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4:东京故事[第04季 第09集]》电影图解


简介:午夜梦回,或是一人独对的时光,你是否也有难以忘怀的记忆,一直想说却没说出口的话呢? ..第九集:炸火腿。(日本人真的好喜欢油炸东西~)一双苍老的手,夹起了油炸火腿。火腿切得很薄。老人吃得很香。这位是中冢先生,第一次来食堂,他吃火腿的样子给老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注意他身上的徽章)中冢吃得很满意:“炸火腿就应该这么做啊!”接着语气开始不满:“前阵子去一个西餐厅,火腿不仅切得厚,用的还是上乘的火腿肉。”老板也说,最近这样的店确实多了。(这有什么不妥吗……)喝酒的日子适合聊天。中冢和男食客聊起了和弟弟的往事,那个时候,谁下棋输了,就得去买两个炸火腿。这种亲密的兄弟情谊,让男食客听得非常羡慕。结果中冢却说,他们其实并不是亲兄弟。弟弟其实是继母的孩子,做了四年的兄弟之后,继母也和父亲离婚了。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个小学生呢,一转眼都过去几十年了。那么久的事情还记得,感情应该很不错吧?说起弟弟,中冢止不住地怀念:那个小家伙虽然很爱找我茬,但也很粘人。分别的时候,我很伤心呢。男食客不禁感慨了一句。老板开口问话:弟弟现在在哪里呢?这个问题正是中冢的遗憾,都过了几十年了,根本不可能再见了。说到这里,美纪来到了店里,张口要了一杯啤酒。她说起了朋友离婚的纠纷,双方为了宠物兔子闹得不可开交。肯定是互相推诿,谁都不肯要吧。才不是呢,正相反,都争着要呢。美纪抱怨了一句,明明都老大不小的人了。中冢突然插话:从法律上看,宠物属于物件,所以一般领养方需要通过给对方转让其他财产或者支付金钱来保持平衡。这番话头头是道,美纪听了有些惊讶。中冢起身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原来他是个律师啊,难怪一套一套的。男食客拿过名片看了看,惊讶地发现中冢的律师事务所其实就在附近。而且已经有35年之久了。可把大家惊讶坏了。但是很可惜下个月就要关门了。你想问为什么?中冢的语气有些苍凉,但更多是看透世事的坦然:可以说是因为时代的交替吧,老兵只能退役了。老板听后,抬起头,若有所思的模样。这一天律师事务所里,员工小姐正在整理文件,为事务所停业做准备。中冢专心看着材料,没有理会电视里正播的一则拆迁新闻。新闻里说的是,因为拆迁协商出现了问题,这个叫石桥的人死活不愿意搬走,和政府的工作人员闹了起来。中冢这时终于有了兴趣。石桥看起来很落魄的样子,但是非常泼辣,对着楼下的记者和政府人员大骂不止,口口声声坚决不搬。中冢看着这个邋遢粗俗的男人,突然一脸难以置信,眼睛都直了。晚间的食堂里,小道和留美也聊起了这件大新闻,都觉得早晚得强拆。忠叔来的比较晚,还没搞清楚状况。小道给他解释了一下:因为要建奥运会场馆,所以要动迁一批老住宅区,但是有个老大爷就是不肯搬走,已经成大问题了。留美接过来说:那个大叔特别恶劣呢,自己一个人住在停电断气的房间里。忠叔听后,也觉得不可理解:又不是他自己的土地,早晚不都得搬走吗,何必闹成这样。留美想了想:可能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地方吧,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这边聊得热闹,那边中冢的炸火腿也上来了。最近他经常来吃饭,也算得上是常客了。看着炸火腿,忠叔想起自己小时候也经常买着吃,他感慨万千,那真是个好时代啊。留美对他这么怀旧很不感冒:过分美化过去的话,现在和未来都美好不了了,现在和未来最重要哦~她这番见解,作为过来人的中冢非常赞同,忍不住出声附和。“小姐”啊……太久没被人这么称呼,留美脸有点红,简直要乐开花。之后一天,中冢带着一个哈密瓜来到了这个拆迁的小区。他没敢露面,躲在楼后偷偷向石桥家张望。距离不远,加上石桥本来就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很快就发现了鬼鬼祟祟的他。吓得中冢赶紧缩了回去,看了看手里的瓜,犹豫再三,还是没敢走出去。(晶叔的瓜每次都会包块布,不知道里面是不是这种瓜啊)老板过场白:当一天结束,人们匆匆走上归家路,偶尔也会有觉得尘埃未定,想要绕个远路的夜晚。食堂里,老板端了一块切好的蜜瓜给中冢。没送出手的蜜瓜,原来中冢转手送给了老板。最近发生的事让中冢非常苦闷,吃一口瓜,他和老板倾诉起来:那个小小的事务所,来打官司的人越来越少了啊。老板安慰他:毕竟坚持了35年,已经很了不起了。中冢心里还是很不好受,那是和老婆一起白手起家创办的事务所,结果两年前老婆过世,自己就没干劲去打理了。看他这样,老板提议再给他做一份炸火腿,没想到中冢却拒绝了。老板觉得好稀奇。可他不知道的是,中冢今天远远见了石桥,哪里还吃得下那满是回忆的食物呢……果然,中冢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老板又惊讶又为他高兴,活也不干了。断了音讯、苦苦思念了几十年,中冢压根没想到两人竟然离得这么近。那已经见过了?中冢有些郁郁,本来一直想见的,但是真要见了,自己又退缩了。为什么呢?中冢又说起了小时候和弟弟玩黑白棋的事。那时弟弟总是输,总是要掏钱去买炸火腿,但是一个孩子的零花钱能有多少呢?没了钱,弟弟就去敲诈同学。这件事被学校知道后,责问弟弟的时候,为了袒护他,不想被他讨厌,弟弟没有把他供出来。可是后来弟弟被爸爸暴打一顿的时候,自己却没能站出来,只是沉默地看他挨打。因为自己怕被爸爸抛弃,就像当初被妈妈抛弃一样……而弟弟即使挨揍的时候,还笑着宽慰他不要担心。这件事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他还这么在意,老板很惊讶。要怎么忘怀呢?这件事已经成为他心头的肉刺了呢……小小的肉刺,如果放着不管,也有可能会恶化哦。中冢听了这话,愣神了很久。新的一天。石桥又和楼下的记者闹了起来,政府人员赶紧把记者们劝走了。中冢紧跟着来到楼下。石桥以为他和之前的人是一伙的,立刻冷声赶他走。中冢站着没动,叫了一声石桥的小名,难掩心内波澜:是我啊,好久不见。短暂的犹疑,石桥也认出了他。两人就这么来到食堂,叫了一份炸火腿。记忆中的食物再次重现,石桥非常高兴,赞不绝口。中冢的一句话打破了两人和谐的气氛,断水又断气,日子肯定不好过,他想让石桥赶快从那里搬出来。石桥却不接受他的好意,反而对他提起这件事很不高兴。中冢继续讲道理:马上就动工了,你很快就会被赶出去的。石桥却放狠话,丝毫不惧:你让他们试试啊,我绝对不搬。弟弟真是一点没变,还是像小时候一样顽固啊。中冢不再纠缠,拿出了一盒东西——他们小时候玩过的黑白棋,中冢一直收藏着。他想用黑白棋的胜负来解决这件事。如果弟弟赢了,东西随便吃。石桥加了一句,啤酒也要随便喝。中冢当然答应。但是如果他赢了,弟弟就得从那里搬出来。镜头一下子切近,中冢严肃的强调:那里已经不能住人了。小时候他总是赢,认为自己这个方法必然奏效。石桥无所谓的反驳:我赢你不就行了。黑白棋的盒子打开。恍惚中又回到过去,当时还年少。小石桥一边下棋,一边笑眯眯的说:等我长大成了有钱人,一定买一栋大房子和妈妈一起住!哥哥也可以一起住!转身看向房间的方向,笑容没了:至于爸爸,不让他住。他完全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憧憬里,回过神来,哥哥已经赢了,正催他去买炸火腿。啊呀,这可不妙。他赶紧求饶,恳求哥哥再来一盘,再输就一定去买。可是哥哥没有让步,以一局定音的理由拒绝了。嗯,确实说过这样的话。好脾气的弟弟也不纠缠,只是发誓下次一定会赢。回忆结束。棋盘依旧,下棋的人却都老了……老哥俩一边下棋,一边闲聊。石桥得知小时候的老房子已经盖成了大楼。至于哥哥纠结让他搬家的事,他依然态度坚决:他死也要死在那里。言语上的劝说看来是不行了,中冢把注意力放在棋盘上。此时白棋占优势,他忍不住批评起弟弟的棋路。同样的,石桥也看不上哥哥的棋路。两人在棋盘上你争我夺,互不相让,都有必胜的信心。然而很快中冢就惊慌地发现,弟弟确实变强了很多,这一局,他马上就要输了!这是一局不能输的棋啊!这一次,求饶的换成了他,他要弟弟停手,再来一局。石桥却没有听,坚定地把棋下到了终局。中冢震惊又难过,这样一来,他让弟弟搬出去的计划彻底失败了……小时候自己总是输,现在居然赢了,石桥也很意外。但不妨碍他高兴。他主动要了两瓶啤酒,还硬拉着老板,要他也喝一杯。中冢万分难过,一直保持沉默。此刻突然弯下腰,郑重地说了声对不起。石桥以为他是想反悔刚刚的棋局,忍不住开始抱怨。然而中冢,是在为当年道歉。陈年旧事在他心里盘桓多年,每每想起都如鲠在喉,此刻再不说,他怎能安心。可是他叨念了一辈子的对不起,那个人却早就忘记了。棋局失败,中冢再一次苦劝弟弟:搬迁的条件我来和政府谈,一定谈下最好的价钱,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律师啊。他内疚自责了一辈子,真的想为弟弟做点事,好弥补自己的亏欠。石桥还是不想接受,语气却松动,明明是我赢了……中冢赶紧再接再厉。新住处都找好了,比原来还好,要是不喜欢可以接着找,不嫌弃的话,搬过去和他一起住也行,反正现在两人都是光棍。石桥这次不接话了,也不反驳,背过身去,狠狠骂了一句混蛋。听他这么说,中冢愧疚地低下了头,苦涩至极……谁知下一刻,石桥突然哭了出来,他哽咽着呢喃:我不值得……中冢反应过来,万分心酸,但也知道不能再逼他,忍痛转到了一边。老板一直默默地听着,狠狠抽了一口烟。这一晚,久别重逢的兄弟俩不知道喝了多少,说了多少,踉踉跄跄互相搀扶着离去了。老板:后来,中冢先生代表弟弟就搬迁事宜和政府进行了谈判,弟弟最终决定搬迁。之后的某天,中冢独自来到了石桥住过的房间,这里已经人去楼空。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也锁上门离开了。晚间的食堂里,老板和中冢聊着天,一脸惊讶的表情。原来石桥一拿到拆迁款,就迫不及待地出国豪赌去了。别说,还真让他赢了不少钱,买了个带泳池的豪宅。他儿时的梦想终于实现,成了有钱人,买了大房子,但是母亲早已不在,曾经想一起生活的人,只剩下这个没有血缘的哥哥了。老板看着石桥寄来的照片,忍不住提问。中冢正想回答,突然有客人来到食堂。是来和中冢咨询法律事务的。这次中冢笑得很释然:虽然事务所关门了,但是律师的徽章还没有摘下,我也有我的工作呢。这就算是刚才问题的回答了。老板看看照片,再看看眼前的老人,心内暗忖,这老哥俩过得都不错呢。他放下照片,转身去忙了。远渡重洋的照片上,石桥左拥右抱,精神焕发……中冢介绍起了做炸火腿的秘诀:得注意把火腿上多余的面粉拍掉,不能结块。之后均匀的沾上面包糠,入油锅炸。小道问他:下黑白棋的秘诀呢?他可都输了呢,这个问题肯定答不上来哦~三人看向面前的炸火腿,厚厚的面衣裹着薄薄的火腿片,美味至极~ ~The End~
澳门真人线上赌博