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恋》电影图解


简介:争取平权的斗争依旧存在着,但是并非所有这样类型的电影都要表现的慷慨激昂,而《爱恋》正是这之中的“异类”,它记述了夫妻两人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即使遭遇了不平等的对待但依旧坚持追求幸福,而最后你我意料之中的结局对于她们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佐料,经历了那么多不公平,什么是最重要的他们早已了然于胸;平淡之中见证历史正是这部电影的温柔细腻,感人至深之处。 ..小编这次为大家带来的是一部改编自真实历史的电影《爱恋》,又译“禁爱”或“以爱之名”,之所以有“以爱之名”这个翻译,是因为故事中的这对顽强的夫妻的姓氏就是“Loving”,电影最近被《时代》评选为2016最好看的电影。在美国五六十年代的乡村,阵阵的蝉鸣声伴随的夜晚下,米尔德里德(鲁丝·内伽饰演,《魔兽》《神盾局特工》《传教士》《僵尸世界大战》等)一会低下头,一会儿又抬起头看着前方,不时的做着吞咽的动作,想说话又咽了下去。最后米尔德里德说了出来,他等待着身边坐着的理查德的回复。理查德愣住了,眼皮抬了起来,眼睛不断的打转着。然后他痴痴的笑了起来,一边点头一边说了一句“很好”。米尔德里德盯着眼前的理查德,有些不理解理查德的意思。理查德看着米尔德里德,仿佛刚反应过来这个好消息是真的,然后对着米尔德里德说“相当好”,米尔德里德看着眼前这个“痴汉”不由得笑了。理查德将自己的手放到米尔德里德的腿上,米尔德里德用双手紧紧的握住理查德的手,然后靠在了他的肩上。之后的一天,一个白人一个黑人,停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彼此通过眼神较量着。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也在旁边观看,理查德一直盯着赛道,米尔德里德则不时的看着理查德。然后随着发令,两连车极速冲出起跑线。理查德激动的往前走了几步,想要看的更清楚,雷蒙德看着蓝色的车要加速了。果然最后蓝色的车赢了。黑人方阵都在欢呼,但是理查德觉得赢得不够精彩,但是雷蒙德觉得没有问题呀。雷蒙德问身边戴帽子人的意见,带帽子的人觉得最后的结果是自己这边赢了就行了。理查德走回来高兴的和米尔德里德接吻,简直羡煞旁人。接着是即将开始的下一场比赛。在这期间,赢了的黑人向输了的白人收钱,还不时的挑衅着对方。黑人过马路回到了自己的方阵,白人则不忿的看着对面讨厌的黑人。而此时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还在秀着恩爱,只不过理查德是黑人方阵中唯一的一个白人。晚上黑人好友们聚在一起庆祝。理查德自然也在,和周围的人聊的很开心,喝着啤酒。这个时候有人过来拉米尔德里德的姐姐加内特跳舞。米尔德里德看着在“舞池”中央跳舞的姐姐,一直在高兴的笑着。理查德是盖房子的一把好手,很快,技术也很熟练。理查德今天干尤为的快,做完自己的这部分要赶紧去一个地方,但是却没告诉身边的工友自己要去哪里。在一片绿油油的作物地旁。理查德迈着步,将一根树枝插在了地的中央。站在不远处的米尔德里德根本猜不出来理查德在做什么。理查德在原地转了一圈,莫名其妙的问米尔德里德觉得怎么样?米尔德里德依旧云里雾里,不清楚理查德问自己喜欢什么?理查德说话很少且简单,他问米尔德里德喜不喜欢这块地?米尔德里德有些怀疑的问着理查德,理查德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说“是”,米尔德里德停顿了一下回答说“我喜欢”。理查德有了米尔德里德的这个回复,开始问她自己把厨房设计在某一个位置是否合心意?米尔德里德不得不打断理查德,她依旧猜不透理查德说的是什么?理查德告诉米尔德里德自己把这块地都买了下来,想要给米尔德里德盖一座房子,就在这儿,这就是我们的家。米尔德里德没有想到幸福的承诺来的这么突然,她环视着这块土地和周围的风景,同时想要掩饰自己眼含的激动的泪水。理查德来到米尔德里德身边,叫着她的名字,让她将头转向自己。米尔德里德还没有从上一个惊喜中反应过来,理查德便向米尔德里德求婚了。米尔德里德高兴的跑向一片田地,这里人都在工作着,有少数白人和黑人在一起工作。而米尔德里德是来找自己的姐姐的,是想把自己的好消息告诉姐姐,加内特听到这个消息也很激动,没有想到理查德这么疯狂;接着加内特问米尔德里德准备什么时候结婚?理查德没有说。但是米尔德里德知道理查德会很快和自己结婚,在孩子出生之前。加内特想到这里又有点伤心,自己的妹妹要离开自己了,米尔德里德告诉姐姐自己就住在路那头,很近的。然后两个人抱在了在一起,幸福的笑了起来。米尔德里德开车回到了家里。理查德的母亲送走了一位怀孕的女人,母亲告诉理查德有人回来了。理查德于是直接走去了房后的库房。原来是雷蒙德在这里修车,理查德过来询问情况。然后理查德在车下帮着雷蒙德修车,然后提起了自己要带米尔德里德去华盛顿结婚。雷蒙德询问理查德想好了吗,理查德回答自己很确定,于是雷蒙德就问理查德需要见证人吗?理查德谢了雷蒙德,打算带着米尔德里德的父亲一起去华盛顿,作为自己结婚的见证人。然后他们的另一个好友过来,拿起雷蒙德放在一边的三明治就吃了起来,但是一尝是四季豆的就直接扔了,雷蒙德则和好友说起了理查德的打算。好友觉得这完全就说不通哪,理查德没有老婆也挺好的,住在这里好好的,无需这么早结婚,这也不像是理查德的风格;理查德只是笑而不语的从车下出来。然后到了约定的时间,理查德带着米尔德里德去华盛顿,米尔德里德有些担心;理查德说自己打过电话确认了,没问题。米尔德里德的父亲坐在后面,觉得结个婚都需要这么远的距离,又是无奈又是不情愿;理查德向他表示了感谢。米尔德里德的父亲点了点头,然后米尔德里德问起父亲华盛顿是什么样的城市?父亲只是说还不错的地方。米尔德里德和理查德相视一笑,米尔德里德的父亲却有心事。然后三个人来到了华盛顿,在见证下正式结婚。回到家里,加内特说自己坚决不原谅理查德,跑哪么大老远结婚,还不带上亲人,完全说不通。米尔德里德看着手上的戒指,说自己有请爸爸做见证人,但是加内特根本不打算原谅米尔德里德,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然后加内特看似说了一句无关的话,无非是说米尔德里德一直在看着自己的戒指。夜深了,米尔德里德的父亲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米尔德里德也打算休息了,理查德还在图纸上规划着自己的房子。米尔德里德没有意见,说完就要回屋了。理查德却把米尔德里德拉回自己身边,亲吻了米尔德里德的嘴唇,说自己马上就回房间。米尔德里德回到了卧室 ,理查德还在图纸上布局自己的家。白天理查德继续工作。米尔德里德在家里也不曾闲着。理查德在五金店买配件。在家里的米尔德里德感觉到了胎动,让加内特和自己一起感觉这份欣喜。米尔德里德会和理查德一起去购物,理查德根本离不开米尔德里德,时不时的抚摸着米尔德里德的肚子;两个人还时不时通过眼神传情。收银员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一切生活都很平静。理查德又回到了家里,和母亲打着招呼,妈妈告诉理查德警长助理来找过理查德。理查德问母亲警长找自己干什么,母亲很冷淡的说就是找你,于是理查德又问母亲有没有告诉警察自己在哪里?母亲说自己什么都没说。然后理查德有些担忧的前后看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这之后,理查德将自己和米尔德里德的结婚证挂在了自己的卧室里。晚上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一家坐在一起吃晚餐,有人向理查德提出了问题,理查德觉得福特和雪弗莱没有区别,至于哪一个更快就要看是谁组装的了。接着又问起了理查德赢钱的事情,加内特有些不高兴了,对方说自己问了有没有让理查德必须回答。然后理查德开始,回答了,他伸出自己的手指数着,长久没有说到底自己赢了多少次。所有人都静静的等着理查德回答。结果理查德只是说自己赢了很多次,把在场的人都逗乐了。夜晚,所有人都休息了,很安静,只能听见虫鸣。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也不例外。这个时候道路上停了两辆警车,然后下来好几个警察。然后米尔德里德家的门就被轻易的打开了。警察踢走进来就踢开门,惊醒了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警察质问理查德为什么在米尔德里德的床上。警察一把把理查德拽下床,米尔德里德解释自己是理查德的妻子。被手电光晃着的理查德适应了一下,然后指了指墙上的结婚证。警察看了一眼墙上的结婚证,根本不承认,要两个人穿好衣服跟自己走。理查德想搀扶一下下床的米尔德里德,结果直接被警察拉走了,剩下了米尔德里德被警察催促的出门,米尔德里德则盯着催促自己的警察,惊恐不安。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家里人,米尔德里德的父亲出来查看,但是也没有办法。大晚上,路上都没有人。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被关在了两个距离不远的牢房里,但是完全看不见彼此,也说不上话。米尔德里德望着理查德,直到看不见了。理查德则和其他的人被关在了一起。米尔德里德惊魂未定的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牢房里,护着自己的孩子。天亮了,理查德一夜未睡,眼睛很疲惫。然后牢房的门被打开了,理查德被保释可以出去了。理查德走出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不远处的米尔德里德。米尔德里德也赶紧通过牢笼和理查德打着招呼,理查德问监管自己的妻子怎么办?然而监管却无情的告诉理查德被保释的只有你一个人,然后要强制推理查德出监牢。理查德被强制带了出去,担心的看着远去的米尔德里德。即使理查德不愿意,但是也没有办法,被推推搡搡的赶了出去。理查德被推出监牢,有些不适应阳光的刺眼,缓了一下之后被监管抓着往前走。这个时候抓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的警长助理在柱子旁盯着理查德。理查德离开监牢前得先办手续,这个时候理查德再一次问自己的妻子怎么办?工作人员并不能给理查德答案。理查德一听周一,他根本等不到周一,但是自己有没有办法只好先离开这里。外面雷蒙德开车来接理查德。之后在理查德回到了母亲家里,母亲叫着理查德帮自己把脏水倒处去,拿杯干净的水给自己;女人的丈夫在一旁手足无措的等着。理查德出门将血水泼掉后,擦擦手,拿起之前自己抽的烟和雷蒙德站在了一起。此时的理查德真的是一筹莫展。两个人看看不远处几个喝酒打牌的人;雷蒙德问理查德打算怎么做?理查德说自己不知道,此时他同时在想自己和米尔德里德的事情怎么被警察知道的。很明显有人告密了,但是是谁就不得而知了,毕竟黑人和白人都有不愿意看到两个人结合的人。晚上,理查德在屋外踱着步,看着四周围的邻居,然后头苦的坐在了外面的台阶上。在屋内的母亲看着理查德,也是无奈的扭身回去了。米尔德里德则又要在这里孤零零的度过一夜。晚上米尔德里德会被隔壁的关着的男人的声音惊到,无法安睡。无法坐以待毙的理查德再一次来到警察局,理查德觉得整件事都是不对的。但是工作人员只能告诉理查德去和法官说,而且理查德无权将米尔德里德保释出来。理查德决定自己要找一个律师,工作人员对此不屑一顾。理查德气的走出来,心急但是依旧毫无办法,这个时候警长助理叫住了理查德。理查德犹豫着还是走了进来,警长助理让理查德坐下来。警长助理问理查德回来的目的,然后告诉理查德他们不会让理查德把米尔德里德带走,这点让理查德必须明白,所以现在最好是让米尔德里德家人过来保释米尔德里德。理查德说米尔德里德怀孕了,但是直接被警长助理喊断了,带着威胁和不屑的口气说理查德应该对这一切很清楚。理查德摇着头低声的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警长助理问理查德的确很清楚,不是吗,也许你也不知道;带着威胁的口气猜出来理查德的不满。接着警长助理提到了理查德家帮黑人跑木材生意的背景,替理查德感到惋惜,理查德所在的森特勒尔波因特那边的人没什么种族界限,全都混在一起;一部分彻罗基族血统,拉怕汉诺克河,一部黑鬼,一部分白人,血统这东西谁说的准呢?但是理查德就是生错了地方,就是这么回事儿。警长助理看出来这事情在理查德看来都不是什么事儿,或许还以为这里的人不在乎,要是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没有结婚或许还不会有人在意;但是警长助理不会容忍,他再一次警告理查德,那是上帝的法律,黑人就是黑人,白人就是白人,不能黑白不分警长助理连说了两个“不”,然后让理查德回家吧。理查德一刻也不想多待,警长助理嘱咐理查德周一可以把米尔德里德领走,但是再让自己见到理查德想要保释米尔德里德的话就把理查德也逮捕了。理查德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米尔德里德监牢所在的方向无奈的离开了。白天,理查德还得照常工作,但是根本心不在焉。晚上,理查德就在监牢的不远处守着米尔德里德。米尔德里德在监牢里又度过了一夜。然后米尔德里德听见有人上来,以为会有人接自己离开。这个时候警长助理带着一个凶巴巴的黑人男性进来,警长助理对米尔德里德言语之中带着鄙夷与侮辱。米尔德里德目送着警长助理将黑人男子送进里间,然后打开了自己的牢门。米尔德里德终于可以出去了。米尔德里德怯怯的跟着监管走了下来签字登记。米尔德里德在这里见到父亲就抱住父委屈的哭了起来。父亲抱住女儿不断的安慰着。米尔德里德坐着父亲的车,望着窗外的风景,一句话都不说。米尔德里德脸上还挂着眼泪。回了家,加内特出来就抱住了米尔德里德,米尔德里德没有看见理查德问起来他在哪里?加内特说理查德已经将自己的东西都搬了出去,以免米尔德里德再次被抓起来。加内特牵着米尔德里德回家,米尔德里德却停了下来,朝远处看去。但是远处谁都没有,在家人的呼唤下,米尔德里德转身回到了家里。入夜。理查德很小心的过马路,穿树林去往米尔德里德家。理查德在树林里望着米尔德里德的家。确认无人安全后,理查德谨慎的开门走进了家里。此时的米尔德里德根本睡不着,听见理查德走进来呼唤自己的声音立马坐了起来。理查德抱住米尔德里德就关心的问她有没有受伤,那些人有没有伤害米尔德里德。米尔德里德说那些都没有只不过自己吓坏了,而且警察说自己不能见理查德,这些理查德都知道。米尔德里德担心的问理查德两个人该怎么办?理查德说自己找了一个律师,人们都说这个人是县里最好的律师,律师会把一切摆平。米尔德里德依旧很担心,理查德安慰米尔德里德两个人只需要分开一段时间就没事儿了,米尔德里德勉强相信了,安定了下来。彼此相爱的两人亲吻着对方,理查德用手拭去米尔德里德脸上的泪水。然后理查德不得不赶紧离开了,米尔德里德不舍得抱住理查德。理查德小心的出来关上门,却看见加内特在走廊里不悦地看着自己。理查德不敢盯着加内特,也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离开了。然后理查德来见费兰克·比兹利律师,弗兰克律师说自己今天上午跟法官见了一面,想出一个还算不错的办法;尽管如此两人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如果两个人全都认罪,法官愿意判两个人缓刑。理查德抓住米尔德里德的手,看了看米尔德里德,然后同意认罪。但是想要获得缓刑,两人要么决定取消婚姻,要么就得离开这个州。理查德问离开这里是什么意思?弗兰克说就是字面意思。意思就是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不能同时出现在这个州,而且在这州也不能在一起,这样要保持二十五年。米尔德里德愣住了,眼睛渐渐出神。理查德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但是不接受这个就得蹲一年到五年监狱,所以摆在理查德夫妻俩面前的选择很简单。米尔德里德看着理查德,理查德躲避着米尔德里德的眼光,这个显而易见的选择对于两个人是在是太痛苦。在去见法官的路上,律师嘱咐两人除非法官直接问你问题,不然别说话,而法官不会问你什么的,而所有的一切就按照之前说的那样,让你认罪就认罪。两个人于1958年6月2日非法离开弗吉尼亚州,在哥伦比亚特区结婚,随后回到并在佛吉尼亚州卡洛琳县以夫妻名义同居,此举无异于对联邦四洲和平与尊严的挑衅。法官问两个人有何辩解?两人没有多说任何一句话,低着头认罪了。于是法官根据两个人的认罪,判处被起诉的两人一年有期徒刑,如果被起诉两人能够即刻离开弗吉尼亚州卡洛琳县,二十五年之内不再回来,并且不同时回到上述县和州,法院可赦免二人一年的有期徒刑。而两人依旧对此只能表示没有异议。两个人随即被当庭释放,但是需要把法庭费用结清,每人三十六美元二十九美分。两个人全程无话,低着头办完手续回家了。然后两个人很快就准备要离开这里去米尔德里德认识人的家里暂住。家人们送别米尔德里德,加内特用满脸的不高兴来掩盖自己的不舍。米尔德里德在家人的嘱咐中,拥抱家人,要从父母身边离开了。走的时候不忘亲吻自己的姐姐,但是加内特满心的指责,责问理查德知不知道带着米尔德里德离开会有什么结果?你根本就没有权利这么做!说完加内特就跑回了家。米尔德里德没有办法再说什么了,直接上了车。关上门的理查德,看了一眼米尔德里德的父母,示意了一下低头走进车里。米尔德里德的父母没有其他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充满了无奈。就这样理查德带着米尔德里德出发了,米尔德里德不舍得看着自己的父母。来到了城市,米尔德里德望向窗外。两人开车离开了家乡,走进了远处的城市,在这一片都是黑人的聚居区,没有一个白人的身影,黑人们有的扭头看着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流浪狗在街上翻着垃圾箱。然后米尔德里德向理查德伸出了手。理查德注意到了,紧紧的握住了米尔德里德的手,看了一眼米尔德里德,米尔德里德此时视线还在窗外。两人即将在这里开始自己新的生活,目的地就在两人的无声中到了。两人下了车,抬头望着自己即将要寄宿的“家”。米尔德里德没有丝毫的惊喜,反而是失落。米尔德里德看着不远处有限的草坪,更是不喜欢这个地方。这个时候亲戚劳拉走了出来,询问米尔德里德和理查德现在怎么样,米尔德里德很感谢亲戚收留自己一家。然后米尔德里德介绍理查德,亲戚还记得他,让两人不要客气,自己这里的房间还是够的。然后亲戚带着米尔德里德进家看房间,理查德则在外面往下卸着行李,不时四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然而他感觉不到喜欢,而是完全的陌生和不自在。晚上,米尔德里德几次试图闭眼入睡,但还是睁开了眼睛,因为根本睡不着;而外面充斥着各种汽车的声音和在外面没有入睡人的叫喊声。早晨,理查德早早便拿着自己的工具出去工作,和米尔德里德吻别后便离去;两人爱着彼此,但是今早的吻两个人脸上都不带着笑容,反而是安慰彼此的一吻。理查德往前走了几步,米尔德里德不舍得跟了几步。理查德回身看了看房子,安慰米尔德里德自己晚上就会回来的。天没有大亮,米尔德里德望着理查德车远去了。理查德像往常一样熟练精准的砌砖。米尔德里德一个人在超市里购物,走的累了,护住肚子喘着气休息着。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到了秋天,天气越来越冷。理查德在家里看着电视,但是眼睛却观察着米尔德里德。理查德注意到米尔德里德有心事。晚上,两人都睡不着。理查德从身后抱住了米尔德里德,想要宽慰她的心事。米尔德里德说什么都不用,但是不由得说出来自己心里一直以为理查德母亲会来为自己接生的期待。理查德松开了米尔德里德,想着这个问题,然后答应了米尔德里德。米尔德里德惊喜的盯着理查德,理查德又说了一遍“好的”。米尔德里德安心的抱住了理查德。于是在日子差不多的时候,理查德将米尔德里德送上汽车。两个人趁着夜色往家乡赶。遇到过路的车都会很小心的躲着。车停了下来。米尔德里德从后座上掀起盖着自己的毯子,探出头。理查德谨慎的看着车窗外。然后,有一辆车经过理查德的车,停在了不远处。然后那辆车掉头回来,原来是来接应的雷蒙德。理查德赶紧将米尔德里德送上雷蒙德的汽车。雷蒙德开车迅速离去,理查德望着车看不见转身上了车。然后理查德一个人开车回到了母亲家,将车停在库房里,并关好库房门。家里面,理查德的母亲在准备着草药。理查德推门而进,米尔德里德的家人都来了。理查德进来和母亲打招呼,母亲让理查德赶紧加点儿火。米尔德里德看了看旁边沙发上坐着的加内特,点了点头,此时的理查德正在加火。加内特主动起来向理查德表示感谢,其实也是为上次自己不好的态度道歉。理查德没有生加内特的气,但是依照理查德的性格只不过是点点头,加内特却拥抱了理查德,理查德看了看米尔德里德,米尔德里德笑着点头,这一点矛盾就化解了。雷蒙德开了一个玩笑,缓和了气氛,然后母亲端给米尔德里德一杯药,米尔德里德喝了下去,感觉很苦。米尔德里德喝完药,看向理查德,理查德也看着米尔德里德,眼神里充满了给人的安全感。白天,理查德在修着车,有人从屋里叫着理查德,理查德赶紧往回跑。理查德跑进屋里,一看米尔德里德要开始生了,于是赶紧出去打水。然后理查德陪在米尔德里德身边,听着理查德母亲的指导用劲儿。之后,理查德站在屋外,作了父亲的理查德脸上没有欣喜的笑容;母亲则出来倒水。理查德向母亲表示了感谢,但母亲此时却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是理查德没有想到的,理查德以为母亲喜欢米尔德里德。母亲却说自己喜欢很多人,但那不意味着你跟米尔德里德结婚哪,你比我清楚的多。母亲走进家里,在屋外的理查德独自抽着烟。天再一次亮了,加内特抱着米尔德里德新生的宝宝,简直是爱不释手。所有人都为新生命的诞生而感到幸福,尤其是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但是这短暂的温馨马上被屋外的声音打破了。警察来了,理查德让屋里的人给弗兰克律师打电话,然后独自走出门。理查德出来,他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警长助理知道米尔德里德也在这里,但是理查德却说米尔德里德不在,但是理查德粗劣的撒谎技巧根本瞒不过警长助理,警长助理威胁理查德要把屋子里所有的人都逮捕。米尔德里德听得见屋外的声音,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亲吻了西德尼。然后米尔德里德一句话都没有说,将怀里的孩子递给了加内特。米尔德里德选择自己出去,尽管家人也不愿意,但是毫无办法。米尔德里德走出门,一声不吭的上了警车。理查德随后也就上了另一辆汽车。米尔德里德车里的警察告诉米尔德里德,法官今天就在办公室,可以马上处理两人的事情,否则还得被拘留。于是警察就直接带着夫妻俩去见法官。法官认定两个人违反了假释条例,要罚两个人两百美元~说到此~这个时候弗兰克律师赶了过来,帮助两人请求宽大处理,并承认理查德夫妇之所以回来时因为自己说两个人可以回家将孩子生下来,是自己办事不妥。弗兰克律师还想再解释解释,但是被法官打住了。三个人在焦急的等着结果,过了一会,法官说了一句“好了”。然后理查德夫妻在外面等着律师出来,表示感谢。但是弗兰克律师不接受理查德的握手感谢,而是告诉理查德夫妻不要再回来了,否则就会进监狱的。弗兰克律师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了两个被家乡孤立的人。夫妻俩回到了家乡外的“家”。米尔德里德一边熨烫着衣服,一边哄着哭泣的西德尼。理查德则依旧在工地上砌砖。就这样,经历着春夏秋冬,米尔德里德怀里抱着两人的第二个孩子。理查德则陪着西德尼玩儿。西德尼跑去找妈妈,理查德的表情依旧没有那么轻松。然后米尔德里德怀上了第三个孩子,晚上哄着老大和老二睡觉。然后老幺诞生了,这个时候门铃响了。米尔德里德一边开门,一边叫下来老大和老二。原来是加内特来看米尔德里德了,米尔德里德抱着加内特忍不住落泪。米尔德里德一边看着在家里玩耍的老大和老二,一边听着加内特和自己说话。然后加内特和米尔德里德说了家里的情况,大家都向米尔德里德问好,而且家的的亲人也生了一个女儿。米尔德里德都料想不到时间过的这么快。这个时候米尔德里德的两个人儿子在楼梯附近淘气,被米尔德里德批评,加内特看着老大和老二不由得感叹连他们都这么大了。此时米尔德里德并不想让自己的孩子长大,就好像他们被囚禁了起来一样,因为在居民区里都没有草地给孩子们跑来跑去然后米尔德里德问起了父亲,加内特开始滔滔不绝的介绍这家里的情况。但是米尔德里德听着听着却发起了呆,看着一个方向出神了。然后加内特离开了,米尔德里德送了出来,脸上依旧没有一丝的神采。晚上,理查德回到家里,一边陪着孩子们,一边问加内特的情况。米尔德里德头都没回,平淡的说了一句“她很好”,理查德知道米尔德里德和自己这么多年都在因为背井离乡而备受折磨。白天,电视上播报了针对华盛顿特区就业和自由问题的游行已经开始,十万游行群众中的大约一半,从宪法大道出发前往林肯纪念堂,也就是接着现在所在的位置。这个时候亲戚劳拉买东西回家了,米尔德里德叫自己的孩子帮劳拉小姐拿东西。电视上的新闻吸引了米尔德里德,游行的人所见之处都是黑人,劳拉问米尔德里德能想象到现场的情形吗?米尔德里德一边给小女儿梳着头发,一边回答了劳拉的问题,只不过声音太小,劳拉根本没有听见。然后劳拉从厨房出来给了米尔德里德出了一个主意,因为游行的人就是这个目的--要求公民权利。米尔德里德本来以为劳拉是在说笑,但是见劳拉说的这么认真,于是这个想法便埋在了心理。电视上的声音就是米尔德里德想要发出的声音。于是在某一天,米尔德里德思考再三。米尔德里德决定写这封信。理查德每回回来都是晚上了,他没有说话坐在了桌前。米尔德里德给理查德倒了一杯水,按摩着他的肩,理查德询问孩子的情况,理查德觉得很抱歉自己没有来得及见到孩子们,孩子们便休息了,女儿还问道了爸爸。然后米尔德里德问起来理查德周六可以休息吗?理查德也不确定。米尔德里德坐在理查德的怀里,理查德则靠在了米尔德里德的怀里,两人彼此亲吻对方,拥抱对方,这就是电影的海报。日子日复一日继续着,米尔德里德收拾着衣服,孩子们为了玩具而小打小闹着。不过作哥哥的很听妈妈的话,将玩具让给了妹妹。这个时候有人打来了电话,米尔德里德来不及放下手里的衣服接起电话,电话的那头找得就是米尔德里德。米尔德里德听到找得是自己,便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对方介绍自己是美国公民自由协会推荐给米尔德里德的律师伯纳德·科恩。而米尔德里德甚至都不知道美国公民自由协会,但是她知道自己写过信;伯纳德解释米尔德里德的这个案子首席检查官没有办法帮忙,所以把信转给了美国公民自由协会,协会与伯纳德律师取得了联系,而伯纳德律师正好是弗吉尼亚州的,想在这个案子上帮助米尔德里德。米尔德里德说自己听明白了,这个时候孩子们还在叫着妈妈,到处淘气着。伯纳德律师提出和米尔德里德夫妻见一面,米尔德里德说自己得征求一下理查德的意见,伯纳德律师同意,告诉米尔德里德自己虽然住在亚历山大市,但是在华盛顿特区有间办公室,所以地方不是问题。米尔德里德和伯纳德律师谈到这里不得不说清楚,自己没钱请律师。而伯纳德律师也解释的很明白,所有费用都由美国公民自由协会承担,米尔德里德不需要花钱,这让心理燃起希望的米尔德里德一时之间都忽略了律师还在线上和自己说话。于是米尔德里德反应过来答应了伯纳德律师的邀约,决定带着理查德去见面。接完电话的米尔德里德直接呆坐了下来,争取回家的机会从天而降。晚上理查德回到家里,米尔德里德就和理查德说起了这件事。理查德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说起了最重要的问题,家里没有多余的钱请律师,米尔德里德解释伯纳德律师说不向自己收取费用,而且没有征求理查德的意见就约好了两个人在周四去见伯纳德律师,说话时候的语气也不再无力。理查德注意到了这一点,看着在走出房间的米尔德里德,但是对见律师没有异议。到了周四,伯纳德律师提前来到了约定的地点,这是伯纳德律师和别人暂时借用的办公室。伯纳德律师问过秘书办公室的位置,然后嘱咐了自己要会见的客户是洛文夫妇,麻烦秘书直接让他们来见自己,秘书答应了。伯纳德律师走进办公室,快速的将办公桌上詹姆斯·格林的名字换成自己的。然后将屋子里其他明显不是自己的照片放起来。伯纳德律师刚准备好,摆弄一下头发,秘书就带着洛文夫妇敲门了。伯纳德律师起身与米尔德里德和理查德握手,请两人入座。然后,伯纳德律师再一次说明美国公民自由协会希望提供协助,而自己其实是美国公民自由协会在弗吉尼亚州分会的创始会员,所以就将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的案子分配给了自己,而要达到的底线就是要为两个人争取一些权益。米尔德里德看了看理查德,理查德毫无表情,似乎好不乐意,米尔德里德则向律师表示了感谢。接下来,伯纳德律师介绍首先夫妻俩要向卡洛琳县法庭上诉,这是引起联邦法院注意的最快办法。这是夫妻俩没有料想到的,伯纳德律师的目标本来就是让联邦法院听证此案。理查德表示需要律师再解释一下,伯纳德律师的意思是直接引起联邦法院的注意,但是理查德的意思是希望伯纳德律师和卡洛琳县的法官说一说就可以解决这件事,毕竟自己和妻子又不会伤害其他人。伯纳德律师觉得这样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但是理查德依旧希望伯纳德律师和法官谈谈,告诉法官自己和妻子回弗吉尼亚州不会惹任何的麻烦的。米尔德里德的意思和理查德也差不多,期待着伯纳德律师的答复。但是伯纳德律师必须说清楚自己觉得卡洛琳县的法官不能解决这个案子,弗吉尼亚州的其他法庭也不一定能解决,所以要按自己的判断这场官司得一直打到最高法院了。理查德不说话了,这让伯纳德律师有些失落。米尔德里德表示自己还在考虑。于是伯纳德律师开始给米尔德里德解释如果要对裁决进行上诉就必须在六十天内做出,但是米尔德里德和理查德的案子是在五年前审判的,也就意味着如果要提出上诉就得想个办法重新让法庭审理此案,而伯纳德律师思来想去都想不到一个常规的办法,所以伯纳德律师建议两个人共同回到卡洛琳县,同时被捕,这样就能提出上诉了。米尔德里德和理查德听到这个主意都愣住了,毕竟这不是没有决心的普通百姓愿意冒得风险。伯纳德律师表示自己可以把两个人保释出来,所以无需担心。这让米尔德里德也犹豫了,而理查德果断的拒绝了,自己和妻子不会这么做的。伯纳德律师没有办法勉强,因为方法本身就是不合理的。但是伯纳德律师并没有放弃,表示自己不论如何会给夫妻俩一些帮助。理查德始终表现的很不乐意和谨慎,米尔德里德则尴尬地向伯纳德律师表示了感谢。理查德起身面色不悦的走了出去,米尔德里德依旧面带笑容和伯纳德律师告别。伯纳德律师在夫妻两人走后,将手里的笔扔在了桌子上,然后头苦的用手揉搓着面部。理查德气冲冲的走出来,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上了汽车。上车后,理查德看向了米尔德里德,米尔德里德的意思是为了回家愿意尝试。但是理查德似乎并不信任伯纳德律师,没有多说什么发动了汽车。日子还在一天天过着,米尔德里德的两人儿子跑出家门,就直接跑过马路去找小伙伴打棒球,很是危险。理查德则开始在城市里工作,需要爬上高处作业。这样得上高处的理查德有些不适应。理查德因为工友的走神差点被砸到,理查德的老二则因为捡球被车撞了。老大赶紧跑回来告诉米尔德里德。到了晚上,理查德才不紧不慢的回到家。理查德走进家里,看见家里黑漆漆的,可以听见楼上有孩子的哼哼声。理查德走进里间屋,打开灯才发现行李都收拾好了。理查德不清楚什么状况,呼唤着妻子,妻子让理查德上楼来。理查德上了楼,米尔德里德才告诉理查德老二让车撞了。理查德担心的走到床边,米尔德里德很冷淡的说老二没事儿,只是一些擦伤,然后让开了床边的位置。理查德坐在床边,看了看走开的妻子,和自己另外两人孩子。然后关心的询问着老二的情况,老二也很坚强,点了点头;理查德才安心了。理查德缓步走下楼,试探性的倚在门框上看着米尔德里德。米尔德里德语气很平淡的表达了自己的不容改变的意思,米尔德里德不想再管他们会对自己怎么样,但是米尔德里德不想让孩子们在这里长大。理查德看了看楼上,又看了看地上的行李思考权衡着。然后他坐在了米尔德里德的身边,良久没有说一句话。然后理查德搂住了强忍着泪水的米尔德里德。但是米尔德里德受够了这样的生活,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依靠在理查德肩上。于是理查德也决定带着妻子和孩子回老家。米尔德里德和照顾自己的亲戚告别,尽管亲戚们理解,但依旧很担心两人以后将要面对的困难。然后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约好晚上见,暂时和妻子孩子分开。理查德则独自上了另外一辆车。傍晚,在屋前坐着看书的男孩子注意到了汽车的声音。男孩子好奇的跑上前,注意到一个白人下了车,走进了房子里。然后男孩子跟在理查德身后,看着理查德敲开了一扇门。三号房门打开,开门的是一个黑人女性,还有欢呼着的孩子。白天,理查德的孩子们和这里的孩子们玩儿在了一起,其中也有昨夜跟着理查德的那个男孩子;理查德则在楼上谨慎的看着窗外。而雷蒙德来给理查德提供信息,说自己的表弟有个房子要出租,米尔德里德觉得现在住的这个地方就挺好的。但是理查德不相信这里的人,觉得这里人太多了,打算搬得远离人群一点。雷蒙德说在国王和王后县,就是一个农舍,但至少它远离镇上,但又不会太远,两人可以自给自足,没有带电话,什么都没有,也就是说若非有意,没有人会发现两个人回来了,租金也不会太多。理查德思考着,又看看窗外的孩子们下了决定。两人开着汽车前往新家,米尔德里德停在了路上,她望着远处,心情复杂而忐忑,但总归是一步一步在往回走。跟在后面的理查德向米尔德里德按着喇叭,米尔德里德才回过神继续上路。到了新家前,米尔德里德走下车,抬头看着。这里除了有自己的家,房子外还有一棵大树。而孩子们也可以自由自在的在房外的草地上奔跑嬉戏。米尔德里德再一次闭上眼,听见了阵阵的虫鸣。理查德看着这样的米尔德里德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也回身看着周围一望无际的绿色。新家的生活开始了,理查德如往常出门工作,和妻子吻别,米尔德里德则在写着信。然后伯纳德律师收到了这封期盼已久的信,伯纳德律师没想到洛文夫妻还在坚持。然后伯纳德律师马上联系人,着手准备。在切特·安提欧的邀请下,菲尔·赫契考普律师来到了办公室。切特教授不拐弯抹角,直说自己有意让菲尔律师渐渐自己的之前的一个学生,而他今天为了一个案子打来电话,菲尔律师可能会感兴趣的一个案子。菲尔律师看了看表表示同意,问起案子的详情,但是切特教授也是一知半解。这个时候伯纳德律师敲门进来了,和切特教授握手,坐着的菲尔律师盯着进来的这个人看着。然后切特教授为两人作了引荐,两个人握手就认识了。然后切特教授问起了伯纳德找自己有什么问题?谈话步入正题。伯纳德说自己遇到了困难,美国公民自由协会推荐给自己处理一件异族通婚夫妇的案子,两人在华盛顿结婚,然后因在弗吉尼亚同居被捕,夫妻俩同意二十五年内不踏足该州,所以法官赦了他们的刑期,伯纳德律师提交了一个动议请求撤销法官的裁决,也就是卡洛琳县的初审法官,但法官一直阻挠不断。美国公民自由协会将此案视为在全国范围内废除禁止异族通婚法的一个契机,这一点伯纳德律师同意,但是伯纳德律师需要一个引子。切特教授看向了菲尔律师,菲尔律师也知道这是棘手的问题。然后伯纳德律师和菲尔律师相跟出来,还在继续讨论着这个问题。此时的情况是十分微妙的,因为如果上诉的话,就有可能把这对夫妇送到监狱,菲尔律师认为无论如何参照1983年的动议解释伯纳德律师的申诉,卡洛琳县的法官就不能再插手,如此一来联邦三位法官合议庭就能审理此案;而菲尔律师打算先回纽约,之后和伯纳德律师相约见面。伯纳德律师向菲尔律师表示了感谢,此时菲尔律师却问起伯纳德律师对于《宪法》有多少了解?伯纳德身为律师却说自己对《宪法》的了解只有“一些”或者“很少”。严肃的菲尔律师问着有些开玩笑的伯纳德律师有没有想过如果案子赢了会改写历史,此时伯纳德律师才笑着说自己当然想到了。两人既有压力有对这个案件带来的契机充满希冀。孩子们在外面玩儿着,理查德在空地上修建着仓库。米尔德里德在和理查德的母亲一起做着面食,两人一边做一边聊着。然后理查德的小女儿拉着奶奶出来解决自己娃娃之间的困扰。这个时候在高处的理查德警觉的注意到远处的汽车声。汽车之快,扬起一片沙尘。理查德赶紧跳下来,让母亲把小女儿领回家里。理查德一边往过跑,一边喊着米尔德里德。结果从车上下来的是雷蒙德,是来传消息的。这样的情况把高度紧张戒备的理查德着急的叉着腰喘着粗气,责备雷蒙德就不能慢点开车吗,让自己以为大事不好了呢。但是雷蒙德表现的很冤枉,自己一直都开着么快的;理查德放松了,懒得理雷蒙德,转身回家,把雷蒙德撂在了外面。米尔德里德出来询问情况,理查德着急虚惊一场。菲尔律师念道:“黄色人种,马来人,红色人种,并将他们散步各大洲,但根据主的安排,异族不可通婚,实际上,主将不同的人种分离各地就是为了防止异族通婚。”菲尔律师说的很激动,但是米尔德里德和理查德却表现不出兴趣。菲尔律师解释,通过这条裁决卡洛琳县的法官为我们提供了通向最高法院的路线图;但是米尔德里德听出来这个裁决对自己依旧毫无利处。伯纳德律师解释虽然裁决不利于两个人,但是给予了两个人向州立法官上诉的机会,如果州立法院驳回上诉,夫妻俩就有机会向联邦法院上诉。米尔德里德看看理查德,理查德依旧和上回一样一言不发,低着头板着脸,米尔德里德不得不自己回应。然后伯纳德律师夫妻俩提出了一个事情,《生活》杂志跟两位律师联系过,想派个摄像师过来,因为上诉到联邦法院的可能性,伯纳德律师觉得提高这个案子的知名度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伯纳德律师此时提出就是想确定夫妻俩对这个这个想法的意见。米尔德里德又看了一眼理查德,理查德微微耸耸肩,米尔德里德于是说同意了。这一天,理查德在库房里修着汽车,看见远处走来一个人冲着他挥手。摄影师看到理查德注意到了自己,于是小跑着过来和理查德握手,并作了自我介绍。然后摄像师格雷·维莱特似乎很快就和理查德搭上了话。理查德谨慎的回答了摄像师格雷的问题,格雷和理查德简单聊了几句问起来米尔德里德是不是在家里,理查德点了点头。然后理查德看了看自己的车,又看了看一路小跑着和自己妻子见面的摄影师。理查德依旧一脸的不信任,但是摄像师格雷似乎和米尔德里德也马上有了话题。米尔德里德邀请摄像师格雷进家,而格雷闻到了从屋里传来的美食的味道。到了晚餐时间,格雷和洛文一家聊起来自己的工作,说自己没有没有拍到照片就没有办法离开,将自己的工作说的风趣幽默。老二不知道什么事鸽子男,此时理查德也和刚才谨慎的样子不一样了,露出了笑容。格雷又说起自己拍照时候遇到的事情,格雷往楼上看,想到了什么,然后格雷上到五十五层,当然有办法让坐在办公室的女孩允许我向窗外头看看,在女孩们发现之前,格雷打开窗户,坐在窗台上,耷拉着双脚,女孩们开始尖叫,因为格雷的双脚在四十二大道和第五大道上晃荡的照片就是这么拍的。理查德不由得问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之后保安们先是把格雷哄了出去,但《生活》杂志第二天就雇佣了格雷,整个的氛围都很轻松,理查德也不在紧绷着自己的脸,米尔德里德则不由得看着理查德的变化。在晚餐后,米尔德里德在收拾着碗筷,摄像师格雷就站在一边做着简单的采访。格雷问米尔德里德是否觉得紧张,是否觉得会输?米尔德里德对于紧张的感觉很模糊,却很肯定的觉得自己的官司会输,但是米尔德里德觉得没有关系,小的战役打败了没什么关系,只要最后一仗打赢就好。格雷微笑了一下,点点头,不由得被米尔德里德的这个回答所吸引,举起了相机。米尔德里德对这样的照相并不适应,但是却不扭捏和怯场。之后夫妻俩坐在一起看着电视。格雷则坐在一边的地上,观察着最自然的异族通婚夫妻的生活画面,等待着最美好的画面。然后理查德很自然的躺在了米尔德里德的腿上,枕着她的胳膊,两人看着喜剧都在笑着,这是他们在亲戚家住着的时候所没有的笑容。(记住这幅画面)格雷笑着举起相机记录了下来。理查德为米尔德里德开门,两个人走出法院。菲尔律师叫住了夫妻俩,询问两人是否可以接受采访。理查德并不愿意,但是在米尔德里德的牵引下还是同意了。记者想知道洛文夫妇对于最高法院是否驳回申诉有什么看法?米尔德里德一反那日对格雷说的,回答自己此时充满希望信心十足。然后记者问米尔德里德现在要去哪里,米尔德里德说自己要回华盛顿,但记者有一个反问,米尔德里德回答的本来就有些没底,还是点了点头。接着记者将话筒对准了理查德。理查德果断的拒绝了回答,记者终结了访问,因为已经拍到了有用的画面。在夫妻俩要离开的时候,伯纳德律师叫住了两人,嘱咐两人要是在回家的路上有人要逮捕你们,就把自己的电话给对方,自己会及时解决的。伯纳德律师做出了承诺,和夫妻俩告别,理查德表示了感谢。两位律师看着夫妻俩的背影,知道两人根本不会回华盛顿。而更重要的是两位律师做的保证其实并不一定有把握,但是伯纳德律师依旧露着微笑和回身的夫妻俩招手。理查德依旧重复着他规律的生活,工作完打算下班回家,却发现车上被人放了东西。理查德谨慎的看着还在工作着的工友,想知道是谁干的,但是看不出蛛丝马迹。理查德从车上拿出包着自己和米尔德里德照片的砖头,在报纸的另一面写着“婚姻之罪”的题目。理查德又气愤又紧张的四处打量着每个人,但是依旧毫无发现。最后小心的装作不是自己的样子,将砖头扔在了草坪上。然后理查德一路思考着赶紧开车回家。但是他却发现自己的身后有车一直跟着自己,这样心慌的理查德不由得开快了汽车。后面的车紧追不舍,理查德则不断的加速拐弯。天渐黑了,理查德才开车回来。下了车的理查德赶紧把自己儿子叫出来,嘱咐儿子去隔壁领居家接电话给雷蒙德打电话,让雷蒙德带枪过来。然后催促着儿子现在就去,从树林里跑过去,快点儿。米尔德里德出来听见动静出来询问,理查德嘴上说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其实是最不放心的一个。米尔德里德回到了屋里,而理查德就守在外面直到深夜。而雷蒙德此时已经拿着枪过来陪着理查德一起守夜。雷蒙德问起里理查德有没有在之前上班的时候听说过?理查德根本无从知晓。雷蒙德笑了一下告诉理查德,没人会能告诉你不能做什么。然后理查德让人在自己家里安上了电话,小女儿就在一旁好奇的看着。小女儿好奇母亲要给谁打电话,但是米尔德里德说自己不能打给任何人。然后米尔德里德出门来迎接自己的母亲和姐姐,母亲的身体不太好。然后米尔德里德护着母亲回到自己家里。孩子们在屋外玩耍,理查德回到家的时候去却发现自己屋前停着一辆陌生的汽车。屋里有人在测试着录音机着麦克风。理查德缓步走进家里,发现有人在采访着自己的妻子,记者想知道如果官司败了米尔德里德会有怎样的打算。记者还在继续做着采访,站在门口的理查德却打断了采访,将米尔德里德叫了出来。理查德出来在外面等着米尔德里德出来,在门口四处谨慎的四处打量着有没有危险,理查德毫不掩饰他对记者来访的讨厌,理查德不想再被拍来拍去了。但是这才是米尔德里德觉得重要的地方,这些人是想帮着自己的,米尔德里德说完就自己走回了屋里。理查德并没有多么生气,只是不愿意被这一切不断的纠缠。记者继续问米尔德里德,觉得即使米尔德里德赢了官司,公众可能会觉得不满,但其他人也有可能成功,米尔德里德也明白这一点。这个时候理查德默默的走了进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米尔德里德觉得这是原则,问题是法律,米尔德里德不认为这么立法是对的,如果自己真的赢了就等于帮助了很多人,而且米尔德里德知道自己有一些敌人,但米尔德里德相信自己也有一些朋友,所以敌人会怎样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时候小女儿来找爸爸了。摄像机不由得就对准了理查德。这依旧让理查德很不舒服。又有赛车比赛要开始了,理查德的好友也参加了。理查德就站在不远处看着。随着指示灯,汽车飞驰而去。理查德和雷蒙德一直盯着远去的汽车,两人都对这次的比赛很满意。然后理查德和好友一起坐在了酒吧里一起喝着酒,这样的场景好久没有了,朋友们也都很想理查德。说着说着,好友说理查德把一切都弄的很困难,理查德是白人是事实,即使理查德觉得自己像黑人一样,但是理查德就是白人,理查德整天跟这些黑人混在一起,但理查德上班的地方都是白人,可现在不是了,理查德应该知道现在是什么感觉了,理查德现在和黑人的待遇差不多了。理查德没有回答,雷蒙德拦住了对方的口无遮拦。但是对方坚持要说完,理查德挥挥手表示不介意,对方说这里所有的黑人都希望自己跟理查德一样是白人,只是理查德没有意识到,因为理查德的生活一帆风顺,自己处处碰壁,而这对理查德来说很简单,只要和米尔德里德离婚就好了。理查德看似笑着和对方有说有笑,不把这回事放在心上,但是露出来的分明就是苦笑。雷蒙德很理解理查德,觉得对方不应该说刚才那番话。——夜深了,理查德醉醺醺的回家,坐在床边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米尔德里德根本就没有睡着,听见理查德进来就坐了起来。米尔德里德呼唤着理查德,此时理查德有话要说。理查德觉得十年来,自己和米尔德里德一直跟不同的律师沟通~米尔德里德凑近理查德,用轻柔的声音呼唤着理查德睡觉;理查德则依旧处在自责中。米尔德里德说自己一直知道,理查德回头看着米尔德里德又说了一遍,然后理查德低头哭了起来。理查德不断的道歉着,米尔德里德则温柔的搂住了理查德。季节又进入了冬天,理查德出来劈柴。理查德劈好柴走进屋里,原来菲尔律师和伯纳德律师来了,两个的表情感觉没有什么好事。伯纳德律师用好喝的咖啡打开了僵局,在理查德坐下来后,伯纳德律师告诉夫妻俩最高法院同意听取夫妻俩的案子。米尔德里德很高兴,伯纳德律师紧接着就说阻力还是有的,但是菲尔律师表示自己的胜算还是很大的,因为整个美国公民自由协会都支持夫妻俩。米尔德里德觉得官司赢了对于自己简直就是奇迹,他握住了理查德的手;此时理查德想知道他们是如何辩解的?伯纳德律师没有理解,理查德的意思是弗吉尼亚州如何就对自己和米尔德里德所做的一切进行辩解?伯纳德律师解释听证会之前我们是不会知道了,但很有可能他们会用到跟之前一个类似的理由伯纳德律师说到这里明显在婉转的表达,于是理查德追问。伯纳德律师解释异族通婚并生子是对孩子的不公平,弗吉尼亚州会以此作为辩解理由,他们觉得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的孩子是私生子。这样的话必然会让理查德和米尔德里德很难过,伯纳德律师提醒两人,作为被告可以参加庭审,也就是希望两人参加。理查德拒绝了。伯纳德律师解释跟最高法院的法官们坐在一起是莫大的荣耀,但理查德的回答依旧是“不!”然后理查德心情极度的不好,离开了座位出去了。伯纳德律师见陷入了僵局,于是想说服一直积极的米尔德里德,但是米尔德里德的答案是理查德不去自己也不会去的。理查德在外面抽着烟,伯纳德律师走出来再次劝说理查德出庭,伯纳德律师告诉理查德最高法院每年只会听证四百个案子,可这是历史性事件理查德很平淡的向伯纳德律师表示了感谢。伯纳德律师知道说服理查德出庭无望了,于是就开玩笑地问问理查德还有什么想要拖自己告诉美国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们。理查德说自己有,这样伯纳德律师愣了一下;理查德告诉伯纳德律师可以这么告诉法官,说理查德爱自己的妻子。理查德说完看向了伯纳德律师,伯纳德律师被这个少言寡语,一直对一切有些抗拒的男人感动了,他点了点头就代表了一切。到了开庭的日子,理查德依旧在工地上工作。伯纳德律师则按时来到了法院。伯纳德律师和菲尔律师站在法院下平复着紧张和激动的心情。此时阳光照进理查德的家中。米尔德里德则一如往常在家里坐着家务。菲尔律师郑重的站在了法庭正中,此时所有的镜头都放慢了。理查德的孩子们,将绳子挂在了树上,然后抬头看呵上面。(字幕是庭审时菲尔律师发言的内容,在此不重复)老大在上面栓紧了绳子,叫着站在下面的弟弟和妹妹。然后他们就有了秋千。理查德推着除草机清理着杂草,此时除草机有了一些问题。理查德停下来调试修理着。他还不时的抬头看看自己的孩子们。此时的理查德心理是否还在乎这庭审的结果,是否会想起弗吉尼亚州法官对自己孩子的侮辱。菲尔律师发言之后,走上来的是伯纳德律师:“跨种族婚姻对弗吉尼亚州有何危害?而危险之州对跨种族婚姻又有何危害?”“婚姻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晚上,夫妻俩将自己的孩子都哄睡了,相互依偎着看着入睡的孩子是那样的安心和满足。然后他们走下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就是一个异族婚姻家庭一天的生活,是那么的安逸和美好。第二天,孩子们和爸爸打打闹闹。米尔德里德又是在收拾脏衣服的时候接起了电话。打电话过来的是伯纳德律师,为了告诉米尔德里德一个“奇迹”。米尔德里德听着伯纳德律师告诉自己的消息,抑制不住的露出欣喜之情,但是米尔德里德依旧控制住了,很冷静、米尔德里德压了电话,然后独自望着门外的家人,此时她需要先独自享受这份期待已久,得之不易的幸福。然后米尔德里德出门倚在柱子上看着理查德的背影微笑着。理查德似乎感觉到了米尔德里德的眼神与心情,起身回头看着米尔德里德,一切都不言而喻了。然后两个人马上就成了新闻的焦点。菲尔律师和伯纳德律师就站在一边,记者们疯狂的问着问题。但是不论这件事对全美国有多大的影响,此时的她们只想享受和彼此在一起的幸福,此时的理查德不禁眼含热泪。理查德再一次在工地上忙碌着。米尔德里德则带着孩子在身边陪着理查德。连老大和老二也掺和了进来,看着远处的风景,理查德终于可以将自己设计的图纸变成现实。理查德教着自己的孩子们一起建造着属于自己的家,同时看着他们开心的围绕在自己身旁。理查德喝了一口妻子送来的啤酒,米尔德里德的甜蜜的微笑代表了此时的一切。——洛文夫妇与弗吉尼亚一案使得禁止种族通婚成为违宪行为,最高法院声明婚姻是公民的固有权利,法院裁决七年后,理查德被酒驾司机撞死,米尔德里德没有再嫁,一直住在理查德为家人建造的房子里,尽管她很少面对媒体,也不愿被称作英雄,米尔德里德于2008年去世不久前曾接受媒体采访,谈起理查德,她说“我想念他,他把我照顾的很好”还记得这张照片吗?这就是真实的洛文夫妇;这段爱情应当被铭记,铭记那些为了追求平凡生活而为之努力的普通人。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