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鸥食堂》电影图解


简介:深深的话要浅浅得说,电影用海岸线,肉桂卷,花裙子,森林,阳光和时间,带我们看到一茶一饭的光辉,尝到一日一生的真味--我从不知道,阳光可以这样亮。 咦,那边走来一只海鸥。随着海鸥一起的是女主幸惠一个人的独白,她看着胖胖的海鸥,讲起了从前自己养的那只叫做nanao的小肥猫的故事。因为幸惠很疼爱nanao,经常偷偷喂它东西,最后小猫竟然是因为吃得太多而胖死了。紧接着,妈妈也跟着小猫一起离开了幸惠。其实幸惠也很爱妈妈,可是事情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也无法解释。幸惠喜欢胖胖的动物,就像这只肥肥的海鸥一样。追根到底还是吃货的一颗心啊。片名叫做【海鸥食堂】这就是女主幸惠,她在芬兰开了一家小小的食堂。路过的大妈们透过落地窗往进看。边看边议论。她们觉得幸惠看起来很小,像个小孩子。幸惠发现了门外的大妈们,对着她们友善地笑了一笑。大妈们见自己被发现了,便急匆匆地落荒而逃了。幸惠无奈地撇了撇嘴。幸惠喜欢去游泳。划水声哗啦啦,旁边几个闲杂的人,很惬意的感觉。芬兰的街上人很少。店里的杯子错落有致地摆放着,燃气灶没有一丝油星,擦得亮晶晶。筷子勺子还有调味料也是整整齐齐地摆在一旁。大大小小的锅子乖张地按个头排好了队。海鸥食堂的客人很少,幸惠做完了所有事情,禁不住趁着柔和的天气,趴在桌上打起盹儿来。这时,好像有客人来了。幸惠被脚步声惊醒,朦胧着睡眼向门口望了一眼。是一个说着日语的芬兰小帅哥。幸惠有客人来了很惊讶,对于小帅哥说日语也很惊讶。小帅哥坐下,操着蹩脚的日语要了一杯咖啡。幸惠端着盘子回到吧台,小帅哥的目光追随着她去了吧台。幸惠很认真地冲泡咖啡。将泡好的咖啡端给小帅哥的同时,不禁夸赞一下小帅哥的口语。突然,幸惠发现了小帅哥衣服上的小猫,好奇地问。小帅哥孩子气地拉起衣服,问幸惠也喜欢这个卡通人物吗,幸惠笑着点了点头。放下衣服,小帅哥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滴溜溜一转,唱起一首俏皮的歌儿来。然后问幸惠喜欢科学小飞侠吗(是日本龙之子公司1972做的系列动画,原作者为吉田龙夫先生。)幸惠想了想,也跟着唱起来。小帅哥见状,掏出了本子想要一个完整的歌词。(2006年还不是一个随时掏出手机百度的年代.......)幸惠试着酝酿,却只尴尬地卡在了第一句“是谁啊“上面。有轨电车是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市的主要交通工具。有一个女人坐在车上看地图。她一边看,一边时不时抬起头望望窗外,一张脸上写满了犹豫。小帅哥喝完了咖啡,背起小背包准备来吧台结账。幸惠告诉小帅哥,你是海鸥食堂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你的咖啡永远都是免费的。小帅哥开心地走掉了,食堂又变的空荡荡。既然没有人,索性关了门去干点别的。幸惠走在路上,又想起那首唱了一半的歌,忍不住旁若无人地用脚踩着节拍,在大马路上哼了起来。可是还是没有想起来。只好失望地走掉。有时候像一件事情左想右想却又想不起来的滋味,真的很不爽。幸惠在书店,企图在某本书上找到那首歌的歌词,却都以失败告终了。本已经打算放弃的幸惠坐在休息区,一回头,却看到一个人。是刚才在电车上犹豫不决的女人,正坐在那里认真地读一本书。幸惠注意到了她正在读的那本书。书名看起来就很可爱。幸惠愣住了。鼓起勇气走了过来。站到她面前,开门见山地问道。叫做小绿的女人愣住了,有些错愕地重复了一遍幸惠的话。错愕之后却点了点头,拿出一个本子,按了按圆珠笔,唰唰地写起来。圆珠笔伴随着幸惠的歌声在纸上飞舞着。困扰幸惠这么久的疑惑,随着小绿笔尖的挪动流逝开来,幸惠控制不住情绪,激动地越唱越大声。最后一句铿锵有力的结尾,更是引得整个书店的人都为之投来责备的眼神。一曲毕的幸惠简直是神清气爽,忍不住为小绿鼓起掌来。小绿将那一页记有歌词的纸撕下来递给幸惠,幸惠礼貌地接过,止不住地称赞。小绿有些不好意思地向幸惠解释道。幸惠为小绿解释,之所以自己会这么冲动跑过来的原因。但是小绿对于幸惠为什么会对这首歌感兴趣有些好奇。幸惠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开了一个食堂,有个喜欢日本文化的男生这么请求幸惠。自己无论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但是在突然记起来那一瞬间的感觉真是太棒了!幸惠问小绿是来观光旅游的吗,小绿摇了摇头。幸惠没有继续逼问,而是歪着头打趣。小绿想了想说,自己打开世界地图,随手一指指到芬兰,于是就来了。幸惠有些惊讶,便好奇地问小绿,那万一指到的是寒冷的阿拉斯加你也会去吗?小绿脑补了一下自己穿厚厚棉袄,和海豹握手的情景,点点头。那是太平洋中部的塔希提岛的话呢?幸惠接着问。穿着草裙蹦恰恰我也会吧,小绿想着又点了点头。小绿并没有向幸惠解释自己之所以会这么做的理由,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吧。小绿告诉幸惠,自己在旅馆定了一个星期的房间,可是每天却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坐在车上迷茫,走在路上迷茫,实在没事儿,闲逛的时候看到这家书店就进来了。幸惠邀请小绿去自己家住,说是作为歌词的谢礼。晚上的时候,幸惠在把锅里的土豆炖肉盛出来。小绿站在一旁,有些小心翼翼地说。说完,伸头望望窗外。幸惠扭头笑笑,像是在听别人夸奖自家的宝贝。饭做好了。有荷兰豆,土豆炖肉,厚蛋烧,沙拉和味增汤。幸惠一边打趣,一边盛一碗满满的饭递给小绿。小绿接过饭,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可是吃着吃着却忍不住哭了。幸惠注意到小绿的异常。转身为她取过纸巾。小绿抽了一张纸,擦擦眼泪。幸惠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盛了一满满的一盘土豆放在小绿的面前。两个人说起幸惠之所以会在芬兰开一间【日本料理】的原因。幸惠举了很多国家和食物的例子。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大家都喜欢吃鲑鱼这种孩子气的原因。哈哈,幸惠好调皮。前面都是我编的,我编不下去了。幸惠说起如今食堂的生意,有些自嘲但却并不自责。在晚餐的最后,幸惠告诉了小绿,海鸥食堂的头牌是饭团。隔天,幸惠带着小绿一起去买菜。这里的人们友善并且很善良。这里的水果很大并且很便宜。买完菜,幸惠带着小绿来到了海鸥食堂。小绿站在门口,有些被海鸥食堂shock到,紧张又忐忑。芬兰小帅哥一进门,看到小绿站在那里,惊喜地继续操着一口蹩脚日语向她问好。两个人在幸惠的介绍下相互问了好。幸惠告诉小帅哥,小绿教会了自己那首歌。小帅哥兴奋地冲过去。小绿有些认生,扭曲着身子仓皇着逃走了。幸惠向有些疑惑的小帅哥补充小绿的去处。观光的小绿走在码头上,旁边的老爷爷抱着一只喵,悠哉的散着步。天上的海鸥飞来飞去,整个城市的节奏舒缓又温和。幸惠在店里拿着两个盘子心里若有所思。这时,小绿回来了。在征得小绿的同意后,幸惠为她端来了一杯咖啡。小绿有些踌躇地问幸惠,可不可以留在海鸥食堂,说自己不要工资也还有生活费,只是想呆在这里。幸惠只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小绿的请求。新的一天是个晴天。几个大妈又路过海鸥食堂,照例驻足围观。她们看到了留下来帮忙的小绿。幸惠看到大妈们,送上了一个热情的微笑。大妈们见状,又像尾巴被踩到一样灰溜溜地走掉了。平常的时间,店里都很空闲。小绿拿出一张纸,一边涂涂写写一边问幸惠。幸惠低头想了想,笑着告诉小绿了一个可爱的原因。小绿忍不住吐槽。;-p幸惠凑过来,看到小绿画的食谱,忍不住惊讶地称赞道。正讨论地开心,小帅哥和平时一样来光顾了。两个人从画中抬起头,热情地和小帅哥打着招呼。幸惠去冲咖啡,小绿走到吧台为小帅哥倒水。路过自己桌子的时候,顺手拿上了刚刚画好的菜单。小帅哥看了菜单以后觉得小绿超级厉害,便请求小绿帮忙写一下自己的日文名字。小绿接过本子,宛如一个大师一般,表情肃穆而又庄严。小帅哥望着小绿的眼神里写满了崇拜。幸惠看着两人其乐融融的样子,笑的煞是欣慰。看起来......似乎是个很炫酷的名字!小帅哥表示很满意。晚上的时候,幸惠在家以一个非常炫酷的姿势走来走去。小绿看到了之后好奇地问幸惠那是什么,幸惠很耐心地替小绿解释。(坐技是合气道中一种坐着迎敌的战术。)小绿听闻,兴奋地告诉幸惠自己曾经练习过瑜伽。并且挣扎着为幸惠展示了一个纠结的动作。笑完闹完两个人开始谈正事儿。小绿觉得海鸥食堂的声音太过于惨淡,想方设法地打算补救。小绿抱怨说现在海鸥食堂的客人只有小帅哥,并且每次他的咖啡还都是免费的。但是幸惠有自己的坚持的东西,因为小帅哥是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咖啡永~远~都是免费的。幸惠否定了小绿的提议,因为她觉得,只是看了导游手册上的广告来吃日本料理的人,和海鸥食堂的感觉不太一样。幸惠说,海鸥食堂是食堂,不是餐馆。并不只是一个为了提供食物而存在的地方。是更加温暖,更加贴心的地方。幸惠认为,只要付出努力,就一定会得到回报的。话糙理不糙。幸惠突然转换了话题。小绿没有丝毫犹豫就说出了天地良心的好答案。幸惠开心地说,我也是。果然天下吃货一家亲。其实,这真是最本心的回答,因为千百年来人们所做的,也无非是以吃来顶住绝望。小绿有些小心翼翼的问幸惠,也会叫自己么?幸惠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是又搬出了这句话。两个人都笑了。第二天,小绿去菜场买菜,幸惠在空无一人的店里打扫着卫生。这时,一个男人在路过的时候看到了海鸥食堂。男人停下来盯着海鸥食堂看了一会儿,走了进去。幸惠见到有顾客,开心地向他打招呼。男人坐下后,问幸惠要了一杯咖啡。幸惠端过来咖啡,男人细细的品了一口,说,很好喝。幸惠笑着谢谢他的称赞。但是,男人意味深长地说了一个但是。诶QAQ?一个但是把幸惠说懵了。原来之前的铺垫是为了引出这一个伏笔。男人走到了吧台,看着放在后面当做装饰品的咖啡机问幸惠。看样子是这个店上一任主人留下来的。男人一边用手碾磨着咖啡末,嘴里一边念念有词。(就是赫赫有名的猫屎咖啡的意思。“是咒语。“男人对着投来疑问目光的幸惠解释道。加水。等待过滤。过滤地差不多就可以拿掉咖啡渣了。咖啡泡好了,男人礼貌地邀请幸惠入座。将咖啡递给了幸惠。幸惠将信将疑地接过咖啡,品了一口。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男人自信地说很好喝吧。其实并不是别人做的东西真的会比自己做的好吃,只是因为能够尝到不是自己做的咖啡就意味着自己并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男人摸摸口袋,掏出几个硬币放在桌子上,走掉了。幸惠捧着咖啡杯若有所思。另一边,小绿全副武装去菜市场买菜。小绿先来到了卖肉的地方。指着一块驯鹿肉好奇地问卖肉的老爷爷。老爷爷热情地为小绿介绍了各种各样的肉。男人走后,幸惠也一板一眼地学那个男人的样子泡起咖啡。念了咒语之后加热水。将信将疑地看着那一壶咖啡。买完东西的小绿回来了。刚好咖啡泡好了。神奇的是,喝完咖啡的小绿随口问幸惠。正喝着,小帅哥和往常一样来准时地了。幸惠为小帅哥端上咖啡。并且有些期待地注意着小帅哥的神情。小帅哥喝完之后笑了。小绿忐忑地来到幸惠面前,说起有关海鸥食堂主菜单的事情。小绿觉得应该入乡随俗,试着迎合当地人的口味。拿出了小龙虾,鲱鱼,还有刚才在老爷爷那里挑选的驯鹿肉。因为说到底,小绿还是希望海鸥食堂可以热闹起来,想要为海鸥食堂做些什么。幸惠被小绿说服了,同意了这个提议。准备的原料有:海苔,清水,盐,三盘配料分别是鲱鱼小龙虾和驯鹿肉。哦对,还有一大锅白米饭。幸惠和小绿做,小帅哥在一旁看地津津有味。做好了就大家一起尝一尝吧~首先是驯鹿肉的,虽然酱香浓郁,可是配饭团有些酱地过头了。pass!看我的表情,40分!虽然鲱鱼配饭团还不错,可是去掉饭团单独使用风味更佳~pass!看我的表情!28分!小龙虾看样子也得pass啊....小帅哥已经连表情都懒得做,直接把龙虾抠了出来。哈哈,直接负分滚粗。幸惠说饭团还是应该遵循传统,用那些祖祖辈辈留下的原料。这些道理就像做人一样,在这里也是在那里也是。晚上幸惠如往常一样在练习合气道。小绿幽幽地冒出头。对自己今天做的事情感到很抱歉。但其实,所有大道理在栽跟头前听起来都像是骗人的。尝试的过程就是意义的所在。小绿想要跟着幸惠学习合气道。幸惠有板有眼地教着小绿,小绿在一旁听的很是认真。左,右,左,右~突然来了灵感,明天的菜单就决定是你了!次日,两个人兴致高昂地开始准备食材,连背景音都变得俏皮起来。鸡蛋一个。细砂糖40g。酵母3g。搅拌均匀。将面团揉至扩展状态,发酵完毕后,擀面杖擀成型。均匀地撒上肉桂粉。从底部开始慢慢向上卷。卷好了切成均匀的小块,将每个小段的尾部压平。175°上下火烤30分钟后,香喷喷地出炉。和往常一样路过的大妈们今天没有说风凉话,全都被刚出炉的肉桂卷吸引了注意力。两个人闻着香味都忍不住赞叹。忍着烫,捏起一个肉桂卷尝尝。总是站在门外看热闹的大妈们,终于抵挡不住诱惑,走了进来。幸惠放下手中的肉桂卷,热情地冲她们打着招呼。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要了咖啡和肉桂卷。幸惠笑靥如花地答应着。幸惠为她们送上了咖啡,小绿端来了一盘肉桂卷。大妈们吃着肉桂卷,脸上的神情变得幸福起来。幸惠和小绿看到自己做的食物被别人所喜欢,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幸惠如往常一样定时去游泳馆游泳。她往年如一日地在游泳池里孤独且坚定地前进着,就好比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一样。虽然有些不被人理解,不被人接受,可是幸惠依旧坚持着,从未放弃。最美不过夕阳红,一天就这么结束了。突然,影片插播了一个人女人在机场孤独地等着行李的身影。早晨,依旧是幸惠去店里开门,小绿去买菜。看小绿的神情,似乎已经对生活充满了斗志呢。看来自从那次来吃过肉桂卷之后,大妈们已经是店里的常客了。幸惠在一旁择着小绿买回来的新鲜荷兰豆,小绿放下手中的活,擦擦手。为大妈们端上了咖啡。双方都是很愉快的样子。小绿加完咖啡回头,刚好看到了推门进来的小帅哥。瞅瞅小帅哥的衣服上的字,随口念了出来。小绿为小帅哥端上十年不变的免费咖啡,口气带一点幽怨地请求道。正说着,突然看到了什么。原来,有一个女人代替了从前大妈们的位置,并且带有从前大妈们十倍的杀伤力,怨念满满地站在那里。小绿像一个间谍一样,跑过去给老大报信儿。幸惠则是战术万年不变地冲那个女人笑了一笑。女人无趣地走掉了。这个女人就是刚才站在机场等行李的那个人。现在跑来海边喂海鸥。幸惠在做姜烧猪肉,先将猪肉煎到表面金黄,肉会渗出油脂,倾斜平底锅让油脂集中。待两面都煎熟后淋入由酒、酱油、味醂、砂糖和姜末调制而成的酱料。一旁的香煎鳕鱼翻面。姜烧猪肉差不多了,放入摆好高丽菜的盘子中。均匀地浇上汤汁。就可以上桌啦~看表情就知道两个人都很满意了> <转身回来收拾炉子的小绿发现,前些天那个怨妇又来了!算了,不理她。可是!一个还不够啊!怎么又来一个!哭粗来!从一件小事的反应,就可以看出小绿和幸惠在为人处世上的不同。幸惠对任何事情总是很从容,而小绿很直爽,心里想什么就会立马表现在脸上。这还是之前等行李和喂海鸥的那个女人,她推门走了进来。幸惠擦擦手。为女人端来了她要的咖啡。女人叫做正子,她突然抬头告诉幸惠,自己的行李不见了。原来这就是之前她忧伤地站在机场的原因。幸惠好心地安慰正子。看样子,找回来的希望很渺茫啊。幸惠转移话题,问正子打算在芬兰呆多久。正子说不确定。幸惠好奇道难道不是来观光的吗。正子对自己呆在芬兰的意义也很模棱两可。正子站在码头,抱着猫的老爷爷又一次经过。她打电话给航空公司询问自己的行李。看她落寞的身影就知道还是没有结果。小帅哥来的时候小绿正在擦桌子。幸惠为小帅哥端来了咖啡,发现小帅哥的衣服总是和日本文化有关。在正在打扫的小绿一扭头,又看到了那个凶神恶煞的女人。女人不停地释放着怨念光波。小绿对此很愤怒。没过多久,那个凶巴巴的女人走掉了,正子来了。小绿关心地问有关正子行李的事情,正子摇摇头。幸惠为正子感到担心。可是正子却连自己都忘记了行李里面装的是什么。幸惠边给正子端来咖啡边关心正子缺了行李麻烦吗。正子对于大家的关心既感动又愧疚。幸惠在做咖啡的时候一定又偷偷念咒语了吧。喝完咖啡,正子对于这家店有些好奇。wow~骗你的;-p正子突然笑了,很羡慕幸惠的样子。幸惠随口一说的话却很有哲理。我们又多少人如今被世俗所束缚,为了生存,而在日复一日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呢?正子似乎被幸惠的话打动了,表面上觉得自己该换一件衣服了,其实内心是想换一种生活方式吧。我也不能一直一成不变地去生活啊。掏出钱,与幸惠她们道过别后就走掉了。正子真的去买衣服了,边挑选边打电话询问自己的行李。幸惠在店里准备今天的肉桂卷。一扭头,看到一旁小帅哥期待的眼神。小帅哥正吃得开心,幸惠抬头,看到了正子。正子换上了新衣服。坐在那里,心里很满足的样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幸惠给正子端来咖啡,但在看到窗外的一瞬间,表情僵住了。小绿的表情愤怒了。小帅哥含着满口的肉桂卷愣住了。原来又是她。观望了这么久,女人终于推开海鸥食堂的门,走了进来。向幸惠要了一杯酒。幸惠为女人端来酒。女人倒了一杯,递给幸惠。幸惠尴尬地推脱掉了。女人的目光在店里游走。最后锁定在了正子身上,正子没有退缩,点了点头。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而女人才喝了两杯。就倒下了。三杯倒还跟别人拼什么酒啊!大家一起送她回家。路上小绿因为扯上无辜的小帅哥而有些内疚。送女人回到家后,小帅哥有事,立马就走掉了。正子体贴地给女人递过一杯水。并且温柔地安慰她。幸惠和小绿留下正子照顾那个女人,而自己来到到了阳台。小绿说觉得芬兰人平时都无忧无虑的,没想到还会发生这种事情。而幸惠却说,“悲伤的人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道理听来,就好像饭团不管在那里都还是那几个口味最好吃一样简单。小绿又提起了那天的约定,她一直心心念念着幸惠当初的邀请。幸惠笑了。原来这个女人悲伤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丈夫莫名其妙地就离家出走了。但是她自己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她伤心地向正子倾诉,正子在一旁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温柔地倾听着。安抚好那个女人后,三个人一起结伴回去。路上,正子在向幸惠和小绿讲述事情的经过。小绿突然想起来,刚才那个女人说的是芬兰语,而正子平时说的都是日语。神奇的是,正子并不懂芬兰语。却一字不落地听懂了那个女人的诉说。其实,纵使上帝毁掉了巴别塔,又变乱了人们的语言,但世人的情感逻辑说到底又能有多大差别?红尘,处处一般。第二天,小帅哥就像一颗小太阳一样,又温柔地坐在了窗前。小绿帮小帅哥端咖啡的时候,给小帅哥鞠了一个躬,谢谢他昨天的帮忙。幸惠也为小帅哥端来了肉桂卷,表示对他的感谢。刚感谢完小帅哥,正子来了。正子对自己能帮上忙也感到很开心。两个人也算熟了,相互打了招呼。幸惠对昨天正子当机立断地举措感到很好奇,就问她当过护士吗?正子否认了,说只是自己的父母从前身体都不好。可是父母在前年和去年相继去世了。原来正子来芬兰的理由,只是因为有一次照顾病中的父亲时,在一旁的电视电视里,无意中看到了芬兰的空气吉他比赛。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能想出想出这些创意并且为之奋斗的人,一定都有一颗愉快的心。就算目标听起来很可笑,却还是因为自己的喜爱就为之努力,真的很容易令人感动。大家看上去都很无忧无虑,完全没有受世事束缚,看上去如此的平和,安定。这就是正子会选择芬兰的理由。虽然列举了这么多原因,可是某种意义上,正子来芬兰其实也是没有理由的。非要说的话,大概是因为芬兰在曾经在她被生活压得抬不起头时,给过她希望吧。正子对于芬兰的人们都能这么无忧无虑地生活感到有些好奇。小帅哥接话,说因为我们有森林。大家都因为小帅哥的话愣住了。正子却当机立断地站起身,决心去森林瞧一瞧。非常利索地就走掉了。正子来到森林,采了满满一兜的蘑菇。正子抬起头。树木拔节,天空广袤。风儿掠过树梢扬起沙沙的声音,时不时几只鸟儿挥扇着翅膀飞过。大自然温柔又静谧。正子抱着蘑菇,在这片绿色的怀抱中,愣了很久很久。正子在炸可乐饼,油温120°。炸至金黄捞出。在盘子里摆好调味用的柠檬,装饰用的小番茄,还有高丽菜。猪排均匀切开。就可以上桌啦。看样子除了总是坐在店中间的一对客人,海鸥食堂又来了新食客。黄毛小帅哥夹起一块猪排。卷毛小女生吃可乐饼也吃的很专注。(芬兰小帅哥在后面执着地吃着肉桂卷。正子来了。正子告诉小绿,自己采了好多蘑菇,但是却奇怪地丢了。甚至连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小绿无语又不解地“哦“了一声。正子突然点了海鸥食堂的头牌菜。小绿兴奋地告诉幸惠。幸惠也是为之一振,愉快地答应道。在捏饭团前先将手弄湿,拿起一团米,在米饭中加入食材。捏。包上海苔。就完成啦。so easy ~正子拿起一个饭团。却发现整个海鸥食堂的人都在看着自己。哦不,确切地说是自己手上的饭团。正子笑了笑,咬下一大~口。人们的目光还是集中在她身上。正子的脸上写满了幸福和满足。人们慢慢收回了目光。幸惠像是一个站在上帝视角目睹全局的人,笑了。大妈们吃完饭,一边走出海鸥食堂一边赞叹。幸惠在认真地将彩椒切丝。正子也来海鸥食堂帮忙了。幸惠听见脚步声,放下手中的刀子抬起头。原来是中年女人来了。(影片中没有提及她的名字,所以就叫她中年女人吧。其实中年女人每次站在店门口往进望,应该也闻到肉桂卷的香气了吧。中年女人问正子也在这里做事情了吗。语言不通在这两个人的身上似乎并不是障碍。中年女人问幸惠,日本有没有专门诅咒人的魔法。正子想到了稻草人偶。就是钉在书上,用钉子敲它。和用针扎小人一个道理。但是只是流传下来的说法,管不管用就不一定了哦。晚上,一个男人在一个逼仄的小屋里看电视。中年女人当真如幸惠她们说的,扎起了稻草人偶。神奇的是,看电视的那个男人真的捂起了胸口。中年女人每砸一锤,心里就好受一些。我想这种东西,没人知道结果怎样,其实只是给人一种心理安慰吧。今天海鸥食堂休息。心情好了就开店,不好就关门。这应该就是幸惠所说的,我只是不去做我不想做的事情,那种随心所欲吧。四个人结伴来海边晒太阳吹风。中年女人拿出一张照片,是自己家从前养的小狗。她看一样照片,看一眼幸惠,说一句很像啊。原来盯着店里看,是因为觉得幸惠给人的感觉,很像自己从前的狗狗。可是总是担心也没有用,人是要自己走下去的。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再一起看看天,看看海。一人面前摆放着一杯酒,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哈哈,看样子四个人还去蒸了桑拿。走到海鸥食堂门口,幸惠突然觉得不对劲儿。一进门,四个人惊呆了。店里似乎有人的样子。幸惠当机立断放下包。开玩笑,每天晚上的合气道不是白练的。一个过肩摔走你!可是摔下来才发现是认识的人。这不就是那天教幸惠做咖啡的那个男人吗。看样子男人是为了拿回上次看到的那个咖啡机。但又好像不止是因为这些。正自叹一口气,感慨道。幸惠突然站起来,打破了僵局。大家一起手忙脚乱做起了饭团。饭团做好了,幸惠走到男人面前,让他把忘记的东西拿回去吧。大家坐好,说句我开动了,便拿起饭团吃起来。中年女人也拿过一个。男人本来不想拿,可是肚子却偏偏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只好害羞地拿过一个饭团吃起来。吃完饭,男人抱着咖啡机走出了海鸥食堂。走了一半,突然发现自己衣服上粘了一粒米饭。便把它拿下来。放进嘴里吃掉了。之后便抱着咖啡机幸福而又满足地扬长而去。隔天,小绿在教小帅哥折纸。wow~ 是会蹦的小青蛙。小帅哥看到纸青蛙真的蹦起来,惊讶而又崇拜地抓住了小绿的手,小绿吓了一跳。一旁的幸惠对正子说起了猫屎咖啡。luwak就是麝香猫的意思。matti是拿咖啡机的那个男人。幸惠将手指放在咖啡里,默默念咒语。正子听完幸惠对于刚才动作的解释后,笑了起来。大家都一致觉得好喝,其实并没有真正变好喝,只是大家感受到了幸惠的用心吧。喝完了杯子里的咖啡,小绿问出了一个长久以来一直困惑着自己的问题。幸惠讲起了自己的父亲。就像别人冲的咖啡会比自己冲的好喝。当时男人给幸惠泡完咖啡后说了这句话,幸惠捧着杯子愣了很久。是想起自己的父亲了吧。父亲只在运动会和远足的时候做饭团给幸惠吃,并且只有鲑鱼梅干和鲣鱼馅的。但是幸惠却觉得很好吃。小绿听着听着却哭了起来。想起上次在幸惠家吃的那顿家常便饭时流的泪,和听幸惠讲父亲和饭团的故事时又一次流泪。小绿一定也是有自己的故事的。可是,就像正子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啊。正子日复一日地站在码头打电话,询问自己的行李。抱猫的男人走过,正子听着电话,沉默了。正子的行李突然找到了。所以来向大家告别。幸惠对此有些吃惊。但是没有办法,正子推开门,走掉了。小绿对于正子是否真的会回日本感到好奇。幸惠却顺从正子的决定。小绿忐忑地问幸惠,假如自己自己也回日本了的话,幸惠会感到寂寞吗。幸惠并没有从正面回答小绿的问题。小绿有些别扭地反问道。幸惠笑着安慰小绿。然后感慨,虽然人总是会变,可是如果大家都是往好的方向变的话就好了。正子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行李箱。犹豫了一下,打开了它。这是什么!?满满的一箱蘑菇!正子面对这一大箱蘑菇,呆住了。正子跑去码头打电话,说自己的行李搞错了。正子觉得那些行李,似乎是自己的,但又好像不是自己的。这时抱猫的男人走了过来。将自己的猫递给了正子。正子又来到了海鸥食堂,她决定留下来。其实正子在森林丢失的哪里是蘑菇,是自己的心啊。行李里装的究竟是什么,我们所有人都不得而知,因为正子的内心对于去留摇摆不定,所以打开箱子,她看到的是一箱金灿灿的蘑菇,那是她自己的内心在对自己说留下来。(小编个人间接,有其他见解欢迎讨论^^而那只猫,只是一个借口。因为当一个人真心想要做一个决定的时候,任何事情都可以用来当做理由。不过大家对于这个消息,却都感到很开心。正说着,小帅哥来了。总是坐在点中央的那一对食客也来了。爱吃肉桂卷的大妈们来了。大家开始手忙脚乱起来。又有新的客人来了。幸惠熟练地准备厚蛋烧。依旧是没有见过的生面孔。小绿第一次去幸惠家时,幸惠为她做的土豆烧肉。不断地有客人进来。小绿匆忙地为大家上菜。大家都吃的很开心。中年女人来了,小绿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原来之所以打扮的这么漂亮,是因为失踪的丈夫突然回来了。中年女人很由衷地感谢幸惠曾经对自己的鼓励。然后点了饭团。小帅哥终于换了一种食物。其他的客人也学了点饭团来吃。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真的是把这家店当做了温馨的食堂,而不只是为了解决肚子饿的餐馆。幸惠在做饭的空当里抬起头,却被这一副景象惊呆了。原来,海鸥食堂从最开始的冷冷清清,到如今,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坐满了幸福的食客。幸惠看着这些人们因为吃到喜欢的东西而幸福的样子,由衷地笑了。就好比在人生的路上,为了一个目标奋斗,哪怕那个目标看起来很虚无缥缈,很难实现。但是只要你努力,你不放弃向前,你在为这个目标而奋斗着。终有一天,会有人走入你的生命里,为你的用心和执着鼓起掌来。又是新的一天。大家闲来无事,讨论起每个人说欢迎时的语气。正子的欢迎有些太过于客气。小绿的有些随便了。但是也很符合小绿直来直去的性格。大家一致认为幸惠的欢迎最棒了。大家想要幸惠示范一下。幸惠却有些害羞。这时,一个客人走进来,幸惠的一声“欢迎光临“,像一阵清晨拂过面颊的风,也像她自己,温柔又热情。【全剧终】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