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皮鼓》电影图解


简介:战争中的德国,战争中的人民,一切都可能发生,当孩子厌烦了大人的生活决定不再长大,世界却也走向了另一种可能。 《铁皮鼓》这次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西德魔幻现实主义影片《铁皮鼓(锡鼓)》,该片改编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君特·格拉斯的《但泽三部曲》第一部,由西德导演施隆多夫指导,于1979年上映,获得了奥斯卡奖最佳外语片和金棕榈奖,是一部充满了政治隐喻的电影影片开始,一个女人在田野上烤土豆吃画外音,由本部电影的男主角奥斯卡讲述。故事发生但泽地区,此地区的归属问题在历史上有着很大的争议,德国与波兰之间的争夺很激烈。这个女人是奥斯卡的外祖母,还未出嫁。此时是1899年。这是她的习惯。原著中如此远处传来一声叫喊安娜的正脸,在嚼着土豆远远地跑来一个人跑到了安娜的面前,远处是两个警察,正在追这个男人男人祈求安娜把他藏起来,躲过警察安娜抬头看了看警察,若有所思掀起了自己的裙子难惹迟疑了一下钻了进去安娜重新坐了下来,还真的看不出来那两个警察追了上来四处张望安娜淡定的又拿起了一个土豆吃两个警察走了过来,问安娜有没有见到一个人跑过去那个男人叫做科尔雅切克,犯了纵火罪安娜这么说随便指了个方向但是警察表示不相信用刺刀在安娜的土豆筐里戳了两下条子没有发现那个男人,以为他跑到了别的地方。安娜默默地理了理裙角突然,下起了雨,看来是天不亡那个男人条子离开了,安娜还坐在这里见警察走远,安娜站起身来安娜说那人说他其实叫做乔瑟夫背上土豆,两人也离开了后来,乔瑟夫和安娜结婚了,剩下了一个孩子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还是被条子发现了远处的是乔瑟夫,近处的三个人是警察哦,是四个,在举枪瞄准安娜抱着孩子过来阻止他们没有打中约瑟夫纵身一跃,跳入了河中,从此再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除了一个传说,他到了美国,做了百万富翁而安娜仍然像往常一样生活,以卖货为生时光飞逝,一战爆发了,安娜也老了,没有鹅可以卖了只能靠卖这个东西为生仍旧放在他的裙子底下这是安娜和乔瑟夫所生的孩子阿格妮丝,也就是奥斯卡的母亲,已经长大成人了(字幕均为奥斯卡的画外音)她有一个表哥,叫做扬,他去应征了征兵体检现场,扬正在接受检查经过检查,医生们认为他体检不合格,无法参军阿格妮丝听到扬无法参军,不用担心生死,两人喜极而拥然后又接了吻后来阿格妮丝成为了一名护士左边的男人是医院的厨师,叫做马策拉特集市一景。战争在继续,人们的生活也在继续。但泽宣布脱离德国,成为自由邦波兰人在这里开办了自己的邮局,扬在里面工作马策拉特也仍旧留在但泽马策拉特和扬,他们在讨论民族问题,各个民族都在这里融洽共处安娜和阿格妮丝从远处看着那两个人两位男士都在争取阿格妮丝,却能彼此敬重本部电影的主角奥斯卡开始介绍自己这段故事发生在九月初,也就是处女座所在的那个不平凡的月,大雨夜奥斯卡在这时降临人世产房里影片模拟子宫内的情形,奥斯卡居然睁着眼睛阿格妮丝在分娩刚刚出世的奥斯卡的独白奥斯卡是一个男孩子,从安娜喊的名字可以看出来,阿格妮丝最终和马策拉特结了婚这是从奥斯卡的角度拍摄的。马策拉特和扬一前一后进来,两人表情却一喜一悲奥斯卡的头正了过来,看向了他的母亲刚刚出生的奥斯卡,护士在给他冲洗马策拉特搬了称进来马策拉特在想以后的事情本剧中的关键物品即将出现马策拉特许诺,当奥斯卡三岁时,将会送给他一个铁皮鼓(锡鼓)奥斯卡的独白,这也是电影中魔幻现实主义的表现之一,小奥斯卡一生下来就有了记忆和思考的能力奥斯卡有强烈的返回母体的愿望,可是脐带已经被剪断,而又有铁皮鼓的诱惑刚出生的奥斯卡想象中三岁的奥斯卡,已经得到了铁皮鼓他从此一直盼望着三岁的生日扬与安娜在一起弹琴唱歌家庭晚宴上已经三岁的小奥斯卡从沙发背后探出头来,手里拿着铁皮鼓的鼓槌奥斯卡看着扬和自己的母亲两人似乎仍有情愫扬的手小奥斯卡都看在眼里马策拉特从地窖里搬了许多酒上来马策拉特用刀在门上留下了奥斯卡成长的印记1927年的九月十二日马策拉特在想象奥斯卡长大后的样子大人们在一起打牌取乐小奥斯卡却想要躲到祖母的裙子下扬在用脚挑逗阿格妮丝阿格妮丝却面不改色奥斯卡离开了客厅他看到了母亲、父亲与扬之间复杂混乱的成人关系,以及他的未来他不想接受如此混乱的成年,便决定不再长大一直生活在三岁,当个矮人,可是又该如何实现呢?突然,他看到了开着的地窖口,走了下去卸下了铁皮鼓故意一脚踩空,摔了下去大人们听到声响,急忙跑了过来发现了摔倒在地上的奥斯卡阿格妮丝质问马策拉特,小奥斯卡在流血众人将奥斯卡送去医生那里,阿格妮丝还在愤怒地喊叫安娜也悲痛欲绝医生检查后说,看来问题不大奥斯卡的内心独白没有严重的外伤,却从此不再长大,变成了一个矮人马策拉特的店奥斯卡无论到哪里都背着自己的铁皮鼓,寸步不离安娜不想让奥斯卡继续敲鼓,想让他把鼓给她马策拉特想用抢夺的办法鼓被抢走了,奥斯卡开始惊声尖叫声音震碎了时钟的玻璃大人们感到十分吃惊奥斯卡发现了关于自己的这个秘密,他可以用声音震碎玻璃,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拿走他的鼓奥斯卡在和小伙伴们玩耍一队纳粹的鼓乐手走过街头,市民们用东西扔他们马策拉特在推销自己的蔬菜小奥斯卡被送到了学校,老师叫做...老师问老师看见了奥斯卡,凭着鼓和身高认出了他老师不希望奥斯卡在课堂上还继续敲鼓老是想要拿走,可是奥斯卡不让又敲起了鼓老师的耐性被磨完了,可奥斯卡仍不停止上教棍奥斯卡开始发挥自己的武器——尖叫老师的眼镜都被震碎了惊慌失措阿格妮丝带奥斯卡去看医生,关于他不再长大的事情医生想让奥斯卡把鼓拿掉,方便检查,可是奥斯卡就是不撒手奥斯卡愤怒了,又开始尖叫医生的培养皿一类的东西被震碎散落一地医生十分惊奇,表示将对此写一份研究报告。认为是他的喉部产生了形变孩子们在玩做饭的澳门真人线上赌博,可是有点跑偏,往汤里扔了两只青蛙,还撒了泡尿他们想让奥斯卡喝,奥斯卡跑开了可还是被抓住硬生生往他嘴里喂孩子们灌完奥斯卡就离开了只留下奥斯卡一个人的怨念奥斯卡觉得在家里收到了禁锢,便期盼着每一次的外出这就是扬供职的波兰邮局内景奥斯卡的鼓被敲破了,妈妈表示准备给他买一个新的原来是阿格妮丝和扬的幽会,为了掩人耳目而带上奥斯卡奥斯卡笑着,却很阴森两人离开邮局奥斯卡追了上去扬找借口先离开还给了奥斯卡买鼓的钱母亲带着奥斯卡走到了街对面的商店店主人问是不是来买新鼓的阿格妮丝每周四都会来这里与扬幽会推销商品,却是以很便宜近乎白送的价格店主让奥斯卡自己挑一个新鼓阿格妮丝请求店主帮忙照顾奥斯卡半个小时,说是自己有些急事店主同意了店主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奥斯卡看准时机,偷偷地跑了出来,一路跟着看着母亲消失在了街尾扬在那栋建筑的上面进入了一家小旅馆奥斯卡看见了扬迫不及待地开始干正事,毕竟只有半个小时肉搏。。。小奥斯卡看到了突然他发现了高高的钟楼爬了上去对着那间旅馆的方向尖声叫喊震碎了玻璃无数十分愤怒,为着大人世界的混乱行人避之不及,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阿格妮丝听到动静,探出身子查看奥斯卡则躲了起来画外音事实上是德国一直保护着但泽,使它免受战争的侵扰马戏团来到了这里两个小矮人在表演一家三口也来观看演出奥斯卡看到小矮人的演出,激动地站了起来还有小矮人的演出小矮人们的演出这就是贝布拉,在用高脚杯演奏音乐。奥斯卡看的很入神演出结束了,奥斯卡来到后台遇见了贝布拉他从十岁开始不再长大贝布拉询问奥斯卡的年龄,这是奥斯卡的回答而贝布拉已经即将53岁了奥斯卡向贝布拉展现自己的才艺,将灯泡震碎了贝布拉邀请奥斯卡加入自己的演出而奥斯卡却对此没有多大兴趣贝布拉如是说,这样才不会被人摆布如果没有人表演,场地就会被外来的人占据,进行演讲。貌似在讽刺纳粹和种族歧视奥斯卡的父母到后台来找他贝布拉希望两人仍会见面小矮人总是会引人注目。之后两人道别一家人离开了马戏团墙上的照片,贝多芬和希特勒马策拉特买来了一台收音机,用来听元首的演讲撤下了贝多芬,将元首放在了正中。这时元首已经上台扬来探望,还带了一面新鼓正巧马策拉特要出门,去参加纳粹的示威和演讲集会扬的立场受到了马策拉特的批评扬如此反驳,自己是波兰人,自然要站在波兰一边。之后马策拉特便离开了奥斯卡在摆弄收音机纳粹的演讲一战后签订的凡尔赛条约使德国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因此许多德国人都想一雪前耻,这也是纳粹上台的原因之一而但泽也是被凡尔赛条约所分割出去的原德国领土之一。演讲一直在宣扬德国的民族自豪感奥斯卡也带着他的鼓溜到了演讲这里钻到了演讲台下面,从木洞里向外看去乘车而来乐队开始奏乐奥斯卡也敲起了自己的鼓,带乱了乐队的节奏演讲人察觉到了异样,回头查看,却没有发现问题出在哪里乐队的演奏逐渐变成了拉德茨基进行曲,人们和歌起舞演讲变成了一场盛大的舞会演讲人还在孤单的举着手臂突然下起了大雨,人们四散奔逃,回家收衣服去了奥斯卡在成功的毁掉了演讲后,也向家奔去党内高官们都乘车离开演讲人则落在最后几天后,一家人来到海边,还有扬扬和阿格妮丝又在调情,马策拉特没有发现,却被奥斯卡看见渔夫从海里拉上来一个什么东西,貌似是马头马头里钻了许多鳗鱼,两人在将那些鳗鱼倒出阿格妮丝忍不住恶心,吐了起来扬真是时时不忘调情。奥斯卡则在瞧着自己的鼓回到家中,马策拉特在做刚刚从渔夫那里买来的鳗鱼阿格妮丝受到了刺激,表示坚决不吃她还强调自己坚决不会再吃任何鱼马策拉特让剩下的三人尝尝扬出来打圆场马策拉特硬要喂给阿格妮丝吃,不过她逃开了,扬变成了受害者奥斯卡见势不妙,自己躲了起来,躲到了卧室的储物间里阿格妮丝受不了刺激,趴到卧室的床上哭了起来马策拉特让扬去安慰阿格妮丝结果变成了调情他们却都没有发现奥斯卡看到了这一切,他又一次看到了大人世界的糜烂过了许久,阿格妮丝又走了出来,开始吃鳗鱼马策拉特看呆了波兰邮局对面玩具店的老板马可斯,他在向阿格妮丝阐释关于选择波兰还是德国的立场问题马可斯突然向阿格妮丝表达了爱意,却被拒绝马可斯说他们可以一起离开这个地方,远赴他乡,还可以带上奥斯卡阿格妮丝坚定地拒绝虽然被拒绝,却还是不忘叮嘱阿格妮丝选对立场阿格妮丝带着奥斯卡来到了教堂奥斯卡看到了圣婴,觉得很像自己,便卸下鼓挂到了圣婴的脖子上,将鼓槌放到了他手里奥斯卡想让圣婴敲鼓,圣婴当然一动不动这时,阿格妮丝在向神父忏悔关于自己偷情的事她没有办法和扬断绝往来,虽然后果可能很严重阿格妮丝已经怀上了扬的孩子神父看到了正在作弄圣婴的奥斯卡,过来制止阿格妮丝对如何对待奥斯卡也充满了疑惑,便问神父她爱他,但他已不是小孩子,而且总是惹麻烦马策拉特的店里阿格妮丝一抓到闲暇时间就吃鱼是吞咽而不是咀嚼,似乎想要赎罪或忘却奥斯卡看着自己异样的母亲最终还是马策拉特发现了阿格妮丝的异样,她这样已经很久了,并告诉了安娜还在大口大口的吃,家人却无计可施安娜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阿格妮丝开始哭诉,只有母亲能在这种时候值得依靠母亲也回想起了往事母亲已经知道了一切但他却并不为此担心阿格妮丝却表示绝不会把孩子生下来马策拉特问,他表示并不在意这个孩子是谁的后来,阿格妮丝因暴饮暴食而去世,人们将她下葬马可斯也来到了葬礼其实马可斯是个犹太人,人们看到了他便想把他轰出去。这时已经开始种族歧视了马可斯默默离开,却遇到了奥斯卡奥斯卡的鼓坏掉了,马可斯让奥斯卡去找他,他会再给奥斯卡一面新鼓这句...应该是暗指19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把,物价飞涨回家的车上,两个人夹着仍在敲鼓的奥斯卡人们都走掉后,马可斯独自前来吊唁阿格妮丝安娜对着火堆发呆,奥斯卡则躲到她的四层裙子底下,寻求温暖和庇护画外音,奥斯卡的独白一天,一栋房子突然失火。应该是对犹太人的迫害,这栋房子貌似是犹太教堂曾经有个玩具商,叫做马可斯纳粹信徒破坏犹太人的店铺,史称水晶之夜马可斯面对如此羞辱,选择了自尽奥斯卡为他合上了眼这一天,德国进攻波兰,二战正式开始奥斯卡说自己在这一天犯了第二个罪,第一个罪是他与妈妈之间第二个罪,是他与扬之间他将扬带到了波兰邮局,并导致了扬的死亡此时的波兰邮局已被纳粹封锁扬突破阻拦,冲了进去,却被追击波兰邮局里的波兰人正在发放武器准备抵抗扬拿上了步枪和头盔,他未被德国军队选上,却阴差阳错的与德国军队作战奥斯卡拿起鼓请另一个人帮他修扬让奥斯卡躲起来战事正式打响。我们指德国,他们指波兰。德国嫁祸波兰,说是波兰人挑起的战争一个人还在归类文档却被突如其来的炮弹穿墙打中,邮局内的战争骤起奥斯卡来找扬扬似乎挂了彩奥斯卡看见了一面新的鼓,在柜子上放着想要自己把它拿下来可是够不到,只能要求扬的帮助旁边的大叔看见了,觉得十分危险,赶紧让奥斯卡躲起来自己为奥斯卡拿鼓正在这时,德军的坦克开火了轰塌了天花板鼓被震了下来滚到了奥斯卡的脚边捡了起来,擦去上面的灰尘扬抱起奥斯卡一个波兰人仍在祈祷仓库内,已经放弃了抵抗,在打着牌等待最终的一刻。左边的人负了重伤随时都可能倒下德军的坦克已经攻破了围墙德国士兵攻了进来死掉了里面的人挥舞着象征投降的白手帕走了出来,却仍被打了一枪里面的人陆续走了出来扬和奥斯卡仍没有走出去被德国士兵发现了站成一排等待被处决,还有一个人在拍摄,做成新闻片扬的手中还拿着一张Q,据说是有什么寓意,可是小编并不知道扬被杀死了市民们迎接德国军队。民众如何迎接胜利者,也如何迎接当年的胜利者, 现在的失败者安娜带来了一个女生马丽亚,给马策拉特帮忙工作给张正脸玛丽亚与圣母玛利亚同名,是非常虔诚的教徒,在做晚祷奥斯卡请求玛丽娅再给他唱首歌坐在床上吹起了口琴,奥斯卡唱海滩上,奥斯卡与玛丽亚奥斯卡拿了一把沙子洒在了玛丽亚的肚脐上奥斯卡说,玛丽亚是他的初恋拿出了一袋糖一样的东西倒在了手心里奥斯卡...吐了口唾沫上去...话说小编有点被恶心到了然后玛丽亚一口吃了下去...小编有点撑不住了...伸出手,表示还要左右手都弄上玛丽亚16岁了奥斯卡看着玛丽亚劳作的身影两人又一起来到了海边,换衣服玛丽亚帮奥斯卡脱玛丽亚也开始脱衣服奥斯卡就这么看着脱下了裤子眼睛都放光了抱住了玛丽亚,这个身高,这个角度...似乎在干着什么事情,玛丽亚很享受的样子玛丽亚问觉得有些过火了小编此时并不像解说一天晚上,马策拉特去参加庆祝胜利的活动留下奥斯卡和玛丽亚过夜两人躺在一张床上玛丽亚做完了晚祷,拉灯睡觉奥斯卡却拿起了那包糖一样的东西,在玛丽亚耳边摇晃玛丽亚受不住奥斯卡的挑逗,打开了灯又开始吃这个恶心的糖...近景在玛丽亚正吃的时候,奥斯卡掀开了被子玛丽亚突然觉得哪里痒痒的掀开被子看奥斯卡趴在她的身上,往她的肚脐眼里面弄糖吃掉了玛丽亚一脸享受的样子突然更加享受了小奥斯卡...初夜没了玛丽亚伸手去关灯夹紧了奥斯卡之后的某一天,奥斯卡从外面回来听见房间里有奇怪的动静推开房门,看见了自己的爸爸和玛丽亚在XXOO马策拉特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发现离出门还剩下十五分钟,然后继续...玛利亚说要小心,马策拉特回答不用担心......突然,玛丽亚看见了奥斯卡,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马策拉特奥斯卡拿着自己的铁皮鼓顶着爸爸的菊花马策拉特要打奥斯卡,玛丽亚不让马策拉特打奥斯卡,马策拉特偏要打奥斯卡玛丽亚大骂马策拉特, 马策拉特还在穿裤子这...看来是玛丽亚欲求不满自己体会吧依旧自己体会肉体的满足玛利亚说,如果只是这样,就不要来找我而且很不小心马策拉特留下一句话摔门就走这也是够狠突然拿了瓶酒回来开始发感慨玛丽亚开始痛苦,奥斯卡就这么看着玛丽亚走开,开始清洗下体奥斯卡走了过去拿出了那包糖,倒在了玛利亚的手上玛丽亚突然对奥斯卡爆发了一脚踢倒了奥斯卡奥斯卡也开始啜泣玛丽亚听到了奥斯卡在哭,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向奥斯卡道歉想摸奥斯卡的头,却被奥斯卡冲着小腹打了一拳玛丽亚十分痛苦奥斯卡走开了两个人在挪一张床是给奥斯卡的,既然奥斯卡看到了那么多,也就不能让他和玛丽亚或者父亲再住一起了玛丽亚已经怀孕了玛丽亚拿出了一件衣服,对着穿衣镜比玛丽亚静静地躺在沙发上,奥斯卡趴在钢琴上静静地看着玛丽亚突然走了过来举起了剪刀,想要扎向玛利亚的肚子却被突然惊醒的玛丽亚抓住了手臂卸下了剪刀。奥斯卡悻悻地走了进入冬天了,奥斯卡一个人走在街上突然楼上有人叫他不知道是谁,应该是奥斯卡家店铺楼上的住户...然后奥斯卡就进楼了妇人整理好衣服让奥斯卡坐到被子里来奥斯卡脱掉大衣钻了进去马策拉特和别的什么人骑车回来了大冬天的还穿着短裤,真是作死原来那些人是童子军一个小婴儿两个大人在看战局图,这已经是二战了德军在攻打列宁格勒和基辅等地原来是家庭聚餐,安娜奶奶也在还在讨论政局和战事奥斯卡听着他们说,自己却并不是多感兴趣奥斯卡走向了那个小孩是奥斯卡的小弟弟,也就是马策拉特和玛丽亚的孩子奥斯卡说,他认为这是他和玛丽亚的儿子他许下一个诺言,当库尔特三岁时会送他一面铁皮鼓,就像奥斯卡小时候那样话锋一转,如果库尔特不喜欢大人世界,不想长大的话奥斯卡会告诉他怎么做,就像他当年一样许久之后,当年马戏团的小矮人参加了随军表演团,为纳粹服务,并且受到了追捧突然看见了站在一边的奥斯卡认出了他并上去打招呼当年那句话,小矮人太小以至于不会走失,如今又重逢这么多年,奥斯卡没有长高哪怕一点点旁边一个女小矮人看见了进行介绍这位小姐叫做拉古娜以表演梦游出名,也很受喜爱三人在一起吃饭是纳粹主动找到了小矮人,但其实他对政治并不感兴趣奥斯卡拿起了拉古娜刚刚喝酒用的杯子开始尖叫在杯子上刻下了一个爱心的形状送给了拉古娜拉古娜问再次邀请奥斯卡用他的特殊技能为军队表演歌颂胜利小矮人艺术团来到了巴黎为士兵们表演拉古娜问奥斯卡突然想到了安娜的四条裙子晚会上奥斯卡上台演出敲鼓,尖叫玻璃杯已经被震碎了小矮人们参观海岸线奥斯卡和拉古娜在一起看海景,这时奥斯卡的第二段爱情准备野餐又一场表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猜一位士兵的生日拉古娜说出来了,1915.4.11,在不莱梅而且是正确的小矮人们给那个士兵送上香槟,拉古娜蒙着眼睛说出了这个动作突然一片漆黑人们四散奔逃,拉古娜趴到了奥斯卡身上两人接吻后来...睡在了一起旁边还摆着那个有爱心的酒杯突然,美国人打了过来(应该是诺曼底登陆左右吧)急忙穿上衣服跑下床跑到房间外奥斯卡送拉古娜上了军车要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可是拉古娜一定要喝咖啡自己下车去拿奥斯卡攥着被子在车上等着突然,一枚炸弹落了下来,在拉古娜那里爆炸,硝烟四起奥斯卡看到了这一幕惨剧,要冲下车去看拉古娜人们急忙把他抓住一命呜呼手里还拿着喝咖啡的碗奥斯卡变得萎靡不振,坐车离开了这个地方奥斯卡在心中对拉古娜说同上两人要作别,也是对纳粹种族主义的讽刺奥斯卡回到了自己的家,已是断壁残垣马策拉特开开了门父子两人紧紧相拥马策拉特说。屋内是玛丽亚和小库尔特当天正巧是库尔特三岁生日,奥斯卡如约带来了礼物——铁皮鼓玛丽亚对奥斯卡这些日子的经历很感兴趣奥斯卡突然失踪,警察怀疑是他俩杀了奥斯卡不过现在一切都明了了战事还在继续德国眼看就要战败,马策拉特在焚烧有关纳粹的旧物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元首是短暂的,贝多芬是永恒的取出了元首的照片,烧掉了又挂上了贝多芬的照片喝着闷酒一家人在等待着俄国人攻下这座城市。安娜突然发现马策拉特的纳粹党徽还别在衣服上却不知道放到哪里才不会被发现这主意不错正要把党徽埋进去之时...德国人进来了把一个女人拉到了后面XXOO一个士兵还以为奥斯卡是小孩,抱起了他走向了马策拉特不知怎的,党徽到了奥斯卡的手上趁着士兵背过身去,把党徽塞到了马策拉特手里士兵听见动静,急忙回头看为了不让士兵看见党徽,马策拉特只得握拳士兵见没有太大异常,又转过身去,马策拉特将党徽吃进了嘴里却不小心卡在了嗓子里,十分难受不由自主地挣扎士兵以为他要出千马策拉特停不住的抽搐,士兵开枪了马策拉特被打死坟地里,为马策拉特下葬因为没你有棺木,只得随便拿木板钉起来,马策拉特的手还在棺材外面将棺木推进坟坑祷告小库尔特什么都不知道,在扔石头大人让他住手小奥斯卡在想要不要把鼓放到父亲的坟墓里他已经二十岁了,却父母双亡最后还是把鼓扔了进去,作为与过去的告别突然,奥斯卡一阵眩晕,倒到了坟坑里。不知是被库尔特扔的石块砸中,还是决定了要长大摔得不轻玛丽亚大骂库尔特众人急忙把他抬了出来突然有人感觉到奥斯卡在长大一段时间后,奥斯卡在家中静养祖母进来了经历了那么多,外祖母还在他们既不是真正的波兰人,也不是真正的德国人,两面受压当年,奥斯卡从地窖上跌落,不在长大如今,他又跌入坟墓,开始长大战后的城镇,一片萧条凌乱奥斯卡和安娜以及库尔特祖母却留了下来,守护着这片土地火车缓缓开走镜头一转,铁路旁的田野上,一个妇人在烤土豆吃,正如影片开始时光荏苒,白云苍狗,一切似乎从未发生,无论是战争、爱情还是离别,都抵不过时间的冲刷。火车经过,只留下一阵尾气,带走几份思念,却改变不了什么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