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02]》电影图解


简介:《大时代》是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出品的时装商战剧,由韦家辉执导并监制,郑少秋、刘青云、刘松仁、郭蔼明、周慧敏等主演。 该剧以20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的香港金融市场为背景,透过两个家庭,两代情仇,展现名利与人性的纠缠[1] 。该剧是TVB25周年台庆剧,并已于1992年10月5日在无线电视台首播[2] 。2015年,TVB星河频道重播了《大时代》。 ..hi~~辣眼睛小编又来了。这次我是大时代第二集和第三集一齐做的————早上,丁蟹带着几个儿子在学校门口等罗慧玲方父闻信开车赶到学校门口方父:我来接你去见啊玲丁蟹问:她怎么和你在一块?方父:昨天我看见她在巷子里哭,所以把她带走了丁蟹很气愤:她哭什么,我又不是拈花惹草,更不是喜欢别的女人,我吃喝嫖赌统统不爱,怎么每个女人都是这个样子,闷声不响的就跑了,好像吃定我在意她们,看我好欺负方父见丁蟹这样激动就说你这样我可不敢带你去见阿玲丁蟹:喂,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带我去见她,她是我的!方父看见丁蟹这样转身就走,丁蟹急忙拦住他方父问:怎么样?丁蟹:好,我心平气和的跟你去。喊儿子上车一齐跟过去这个时候丁蟹一直压抑自己情绪,在大喘气方父看着丁蟹这样也很无奈,跟着也上车了本来是想开车带他们去见阿玲,可方父转头看向丁蟹觉得他还是情绪不稳定又把车熄火了丁蟹气愤问:你又怎么了方父:等你冷静了我才带你去见她丁蟹瞪了方父一眼又做了个深呼吸丁蟹 [老兄,别顺着高爬……可以了吧]开车去找阿玲到了餐厅,方父先安顿好小孩子。叫他们自己点东西吃一进到餐厅丁蟹就四处张望找阿玲见到阿玲,丁蟹飞奔过去~~方父一见丁蟹走过去立马跑去救驾看见丁蟹手想去摸阿玲,方父急忙拦住问:你想干什么?丁蟹一把甩开方父的手:丁蟹 :你干什么,我摸摸她,看看她的头还有没有发烧,我不打女人的,干什么你,大庭广众之下别这样好不好玲害怕小声说: 我没事了,我已经退烧了方进新 :好…大庭广众,你冷静,我也冷静,大家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来…丁蟹一坐下就对阿玲吼 : 慧玲,你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你是怎么了,我被你吓死了你知不知道阿玲用目光求助方父方进新 : 螃蟹,你让慧玲好好的跟你说话行不行丁蟹生气 : 哎呀,我什么时候不让她说话,老兄!方父示意啊玲说话玲 :我很痛苦,我…我不想阿玲因为害怕说话很小声,丁蟹听不清楚越靠越近又吼叫:你说什么方父又马上拦住丁蟹,丁蟹生气说:我真的听不见嘛!,真是的阿玲鼓起勇气大声说: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找我,我很痛苦,不想跟你在一起丁蟹听见长叹了一口气哎~~~丁蟹指着儿子说:哎呀…慧玲…我跟他们…跟他们的妈妈没什么,他们的妈妈已经走了四年了,你以为我特地跑到澳门去找…找他们的妈妈,是为了…为了舍不得她,想念她,想跟她和好,不是啊,我一见了他就拿开水烫她,是真的,真的,我见了她就把一壶开水往她的脸上身上用力泼过去,真的,是…是真的阿玲听到丁蟹这样说内心几乎是崩溃,又望向了方父求助他丁蟹越说动作越大,阿玲也越害怕从凳子站了起来靠在墙边方进新 :螃蟹,她不是吃醋,她是真的不想跟你在一起,她不是找借口故意气你丁蟹站起来指着方父骂:你不清楚我们之间的事就不要插嘴,你满脑子就知道股票和钞票,女人的心里是什么?感情是什么?你知道吗?你懂吗?阿玲再次强调:我不喜欢你,螃蟹,我真的不喜欢你啊方父劝:这种事不能勉强的是不是丁蟹望望阿玲望望方父,坐下来深呼吸思考了一下你何必搞这么多事出来逼我呢?好了…我投降了,我认输了。结婚,结婚就结婚,方父听见丁蟹说阿玲做这些是想逼丁蟹结婚,表情一脸蒙b丁蟹: 我跟你结婚,走吧,我不是不负责任,我没赚够钱,你书也没念完,好吧,你不介意,我也无所谓阿玲黑人问号???丁蟹一边走一边扯住阿玲往外走:我们结婚,现在就登记,走阿玲挣扎:我不去,我不喜欢你结什么婚,放开我丁蟹却认为阿玲在说赌气话:慧玲,你不要再说赌气的话了,我已经迁就你了,哎呀,快去登记注册吧方父捉住丁蟹:螃蟹,你发什么神经啊你丁蟹一把推开方父:谁发神经,发神经是你啊,你凭什么阻止我结婚三个人在餐厅里面争吵。丁蟹把阿玲拖出去餐厅外丁蟹拉着阿玲走,方父在一边松开丁蟹捉住阿玲的手,(囧,画质太差了。好多截出来都是糊的)终于挣脱了阿玲跑进了车子罗慧玲躲进车子,锁住车门 [不要进来,走开…]丁蟹拍车子要阿玲出来这边方父拿出车钥匙想开门被丁蟹一把推开,抢过了钥匙要开门方进新上前阻挠 :螃蟹,你听我说方父抱住丁蟹阻止其开车门,丁家四子一直在旁喊 [爸爸…不要打我爸爸]——丁蟹不小心一拳打在方进新脸上 ,内疚对方父说:我…无心的,我无心的——方父趁机撞开丁蟹,躲进车子离开(又截糊了)丁蟹追着车子一边叫:我无心的。四子在后面追着爸爸阿玲关心方父: 你流血了 方父说 [不要紧] 阿玲 :你停车吧 方父: 我没事方父将车停下,阿玲在车里寻找可以包扎的东西方父血一直流阿玲在车里找不到可以包扎的东西,便撕下裙子的一角替方父包扎止血。感觉这个时候方父开始对阿玲有感觉了阿玲崇拜望着方父:你会帮我的,我现在知道应该去哪儿,你送我到丁蟹家去,我要拿回我所有的东西——阿玲回到丁家收拾自己东西还把丁蟹和自己的合照扔到地下取出相片把自己的一半撕了拿走——阿玲想起丁蟹拿开水泼前妻说:谁要是拿开水泼我,我就一刀捅死他————丁家父子回到家看见这么乱以为是被人入室抢劫了四子在收拾屋子——丁蟹看到阿玲刚刚撕烂的相片很伤心孝蟹 :爸爸,我们没掉东西,只是玲姐的东西不见了丁蟹痛心疾首:三十年的朋友,三十年的朋友你居然这么对我(就这样把事情赖到了方父身上了)方家。丁妈很伤心一直哭(我猜测,视频中并没有说原因。估计方父发现丁蟹家的小孩都没有人照顾,很惨,丁蟹妈却在他家照顾他们的子女,他觉得很内疚,所以辞掉她,让她回去照顾螃蟹家的小孩)方父在哄丁妈开心:我跟孩子已经霸占你那么久了,是不是应该让你回去跟儿子跟孙子们全家团聚呢方父:你别这样,我一有空呢,就带你们跟展博他们一块去玩,好不好方父担心丁妈她,在她退休的时候还给了她一张支票方父:别客气,拿着,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一定要来找我方父:你是答应了,嗯(主仆两人感情很好,依依不舍告别)楼下丁蟹在等,依然是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方家孩子很不舍得丁妈离开丁妈:婆婆知道你们乖…乖,知道你们乖,你们不要吵,婆婆现在走了,以后会有空来看你们的,你们乖,听话,乖丁蟹见到妈妈,一把拿过佣人手上的行李转身就走————方父在楼上看着他们离开丁蟹越想越觉得委屈:我再说一遍,我无心的,我那一拳不是有意的。丁妈赶紧让丁蟹不要再说了丁蟹:你不可以把我妈解雇做为报复,你是吃她奶长大的,你知不知道丁蟹 :你的孩子都比你有良心 丁妈:走…我叫你走,螃蟹丁蟹 :你看见了,永远都是你对我错,我妈妈只会打我 丁妈 :走啊,你她疼你比对亲生儿子还要宝贝,你居然这么对她丁妈着急拉着丁蟹走:你越说越离谱,你跟我走 丁蟹 :有钱不代表一切,你飞黄腾达之后就变质了丁蟹 :三十年的友情你也不顾,我不知道你脑子在想什么丁妈见拉不动丁蟹生气转身离开:不要再说了…你不走我走丁蟹: 我看不起你,继续仗着有钱为所欲为吧……丁蟹去追妈妈:老妈,您别伤心,别为这种人掉眼泪证券交易所方父见到一堆人捧着纸箱在保安监督下走,问干什么经理:公司认为他们营私舞弊,要立刻解雇马上离开。方父:不贪污就是舞弊?陈万贤说的?转身就是跑去陈万贤的房间经理:陈先生还没有来…告诉你陈先生不在了,陈先生早上已经坐飞机去美国了方父决定要保这些人:他们不走,有什么事由我负责经理:这封是陈先生亲笔签名的解雇信。方父无视信件内容,撕成两半扔在地上。手下:新哥,小心。老狐狸想害你(很奇怪为什么这个人脸这么红)经理:别说那么多废话,快走 方父:好,你们走吧,当放大假股市的腐败已经到了让方父难以忍受的地步,他决定要跟陈万贤斗陈万贤来到方家陈万贤见方父要死咬着他,想出钱把方父赶出董事会方父拒绝了: 可惜我对股票的兴趣比较大。陈万贤气死了:你是摆明车马跟我对着干是不是,你有多少钱?你能跟我比吗?啊…我拿十分之一出来玩,已经杀得你倾家荡产了方父: 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成立华人会的时候,你是这么说的,我不希望亲自创立的华人会变成屠场,把股民给宰了陈万贤 :你以为撒几泡尿就能浇醒那些股民吗?我告诉你,我吃定你了,不止因为我财雄势大,最要你命的是你同情那些股民,那帮人疯了,你同情他们,好,我明天看你把钱扔到大海里无声无息,一个月之内我要把你赶出华人会赶出股票界方父根本不怕决心要打击腐败这家酒吧是方父自己开的,阿玲在这里工作见到阿玲,阿玲说在这儿做事很开心,我很喜欢这儿。方父叫她好好加油好好干股市已接近崩盘,股民疯狂,完全超出方进新的预想连有个小孩独自一个人哭泣都没有大人管他,只有方父注意到方父抱着小孩大叫: 谁的小孩?是不是连小孩都不要了?这小孩是谁的?(期间没有人理会方父)全都是神经病保安到了,方父:消防条列,这里不能超过二十人,全部赶走丧尸围城一样方父:股市炒卖过热,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我以委员会副主席的身份要求和四会政府好好的彻底谈一次陈万贤利用权力把方父的要求一一拒绝了,方父说你没权力拒绝我陈万贤:我没有这个权,可我有这个势,有八成以上的委员站在我这边,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告诉你,我是华人会的总裁,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陈万贤 :我就是皇帝,朕即天下,爱怎么样都行,你愿意就跟大家一块儿玩,不愿意的话你给我滚蛋方父:你要做皇帝,我就革你的命!陈万贤不屑:你有这个本事吗?一个人对付全世界吗?方父发火翻桌,之后转身离去方父出了办公室看见人都好像疯了一样,打开了消防喉想让人们清醒清醒方父: 不要做梦了,股票不是这么买的,股票不是这么玩的陈万贤出来制止。方父拿着消防喉转身就射陈万贤,气得陈万贤破口大骂——方家方父看见门口有部车,问佣人是谁来了?佣人回答是丁蟹和他的朋友。现在他们在花园里和孩子在玩这是丁蟹的老大,奶油哥。这次去方家是有事相求方父而奶油的在上一级是龙成邦(龙成邦就是当时的总华探长,是坏人)原来这次奶油和丁蟹到方家的目的是龙成邦想见方父,今天晚上请方父吃饭方父这么正气当然是拒绝靠近龙成邦:那我今天晚上没有空。你跟我吃饭,我很高兴,龙成邦这种人我不认识,也不想认识丁蟹苦苦哀求:今天有我在场,你担心不会应付,我帮你说,你只要亮亮相吃顿饭方父: 龙成邦包娼庇赌带领贪污是个人渣来的 丁蟹 :看人不能这么简单嘛,不要看一面,他维持黑白两道的社会秩序,没有他社会会暴动你知不知道 方父:总之我不去,说完了丁蟹 :喂,你跟那奶油哥那么好聊,有说有笑,还说跟我是好朋友,人家一走你就马上推我了,这不是把事情搞砸了吗,你要把我摆上台面,原来还是不相信那拳是无心的方父转身离开表示要带子女去动物园没有时间去吃饭恭喜你了,报了一拳之仇,你不去就算了,我不会勉强人——丁蟹从花园跟到客厅一直苦苦哀求还跟到动物园,问当我错了,是我不对,要怎么样才肯去,你说,时间很紧了,从这里到荃湾车程不简单,进新,走吧方父: 不是吃饭那么简单吧 丁蟹 :就是吃饭这么简单,你会害我,我不会害你 方父: 懒得跟你说丁蟹 :进新,我知道你现在富贵了,不在乎有我这个朋友,可是做人要有点良心,三十多年来你怎么对我,我怎么对你 方父: 你怎么对我?我怎么对你啊丁蟹一直数落方父:我带你去爬山,你被毒蛇咬伤屁股了是我帮你吸血我去拜年也不理我巴拉巴拉。。。。 方进新 :OK,OK,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总是怪我对不起你了丁蟹:好了,好了,算了,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七点钟要到荃湾,走吧方父依然不去,丁蟹震惊脸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居然不去。然后又开始巴拉巴拉你不可以拒绝我还出动要跪下,最后方父还是顶不住他苦苦哀求去了大家都在等方父龙成邦自我介绍,还顺便介绍别人————龙成邦:这两位济哥、华姐,全香港的海洛英,三分之一要靠他们进口龙成邦 喊丁蟹过来领奖:螃蟹,我们油麻地少个人,将来以后呢,你就跟丧坤好好的干丁蟹表示:丧坤是个草包,跟着他糟蹋我了 朱乃油 :怎么这么跟邦哥说话龙成邦想想觉得丁蟹还有利用价值决定安排份好差事给他:没关系…让我想一想,给你安排一个好差事,好不好 丁蟹 :好大家在客厅聊天,有个小弟背着个大包进来:邦叔,今天的保护费全收了。龙成邦叫他放在书房方父看在眼里更加觉得他们都不是好人龙成邦他们叫方父帮他们买股票赚钱,方父不肯帮他们龙成邦想用钱诱惑方父帮他做事但是以方父性格怎么肯啊。方父最讨厌人贪污了转身就走。方父:很抱歉,我的钱够用了周济生发火拿出手枪吓方父: 你当我们死的 华姐 :进新不会不赏脸的 两个人一个人扮黑脸一个人扮白脸方父依旧不肯帮手:香港最赚钱那几样你们已经做了。你们根本不懂股票。也不是你们所说的那种玩法龙成邦 :你自己选择,你是要这个还是要里面的方父走回去书房,龙成邦以为自己赢了方父把钱放自己口袋里面(根据方父性格他现在是在读条憋大招)果然方父拿了两条大布直接把房间里面的钱都包走了给个全景,真的打包得干干净净一块钱都不留给你方父一脸不服来战龙成邦一脸妈的智障方父:我敢拿,你敢给。我也可以把钱留下,当我今天没来过龙成邦 :不行,我会叫人帮你拿上车的。你能拿这么多的钱,就要帮我做这么多的事外面丁蟹担心方父。奶油对丁蟹说:你的朋友没事的,怕什么呢丁蟹见方父出来走过去说: 我说过不会害你的吧,证明你自己是小人之心方父都快气死了,打丁蟹脸一拳:有时间多看书,别像现在没脑子丁蟹:你在打我,你为什么打我。我帮你,你打我。三十年朋友你打我,我还没打你,你打我。三十年朋友你打我。打我,你敢打我丁蟹又开始发神经周围打人,乱踢东西可是丁蟹好像李小龙附身一样好打,没有人是他对手——丁蟹居然哭了:我们兄弟一条心,他打我没有人安慰他,人都走了交易所内叶天 :进新兄,这张照片是华人会开幕那天,我跟你一块儿拍的——叶天 :相信你已经不记得我了,我叫叶天。没想到我临走还有机会把照片给你方父问他为什么要走?叶天 :我在旧会受老外歧视,一直到华人会开张,有了做华人经纪的尊严,一转眼我做了股票经纪二十几年,本来还打算以后还是干这行的方进新 :有什么比股票还好玩呢 叶天 现在股票没那么好玩了,英资到华资银行的收购战,百货公司私有化,那时候的豺狼还是披着一块羊皮的,股市还是很健康,后来这几个股变成了蓝筹股,豺狼就现形了,连世界天线股也能够批准上市,只要懂得玩股票的,都知道股市就快玩完了叶天 :进新兄,只要有一天你成为华人会的总裁,不管要我等多久,花多少钱,我一定会买一个经纪牌回来叶天 :对了,你中午真是大快人心,不过有时候当一分钟的英雄,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有句话不知该说不该说,你只要稍微收敛一下,将来在香港的股票界没人是你的对手叶天走了第二集结束,开始第三集——方父又去酒吧喝闷酒了,酒吧里只剩下他和阿玲两个人两个人一齐喝酒聊天,方父谈起自己太太:我在这里认识我太太的,她每到礼拜六礼拜天都会去做PARTIME,那一年她是在读FORM7,我读HONGKONGU第三年,我一毕业之后我们就结婚了,后来我就忙我的,她就在家里带孩子。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开车到这儿来了,看见这个酒吧就要倒闭了,所以我就把它买下来。有一次她在超级市场买完东西之后想穿过马路再上我的车,那是一条单行道,没有车,她就过马路谁知道有部车从反方向开过来把她撞到了,当时她还能够爬起来,因为开车的女人很慌,她本来想刹车,结果踩错了油门,就把她推到了柱子那里,然后她又想倒车,谁知道一倒就把她拖住了,一直拖了几十尺。你知不知道,那个女人是第一天开车,她的驾照是花钱买回来的所以方父才这么恨贪污阿玲弹琴哄方父开心————镜头一转两个人来到海滩聊天方进新 [如果你身边的人都很卑鄙,换了你,你会怎么样] 罗慧玲 [我就离开那儿]方进新 [你又很喜欢那个地方又不想走] 罗慧玲 [所有人都这么卑鄙吗?]方进新 [都是] 罗慧玲 [把他们赶走] 方进新 [怎么赶] 罗慧玲 [我会想办法让自己在那儿做主。我看我说错了]方父下定决心要和他们斗阿玲做了方父的私人助理帮他方进新 [这些是假的股票,现在在市面上已经有很多流通了,我已经被逼得没办法了,没有选择。今天晚上被人用枪指着头,逼我拿这些脏钱,我要人帮忙,我需要一个能信任的人,我要用你的名字,跟我买这些股票,你会帮我的对吗?]有人申请上市方父开始搞事情了:马先生,我想知道你准备了多少股给我们这些委员?给红包也行,你准备了多少马先生 [我准备了每人一百手] 方进新 [太少了,我看至少要双倍。我跟陈先生要三倍]马先生 [顶多给一百五十手,陈先生跟方先生按比例加倍]方进新 [爽快,恭喜你,你的公司批准上市了,恭喜恭喜。OK了,你可以走了]——方进新 [你告诉我的嘛,同路的一起,不同路的就赶快滚蛋,我不想这么快就滚蛋。]方进新 [我们要嘛就不贪,一贪就贪大钱,不要像以前这样缩手缩脚,当合法的这样来搞,什么都要订个价钱,上市公司要多少钱,经纪申请我们要多少钱,每人要有个价钱,订一下规矩,要有系统,你们以前做在这儿,等客人上门来找你们,以后我们要主动上门找客人,我们要赚钱就不要这么保守,股市随时会跨的,我们能捞多少就要捞多少]股东们表示我想想都觉得开心陈万贤一瞄股东立马安静了方父去找一个有钱人叫郭英中。贺新 :老郭,你不会不记得阿新吧,那天的投注权就是他帮我跟你拉线的郭英中不齿方父贪污的行为: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他是现在的大贪家呀 方父:英中兄,你不是没听过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句话吧贺新 [阿新是想做大庄家,跟陈万贤对赌炒北极星,陈万贤要抛出股票,他就要买进股票]郭英中 [你知不知道北极星跟英国政府那场官司已经输了八成了]方进新 [那还有两成呢。我赢了之后就能把陈万贤赶出局;如果我输了,他也要滚蛋]郭英中 [你输了怎么赶人家出局啊?] 方父上前与之商议中贺新 [我已经劝过他不要干了] 郭英中 [我不会帮你的,你明明是在玩火,如果我帮你等于送你去死啊,你别傻了]这边方父和韦家诚见面(在这里给大家说声不好意思,在第一集的时候把韦家诚的名字打错了)在第一集的时候韦家诚不肯给黑钱所以公司不可以上市,在这里方父批准了黄河实业上市。韦家诚表示我不会送股给你们也不会给黑钱的方父说我已经帮你给了,韦家诚问为什么?方父: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 做事的手法,更喜欢你不给黑钱——玲姐很担心方父并向方父表白。阿玲说:感觉明天要出事,希望明天永远不要来(表白那段没有放进来,很感动但是太长了)——方父卖了北极星的股票给龙成邦,拿了龙成邦两箱钱去和陈万贤打仗——好死不死丁蟹又来了有人拍到拍到阿玲和方父在一起的照片,丁蟹来找方父要问清楚但此时方父和陈万贤的对赌到了关键时刻,丁蟹却不放过方父(丁蟹的眼神超级恐怖)两人纠缠中丁蟹拔了方父的车钥匙不给他走奶油和两个警察来制止丁蟹——警察要捉丁蟹,没有一个人是丁蟹对手最后出动了手枪才把丁蟹捉起来方父趁机逃跑方父约了叶天他们要他们帮忙打残陈万贤陈万贤叫手下去抛空北极星股票,两块二减到一块半这边方父的人接北极星的股票收购战在进行之中,慧玲和进新在餐厅等消息。玲姐从口袋中拿出一枚戒指想要方父送给她————最后还是没有帮阿玲戴上戒指方进新犹豫中没有给慧玲戴上戒指,让她等自己打赢股市这场硬仗再亲手给她戴上阿玲很伤心这边交易所内,北极星被方父托高了价钱陈万贤一个钟头里面亏了一百多万方父继续托高陈万贤找方父谈判,大致内容就是北极星和英国政府的官司一定会输的方父:我只知道你现在输了四百万给我,你不要想探听我什么口风或者有什么内幕消息。我没有,我只是想和你赌两个人又谈崩了北极星在进新的推动下节节升高,陈万贤已经输了不少钱。陈万贤知道了是方父在和他作对,利用职权停止“北极星”的交易。——会议中,陈万贤要方父提出财力证明进新以足够的财力证明自己有能力大量买进股票,陈万贤不得不声称交易正常。————第三集完成(。◕ з ◕。)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