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风传奇[第02季 第04集]》电影图解


简介:黑色的火焰迸发出狂野的人生 ..听说自从给(清)点赞,关注,发弹幕之后,宝宝们艳遇没完没了了,苍老湿找你当男主角了,生活无限美好了❀(๑╯◡╰๑)❀朦胧中魔物弥漫,一个女人被上了枷锁无数火把投向中央,女人被绑在刑柱上动弹不得,津大声的喊着不要,不要!!!!!!!猛的睁开眼津靠在石头旁又是吞噬恐惧的梦魔么。。。。魔物变成了卡斯嘉的脸,嘴里提示着危险。。。。。(津不并不知道这个魔婴是他和卡斯嘉的孩子,在蚀之刻的时候格里菲斯XX了卡斯嘉,因此肚子的孩子也被一同魔化了)危险,,火柱腾起的时候,盲目的羊群们聚集的圣地,天之坠落之时,(意思就是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回想刚才的一幕,莫非,,,卡斯嘉出事了!——艾丽卡,在收集柴木,天凉了有些冻手下雪了那边传来一阵歌声啦啦啦啦,冬天的精灵啊小女孩儿对待萌物总是没有抵抗力理基特看到这个东西一定很高兴艾丽卡高兴的跑回去,碰到了津几年不见有没有长高一点啊。。。津古德的屋子原来理基特现在在古德的手下做学徒你回来啦,艾丽卡津走了进来战友相见——你这家伙这两年跑哪去了?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卡斯嘉还好吗?...............卡斯嘉失踪了——什么?你说什么!!她去哪了!!!!!!!艾丽卡突然放声大哭都是我不好,我带着卡斯嘉去摘树果——一个月以前,因为长期在矿洞生活卡斯嘉日渐消瘦,连饭都不好好吃下去,艾丽卡不忍心卡斯嘉这样,等我回过神时卡斯嘉就消失了津大吼:那你为什么在这里,怎么不去找卡斯嘉!你也知道卡斯嘉是什么状况吧!为什么不看好她?艾丽卡捶打着津,你这样算什么啊,放下艾丽卡不管,你这个大傻瓜,傻瓜。傻瓜!!!你这两年来走了也不说一声你跟本不能理解大家的心情,理基特去找了无数次他可以一去不复返但是理基特有不能走的理由走上楼梯古德躺在床上,你们吵死了,让不让我睡觉了怎么这副样子?染上瘟疫了?没那么高级。。人老了该休息了算了 不磨叽这些把装备给我看看——崩刃,生锈,歪斜,看来你在睡觉吃饭的时候都在杀戮啊那种战斗凭理智是活下去的两年前理基特把身负重伤的你们带到这里时我并不知道你们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事但看到随之而来的怪物,大概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不过不管你是报仇还是复仇,你不是也逃开了么?逃开战斗,逃到憎恨之中,憎恨这东西啊,是面对悲伤无法专心一致的人所逃避的场所而复仇是把饮血生锈的剑,浸到血池中磨的更锋利这柄剑越磨越锈,越生锈就更要磨,到最后剩下的。只是一团被磨碎的铁渣——津:你在这里安静的躺着又怎么会懂我所经受的一切毫无遗憾等待养老送终的你,不会懂。。。。津摸着自己瞎掉的眼睛,没有人会懂那个。。。死了。。。一个都不剩。。。没有任何预兆的,突如其来的,毫不讲理。。。如同蝼蚁一般,那是一场在不知觉中进行的灾难,仿佛只是一瞬间。对我来说是无可代替的,无法原谅。。。古德:你丢下那些无可代替的东西,你独自一个人走了。两年前的一天,你抛下痛苦地挣扎生存到最后的无可代替的东西,(卡斯嘉)你就那样走了啊你獨自一人,逃进燃烧自己的憎恶之中,不对吗?——抛下卡斯嘉的你有资格说要为同伴报仇么?一到关键时刻,你就会去依赖战斗你只是一柄出鞘的战场之刃有着无数崩刃的用血磨光生锈,不满致命的龟裂就快要折断的剑艾丽卡在前面带路——无数剑刃插在雪中像战场的坟墓一样——我用剑作为墓碑,纪念鹰之团的战友们津看着这些剑之坟墓两年时间是足够让人改变的岁月在我投入燃烧的憎恨时间里,理基特建造了这些坟墓接受了同伴的死並哀悼,他现在找到了自己生活的方式——就算明知这里很安全但没有剑也睡不着可能这辈子都不无法在夜晚入眠了吧看到卡斯嘉曾经的床铺你獨自一人 逃进了焚烧自己的憎恶之中——不,,,不是逃避,,是无法逃避啊——这只右眼里 最后刻在眼里的恐怖 憎恶那黑色的火焰不能赎罪,也不能逃避只能靠他燃烧自己 燃烧敌人,继续浴血吧,不断杀戮,继续饥渴吧永远孤独一人 永远古德说的没错,抛下处于那种情况的卡斯嘉 而离去的我我想懦夫一样不敢面对,只能依赖战斗麻醉自我,甚至没资格为同伴报仇一时间过去的同伴仿佛出现在眼前,在我们最紧要关头你跑去哪里了?这样的人 还配做同伴?捷度:你带卡斯嘉走吧,就算是勉强也好你有属于自己的战斗,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要去没错,很久以前自己决定退出鹰之团的时候,我就没资格了那是由自己开始的战斗确实与那时自己所期望的不同,但至少没受强迫,是自己挑起的战斗不过可是。。。那些日子的篝火,现在依然燃烧着我的胸膛——没错,正是那一丝细微的篝火,才阻止我没有被黑色的憎恨之焰吞噬真是可笑啊,我这几年都在做些什么我又要重蹈覆辙么。。不。。。。还没有,还来得急,这次一定细雪落在房屋艾丽卡熟睡,手里紧紧抓住一脸囧相的帕克理基特修理着津的铁手臂帕克飞了过来你不是在睡觉吗?帕克:在那样睡下去我会被吃掉的要不要 给铁手臂做做改进算了吧古德走了下来你的身体太勉强了,还是我来吧闭上嘴吧,艾丽卡以后就交给你了她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是在战争中被我找到的遗孤这个小家伙把只会打铁的我变得像人一样的活着可是啊,反正死的时候还是一个人,还不如干脆点——给我转告津,别变得像我一样,孤独一人崭新的大剑新的盔甲如何?是师傅给你准备好的,另外,这是使用火药的新武器,和新型改良弩箭,不必组装,一到紧要关头就能马上使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你知不道附近有个叫圣地的地方不远处有个修道院,又被称为断罪塔,附近到处都是难民,听说有邪教徒混入其中听说法王厅审问官,要采取所谓的魔女审判行动喂!津。。我觉得卡斯嘉不一定在那里津:但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帕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叫卡斯嘉的是个怎么样的人呢?——理基特:卡斯嘉就拜托你了,一定要带她回来望向二楼的隔窗,古德你是个好铁匠,回来的话在来麻烦你古德:胡说八道,我呸! 艾丽卡:爸爸你要躺着啊也许再也见不到你了但至少比哭哭啼啼告别要好得多就那样向着某个东西飞奔而去,又在不经意间失去了某个东西,真是不尽人意啊,生也好死也罢。——圣铁锁骑士团老百姓们看着路过的骑士团 纷纷议论着首都城国王驾崩之际被人趁虚而入,已被占领公主和王族们都下落不明,这可真是祸不单行啊现在库夏人是教团共同的敌人纳赛:一切听后法王厅发落,在此之前我们只需要完成给予的任务即可纳赛大人开起来心情比往常更不好呢——起时遭遇别再去想了。。那种事情不可能是现实,我居然会那样。。那一定只是场噩梦算了,只要专心完成护送审问官的任务就好了不管有没有神的存在,我只要贯彻自己的信仰就好了恶魔的话语现实与信仰,矛盾与希望眯眯眼看着纳赛之前的那些怪物不可能是虚幻的对于纳赛大人来说黑色剑士太难对付了任务失败,而被解除任务而新的任务竟是护送发布任务的审问官小孩儿,赞叹马车好大老人示意禁声,那可是异端审问官天呐,快看马车上的四个轮子。。。。血圣书(摩兹古斯的)印记车轮碾刑,穿刺刑,水刑,火刑,在他的裁决之下受其行者就有五百人以上很多人在他的考问中死去,同时也伴随着无数的憎恨就在这时天空突然一阵箭雨落下山坡上不断有手持武器的人跳下来,嘴里喊着杀了这帮法王厅的人!!!情况不妙滚出来!!!摩滋古斯。回应他俩是。。什么情况??、夹锯刑,挖眼刑。——摩滋古斯走了出来:真是吵吵嚷嚷的属下护驾不利老妹儿,请抬起头来,记住我的房间号 晚上过来就行神对神的信徒是很宽容的,而且法王厅没有出现伤员才是万幸那些人是?他们是贫僧拷问的执行人,经过严格的锻炼培养出来铁的意志什么鬼。。。那么说出你们的来意吧你们烧死了我们村的所有村民,然后还说我们村庄是异教徒一切都是神的教义,贫僧只是秉公行事而已村里所有粮食都没了,向寺院申请提供布施而你们却把我们做为异教徒你这个天煞的,假和尚应该出门让雷劈死天诛。。。天诛。。。摩滋古斯癫狂般的大怒,你费了小逼崽子手里的圣书猛然砸了下去尔等休要造次,这就是后果看到审问官借着神的名义行刑,纳赛发自内心的澎湃,摩滋古斯转头问纳赛,你觉得他们应该受到什么处分企图杀害僧侣的人通常应该受到车刑,和火刑那么我就进行一下简单的裁决巨大的铁轮被举起围观老百姓不忍直视。纳赛脸色潮红的看着这一切,貌似终于找到坚持信仰的突破口了咪咪眼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艾桑和士兵们都露出不忍的表情被抓住的老人挣扎的扑倒一个女人女人双手摸向老人的脸,旁边人提示不要这样做,会被卷进去的士兵走过来问,你和他是一伙的?结果看到这样的卡斯嘉原来是个疯子。说完转身压着这个人 走了我叫露加,你还好吗?真是惨不忍睹啊卡斯嘉被露加领走了完!!!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