灵说‘来看看你的手吧!男人摊开双手,手上是怎么也揉擦不去的血痕’认真听着的小莫那‘果然是真正的男人呀!’日军已经进到丛林里面莫那叫部落里面的男人都出来,带上武器。那时候在下大雨。‘去吧!去吧!我的英雄!你的灵魂可以进入祖灵之家!去守住那荣誉的猎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