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4:东京故事[第04季 第08集]》电影图解


简介:整个第四季中,最喜欢、最向往的一个故事,看第二遍会发现更多细节,会有更多感动,总之就是推荐~ ..片头略过:煎山药。几个小年轻正热闹地讨论着新出道的一位女优,怎么看怎么像他们认识的那个亚美啊。就是之前他们乐队的主唱,还来过食堂好几次呢。他们拿给老板看,问他还记不记得。老板不喜欢论人是非,简单地敷衍了一下。几个小年轻得不到答案,当即决定下载了回家仔细研究。他们急不可耐,立刻起身走了。忠叔摸不清状况,老板给他解释了一下。年轻食客立刻懂了。说起AV,忠叔一下想起了今天的报纸,有个他们认识的演员大木上报了呢。两人打开报纸,对这个大木又佩服又羡慕,连声惊叹。此时,留美带着两位工作上的熟人来到了食堂。久松社长还有他的夫人富士子。(想起了红富士是肿么回事……)社长为人很和善,讲话很客气。夫人穿着和服,很温婉娴静的样子,只是她明显比丈夫小了很多,典型老夫少妻的搭配。留美提议来一壶烫酒,社长转过身,问夫人需要什么。夫人同意后要了一壶。和很多第一次来的客人一样,社长也说起了食堂与众不同的地方。老板照旧回答:要我会做的就行。社长又转过去问夫人想点什么。可夫人也拿不出什么主意。还是留美记起社长喜欢吃煎山药。社长答应了一声,还有些犹豫。夫人倒觉得煎山药不错。于是社长要了一份煎山药。老板做煎山药去了。煎至金黄色翻面,然后加入酱油调味,上桌~一共五块山药,社长先给夫人夹了两块之后,自己才夹起一块咬了一口。尝了这么一口之后,社长抬起头,一板一眼地说还是自家夫人做的更好吃。老板笑。社长又笑着强调了一遍。夫人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只会用黄油把山药煎一煎罢了,哪能有老板做的好吃。社长有些着急了,就是那样才好吃呢。看吧,这个人对我真是格外包容啊。他们这么恩爱,留美非常羡慕。社长认真地给她解释起来。苦苦追求才娶到的老婆。不会做饭也在情理之中。他这么说,夫人好像习以为常,又说了一遍包容的话。留美感慨:真是伉俪情深啊。不知道二位结婚多久了?社长很自豪的说了时间,连几个月都记得清清楚楚。说完就温柔地看着夫人笑。这个时候,又有客人来到食堂。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忠叔二人说起的大木。老规矩,大木要了啤酒和土豆沙拉,走过去坐在了忠叔旁边。夫人好像认出了他的身份,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目光也紧紧追着大木。身为著名的男优,这种目光大木见过不少,他随意地对夫人点点头,算是礼貌。老板照例介绍登场人物:我想知道的人不在少数,大木是传说中的神级AV男优。大木一坐下,忠叔和男食客就狗腿地凑了上去。听说大木被一个女优指名作为引退的合作伙伴,男食客简直羡慕得要死。忠叔也是一样啊。大木客气了一下,都是工作而已。男食客热情不减,就算是工作,也是了不得的工作啊。他问了大木一个好奇已久的问题,这个问题忠叔也万分感兴趣。但是大木自己也记不清了。真是厉害啊!问题继续。当然不可能每个都记住了。但是虽然容貌和名字不可能一一记得,一些小细节还是能记得住的。刚说到这里,那边夫人不知怎的,一下子打翻了酒瓶,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老板赶紧来收拾。时间差不多,社长和夫人提议,觉得该走了。他掏出一张钞票给留美用来结账,留美要送他们他也说不用。礼貌地和老板打过招呼,社长替夫人拉开门,跟着夫人一起离开了。留美很懊恼啊,都是这些人说这样低俗的话题,才把社长他们赶走的!忠叔他们也不高兴了:低俗?这可是在说大木先生啊,你怎么能当面这么说!好像是啊,留美赶紧道歉。大木觉得没关系,他们谈论的话题也确实有不妥的地方。著名的神级男优这么温柔地和自己说话,留美心口小鹿乱撞,觉得自己腿都软了。又一天,结束拍摄工作的大木带着花来到了食堂,是合作的女演员送的告别礼物。这下可把男食客眼馋坏了。大木倒也大方,干脆把花送给了他,把他激动得够呛。送了土豆沙拉上来,老板问起了女演员引退之后的打算。——说起这个,大木也有很多感触,毕竟脱离这一行之后,能找到幸福的人不多,他希望这个女孩子能好好努力吧。收到花束的食客从刚才就一直在陶醉地把玩,此刻突然发现了一个东西。是一封贴了很多爱心的信,上面工整地写着大木的名字,一看就是情书。情书拆到一半,大木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仿佛被雷劈过一样,一动不动地愣神。镜头切到食堂外的路口,富士子夫人换掉了和服,很犹豫地站在那里,纠结要不要走进去。食堂里面,大木还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可把旁人给急坏了。又过了一会儿他回过神来,微微有些不自然,努力掩饰自己的失态。有客人推门进来,老板看清楚来人是谁之后,目光立刻转到了大木身上。(一如既往如此敏锐的老板)来的自然是富士子夫人。大木带着微笑,专注地看着她,神情仿佛见到多年老友。然而举止却像初见一般,礼貌周全地鞠躬打招呼。下个镜头,两人并肩向远处走去。等留美和加奈到食堂的时候,只能从旁人嘴里打听发生了什么。男食客掐着嗓子,学着富士子的样子说:您想起来了吗?然后又学着大木的样子:不,我只是没有注意到。这话没头没脑的,把留美急坏了。她可是有点中意大木的呢,懊恼地埋怨忠叔二人为什么不多问问啊。可是他们问了啊,只是有人不想说出口罢了。不想说出口的事啊……加奈突然有了个大胆的猜测。男食客也想到了这一层。留美看着二人,脸都快垮了。另一边大街上,大木和富士子一边散步一边聊着,气氛和谐。富士子记得很清楚,已经过去23年了。大木也想了起来,那个时候自己可真是吓了一大跳呢。他问富士子什么时候结的婚,得到了一样的回答:23年前。这样一来大木有了推断。富士子很爽快的承认了,但是说出的话却让大木很吃惊。他接着发问。富士子很肯定: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我拍了AV,肯定不会娶我。画面又切回食堂。有了大木和富士子关系的判断,留美接着猜测这种关系的原因。据说因为社长当年挽救了富士子父亲快倒闭的公司,两人才结婚的。加奈觉得没错,这应该就是理由了,夫人就是因为这样才自暴自弃去拍AV的。这种说法大家都很认同,可留美还是不愿意相信,明明社长和夫人那么恩爱的啊。加奈又补了一句,但是看留美的神色,没好意思把话说全。忠叔夹着一块煎山药,下了结论。大家各怀心思,陷入了一片沉默。大街上,两人的谈话还在继续。富士子觉得,社长这么多年来,肯定一直认为自己是为了报恩才嫁给他的。真的是这样吗?也不能断然说不是,但也不光是为了救公司,当时自己很肯定,已经被社长吸引了。那为什么还……富士子没有直接作答,而是说起了别的。这点大木当年就知道了。富士子觉得很难为情,低下了头。大木却不这么看。富士子接着说了下去,开始解释之前的问题。她一直认为社长就是这种有处女情结的大男人。可是明明他之前再婚过,有过一个女人,为什么还要求自己是个处女呢,这多不公平啊,她心里很不平衡。就因为这个,她决定去拍AV。这个理由简直荒谬得出奇,为什么不交给自己喜欢的人呢?富士子低下了头,有些羞怯的说,当年她对杂志上的大木一见钟情,所以决定把自己交给大木。想起多年前,大木满是回忆:你给我的信,我还留着呢。之前他就是看到别人的情书,才一下子把往昔的记忆和富士子联系起来的。富士子愣住了,这个阅人无数的男人竟然还记得!她一瞬间心潮澎湃。两人既然都有意,于是顺水推舟,来到酒店准备重温旧梦。正在难解难分之时,富士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根本不想管,只想和旧情人再续前缘,可是手机响得执着,大木劝了两次,她还是接了起来。电话的内容简短,却打得人措手不及:社长住院了。所有的旖旎情思瞬间被打散,富士子如坠冰窟,转身看看大木,神情很是幽怨。之后的一天,大木来到食堂,看着一封信。老板很好奇,问了一句。这封信的纸页已经泛黄,看来应该经过了不少年头,但是保存得很好,一点褶皱都没有。大木回答,是之前收到的感谢信。老板跟着感慨了一句。其实在场的两人都心知肚明,这个人就是富士子夫人。对于这个只留下一部作品就销声匿迹的女子,大木可谓刻骨铭心。这么多年上千的女子里,估计也只有她能让他如此念念不忘,连一封信都珍重地保存着。大木要了酒,低头吃饭不再言语。留美紧接着进了食堂,她穿着一身黑,脸色也很不好看,一看就是去参加葬礼了。是社长,他病发的突然,离世也迅疾得出乎意料。(要是大门未知子在,不知道能不能抢救一下……)三个人都低头不语,一室静默。老板过场白:一天结束,人们匆匆走上回家路。但有的夜晚,总感觉没什么事情做,想要去别处走走。富士子夫人又一次来到了食堂的路口,神情是凝重的恍惚。穿过短短的距离,好像又能看见那天,自己和丈夫从食堂走出来的场景。社长走在前面,问她:你还记得吗,我结婚时说过的话?——那时,富士子神思不属,只低低地答了一句“记得”。因为刚刚和大木的重逢,她心里的冲击还未散去,根本就没在意丈夫说了什么。社长没有回头,平静又认真的说:我现在也是这么想的。转过来,他深情地看着富士子,再一次郑重坦诚的告白。之后是一个温柔包容的笑。想起这些过往,富士子神情怔忪,难言的伤感心酸。但她很快清醒过来,表情也变了,好像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快步向食堂走去。大木见到她万分欣喜激动,他还想为社长的过世说上两句客套的安慰话。富士子却突然出声打断了他,问他有没有时间。大木当即站起来准备和她一起出去,这个时间他必须有啊。然而富士子却说不是现在,而是明天。第二天,富士子又换上了和服。她带着大木来到一个保险柜前,请大木打开看看。大木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只能伸手去拉门一探究竟。然而门刚一打开,一堆录像带就“哗啦”一声砸了出来。大木捡起一张,才看了一眼,就愣在了当场。这不是别的,正是当年富士子拍过的、唯一的那部作品。这场景太意外太震撼,他不由得问了出来。富士子看着面前的柜子,没有回答。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了出来,满脸的幸福之色,眼里却有泪光闪过。这个柜子里,满满的全是录像带,堆得整整齐齐密密麻麻。这些可能会伤害妻子的东西,都被社长买了回来,尘封在这个柜子里,一藏就是23年,他生命的尽头……食堂里,这一次大木点的是煎山药,老板正给他做:听说富士子对他说,我不会再见您了,总觉得外子一直在看着我。大木一边喝酒一边沉思着。一壶酒下肚,他觉得不够,正想再来一壶,却被老板否决了。食堂的规定,最多只能喝三壶酒。大木看着酒瓶,突然才发觉,自己竟然已经喝了这么多。看着大木吃煎山药的身影,老板突然想起了社长当时说过的话,一字一句,恍如昨日。目光投向社长原先坐过的位置,想起富士子当时的回答,老板突然间复述了一遍。大木不明所以,老板还好心地给他解释了一下。大木呆住了。目光投向旁边,想起那个去世的人,心里五味杂陈,他终是输了啊……没过一会儿,影片开头那三个小年轻又回来了。他们还在执着地追查这个女优到底是不是亚美。但是大木的一句话,就让他们都傻了。老板也在里面静静地听着。三个年轻人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层,都十分茫然。是啊,他们一直固执地追求真相,但是,知道真相之后呢,又能如何呢?真是狭隘啊。大木沉着脸说了一句。你们太狭隘了。他又说了一遍。可看他那副样子,谁又说得清他话中所指究竟是谁呢……开始学做煎山药啦~————出锅装盘~富士子微笑着:要煎至颜色漂亮恰到好处哦~煎山药很快上桌,富士子笑着请两位男士开吃。可是两人却一再谦让着,几个回合过去还在拉锯,没人动筷。还是富士子忍不住,捏起一块,既然你们都不吃,还是我吃好啦~The End~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